新闻首页-> -> 华新网视 -> 纽国名人

    新西兰鴻鹄律师楼大律师胡弘
    2011-02-17 12:08:17 字体:【 】 【繁体
    一位酷爱足球的律师,一位从商业转行的华人律师。他如何建立自己的律师楼品牌?又如何在不景气的经济氛围中拓展经营战略?在参政议政,或是做好社区华人的法律服务间,他如何选择?

    本期英雄故事,为您请来的是鸿鹄律师楼大律师胡弘先生——

    在鸿鹄律师楼北岸办公室,我见到了胡弘律师。入题没多久,就谈到了足球。对胡弘律师来说,踢足球的意义不仅仅是锻炼身体,更是磨练人生的一部分。让我惊讶的是,看起来不到40岁的胡弘律师已无间断踢了几十年足球了。在我眼里,这其中所需要的毅力和不舍,是他事业成功的保障。

    采访结束时,从胡律师所用到的词汇中得到了这样的领悟:精


    力、毅力、体力、脑力、效率、不放弃等词汇之砖瓦,掺合着事业、法律、家庭、成功、服务、更新之水泥和框架,构成了鸿鹄律师楼的独特设计和品牌特征——

    徐: 我了解到您来新西兰后第一个学历是梅西大学商管硕士,您在移民之前是商界人士吗?

    胡:我与太太1995年从武汉来到奥克兰,花了一年左右时间完成梅西大学二年制商业管理学硕士学位。当时与我一起的中国同学中,人才济济,如鸿鹄律师楼陶建雄先生,万方集团的任杰先生,已回国发展的好友韩冰先生等等,至今都活跃于商界。
    来新西兰前,我曾就职于全球知名的医药巨头美国礼来及辉瑞药业,也曾经接受过美国、日本在市场及销售方面的顶级培训。因此对于经商也算是行内人士。

    徐:近18个月里,全球财经雪崩式的灾难一直延续,破产公司和个人的数量剧增。这对您的营业产生了什么影响吗?客户因此增多了还是减少了?您在经营战略上有什么改变吗?

    胡: 在您所提到的这种经济形势下,我们律师楼在房屋、生意买卖业务上的确有所下降。律师界有个传统的说法:经济景气时,买卖房屋、生意的法律事务必然增加;不景气时,各类出庭纠纷案往往不减反增。鸿鹄律师楼在奥克兰有三间办公室,来自中国、日本、韩国、香港、汤加的7位律师,强力照顾亚太地区的各国事务。同时,我们鸿鹄律师楼每位律师,都具备并兼顾事务律师,及出庭律师双重责任的资历。同时,正因为我们一直追求规模集团化,业务广泛化,资讯更新化,所以很幸运地,我们的整体业务并没有因为经济环境的不景气而不景气。这更使我们坚信,对于任何一个公司和个人来说,如何提高自身抗灾能力是成功的必修课之一。

    徐: 2004年成立的鸿鹄律师楼,是您在新西兰建立自己品牌律师楼的开端吗?

    胡:是的,商业硕士课程中最有用的一个概念是“企业核心竞争力”。任何一个品牌的建立及成功,维系的基础就是不断进行内部更新换代,不断学习,不断进取,永无休止。从少年时就伴随我的座右铭:“我以人的身份降临在世间,没有比圣人更短的背脊,却有与常人相同的智慧,奋斗与追求方才是我选择人生的唯一途径。”这也是建立自己品牌律师楼的动力。

    徐:您现在的办公室有几家?您近几年公司业务的扩展宏图什么?

    胡:目前鸿鹄律师楼在奥克兰全资拥有三家律师楼,分别在北岸市、奥克兰市及曼努考市,在其它城市也有联络站。公司业务的新扩展宏图十年规划早已启动,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徐:建立更多的办公室吗?还是增加服务项目?

    胡:两方面都有。不过任何扩展都需要考虑适宜时机和环境。

    徐:您在南中国的律师楼于2009年开通。中国的客户同新西兰的客户有什么不同?

    胡:我们常派李律师于香港,为南中国客户提供法律服务。中国北京一家绝对实力派大型律师楼,也将于本月来纽与我们进行合作意向高层谈判。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们会有更广阔的空间为大家提供法律服务。我们始终坚信世界的未来属于中国,能够为中国客户提供法律服务,是我们不可推卸的责任,也是鸿鹄律师楼未来发展的方向之一。
    中国客户同新西兰客户的最大不同是他们对西方法律体系及具体规定缺乏了解。我们现在主要还是针对他们在进行一些基础的知识普及工作。

    徐:我知道您持有悉尼最高法庭的出庭资格。这个资格在新西兰的律师里普遍吗?

    胡:据我观察,持有悉尼最高法庭出庭资格的本地执业律师并不多,而且澳大利亚律师协会对出庭资格律师的要求,也比新西兰复杂,每年专业培训就有严格的规定。由于我在澳大利亚生活和工作过,对当地情况颇为了解,也时常有老朋新友需要法律服务,鉴于此,我每年还是在更新澳大利亚的律师执业执照。我在澳大利亚的律师执业执照号是53948,欢迎大家监督指正。

    徐:恭喜您成为2010 国际公证律师资格——唯一来自中港台的国际公证律师资格。

    胡:过奖了,只能说是他们中的第一个。谢谢《新西兰联合报》及所有朋友们的关心与爱护,特别是来自湖北的朋友们,谢谢特意为我在北岸举办的欢庆晚宴。没有大家的支持与鼓励,没有多位法律界老前辈、老权威的传、帮、带,就不会有我今天的成绩。再次感谢大家!能够成为国际公证律师,就是让我们华人朋友今后有文件要求国际公证时,多了一个选择。一个讲您的语言,也了解您的文化的公证律师,一定会让您办理公证更加便捷。这是我努力成为国际公证律师的初衷。

    徐:我知道您参与很多公共事务,您的动力是什么?

    胡:作为华人律师,尽可能多参与公共事务,以此带动华人社区更多参与公共事务,提升海外华人的社会公信力。一般来说,公众参与公共事务所期待获得的收益,往往不是直接的物质利益,而主要是精神和心理方面的满足感。

    徐:我知道长期以来,您为本地市民和官方提供很多免费服务,您能告诉我一些这方面的情况和想法吗?

    胡:记得很早时,中华电视网于明芳女士多次邀请我、采访我,能够让我在电视媒体上有幸与大家分享法律基本常识。我也一直在奥克兰东区和北岸,提供免费法律顾问服务。也曾在北岸GLENFIELD社区中心,为洋人社区提供过免费咨询服务。到目前为止,我一直为新西兰海关、警局提供24小时免费华语法律咨询服务。通过这些年免费提供服务,结识了各部门重量级的人物, 更了解各个部门办事风格与程序,因此能相对容易解决华人朋友的实际问题。

    徐:您认为新西兰社会是真正的多元化社会了吗?亚洲社团的利益在此得到了充分表达吗?

    胡:新西兰社会当然还未达到真正的多元化社会。亚洲社团的利益在此当然还未得到充分表达。记得去年去夏威夷后感触良多。当地政府、司法系统中, 有大量的亚洲面孔,比如说, 法官中就有大量亚洲人。新西兰呢?几乎没有。
    总有一天,新西兰会象夏威夷、美国一样。为什么不能有一位华人总理或总统?为什么法官中不会有相当数量的华人法官?一切都有可能,只要我们都能在各自岗位上锲而不舍,坚持不懈地努力, 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多元化社会就会在新西兰实现。

    徐:您有参政倾向吗?

    胡:我想分两个层面来回答您的问题。第一,回顾美国历史,44届总统中差不多25位具有法律背景,也就是说60%美国总统是有法律相关背景的。这是美国及西方国家法制治国,文官执政的最直接最典范的佐证。从这个角度考虑,以律师作为职业或者说一个优秀的律师参政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第二,看看奥巴马的个人背景,他从1991年哈佛法学院毕业,成为美国参议院议员差不多是2005年,一共14年,到2008年成为美国总统,差不多花了17年。我是在2001年在新西兰成为律师的, 就算是以奥巴马的发展速度去考虑回答您的问题,都感觉考虑从政不太成熟。目前于我而言, 能够象你们报纸一样脚踏实地做好本职工作,与此同时广结朋友并与之共同监督政治,追求公正平等之合法权利,不也是参政议政的另一具体体现吗?

    徐:现在的梦是什么?

    胡:普利策奖得主、历史学家詹姆斯·特拉洛斯·亚当斯在他的“美国梦”中写道:“让这片土地上每个人生活更好、更富裕的梦想,让每一个人都有施展才能的机会,并取得相应成就。”试问,有什么样的梦想比这更美好?

    徐:您能简单讲一下,您所担负的高曝光度的案例吗?

    胡:2002年我代理的第一位难民上诉申请,长达5天的辩护过程永生难忘。当我成功递给他新西兰永久居留证时,我的客人泪流满面跪倒在我面前, 着实让我坚定了为华人真正办实事的决心。我接触的第一个谋杀案,是2003年北岸的C某因与女友矛盾,造成一死二重伤。C某在逃时,曾打电话咨询我,当他被北岸警察局抓获时,我也是第一时间在警察局与他面谈。通过此案,开始了我的刑事辩护工作。最近的高曝光度的案例,我也进行了角色的转换,代表被害人KIKO的家庭。

    徐:您的工作会让您接触很多常人接触不到的事情。您在工作之余,是怎样调理心境和放松自己的?

    胡:足球是我的生命,一周两次足球比赛,让我的体力、耐力、意志力依然可以和任何年龄组的队员对抗。周末节假日带太太儿子出门旅游,也是我时常选择的休闲方式。我们周游了欧美列国,也玩遍了太平洋绝大多数国家的大好河山。每次旅游回来,心情特别舒畅,乐哉乐哉。还有,我一直积极参加奥克兰湖北同乡会的活动,这也让我的游子之心有了归属感,回老家的感觉难道不放松吗?

    徐:您对年轻华人的忠告是什么?

    胡:年轻华人是新西兰的宝贵财富,你们是传承中华民族优秀品质与吸纳西方自由平等精髓的支柱。不要妄自尊大、也不要妄自菲薄,脚踏实地地耕耘,新西兰的未来一定属于你们。

    徐丽涛

     
    Tags: 【来源】联合报
    】【打印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新西兰著名地产经纪朱梅生 下一篇新西兰百伦移民留学总经理:倪靖武

 

chinanews
新西兰中华新闻通讯社NZCNA|联系我们|广告服务|隐私声明|版权声明|法律顾问|新西兰中华新闻网 www.chinanews.co.n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