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首页-> -> 今日青岛

    无师自通制琴人 巧心写就木匠传奇
    2017-12-12 09:36:40 字体:【 】 【繁体

    胡增援和韩永智在老城里制作手工小提琴,梦想创立青岛流派
     

    一个六十花甲,一个四十不惑。胡增援和韩永智,二人一起做琴,少说也有十年光景了。在青岛老城,一座德式老房子中,他们运用数学、物理学、造桥工艺、美学、声学甚至化学,愣是做出了一把把绝妙的手工小提琴。
     
    第一把琴献给50岁的自己
    第一次看见老胡做琴,他给了我一个专心锯木头的特写镜头。脚下的木屑正在渐渐堆积成小山,工作台略显凌乱。忽然,老胡惊喜不已:“快看!有这种图案的就是公树木头,以前不知道有这种区分,后来从意大利制琴大师GB.Morassi那里得知,这种木头做出的琴音色更美。这么多年我第一次碰到,新的期待开始了。”
    制琴之前,小韩做了十多年的乐器代理。他始终保持着对声音的高度敏感,乐器到了他手里,调调弄弄,声音就大不相同了。他谦虚地说,“卖琴我有经验,但做琴,老胡是老师。”
        老胡早年接触过木匠活儿,会设计会画图,善于思考。 2005年,适逢首届青岛国际小提琴比赛,老胡被国际琴展上的名琴震住了。那些如神来之笔的做工,老胡再清楚不过的——弯角稳重,且镶边干净。角木和衬条都是柳木的,衬条准确地嵌入到角木中。琴漆仍泛着琥珀的透亮。琴箱内的状况表明了那些制琴者曾经怀有一颗怎样的谨慎之心……
        太美了!老胡感觉自己用半辈子搭建起来的体系受到了极大冲击,当下就说,我要做琴。
        春节很快到了。老胡无心备年货,而是把做小提琴的资料拿回家研究,大年初一就拉开架势,图纸铺了满床满地,逐步分解,归纳笔记。开春,老胡取料、刨料、画线,继而打眼、锯榫头、组装,一边琢磨一边敲打,不分昼夜。终于,等到樱树开花的时候,2006年5月1日,他的50岁生日当天,老胡做出了人生中的第一把小提琴。
        乐器工作室最早开在广西路11号,几年后搬到了费县路102号。知音们随着他们的迁徙而迁徙,试琴、调琴、买琴,此中既有不同年龄的琴童,也有美国斯坦福交响乐团、青岛交响乐团、上海交响乐团的职业音乐家等等。
     
    以匠人精神创青岛流派
        每把手工琴都不一样。十几年来,老胡和小韩的工作室里每天都传出美妙的乐音。
        小提琴由三十多个零件组成。面板、背板和侧板的优美弧度用来确保共鸣的良好。对于琴体造型和构造,老胡小韩严格比照意大利制琴巨匠在鼎盛时期的作品——琴的腰身狭窄,便于演奏高把位和低音弦。面板与背板中间有音柱支撑,位置讲究,一分一厘的变化都对音色产生影响。当然,小提琴表面的油漆不能太硬也不能太软,不匀也不行,这些都会有损于音质……
        做一把小提琴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搭上了脑力、体力、心力,小韩手掌起泡,老胡腰酸背痛。二人的“工艺洁癖”体现在对于木头和时间的计较上,也体现在制琴的独立过程。比如,提琴的面板用云杉,背板用枫木。木头都是几年前买的,新木头有树脂、树油,须放在空气中晾几年,挥发掉杂质,做琴时粘上不变形。在这快速消费的商品社会,凭自然风干做出的提琴已经寥寥无几——可他们就是要风干一年以上。而且,琴做完了当年不卖,放一放,出来的声音才更好听。再比如,所有的琴都是一个人独立制作,保证了完整性。因为他们固执地认为每把琴都有做琴人的味道和气息。“我们的琴是作品,不是商品,没有牌子,只有签名。”小韩说。
    一直有人惊讶于他们的无师自通。对此,老胡会像发言人一样笃定:“世界上任何事情都需要勤学苦练和内心的努力。我们没拜师学艺,大自然和世界级的制琴大师就是老师。我们有自己的理念,是青岛流派。” (王占筠)
    配图说明:


    老胡和小韩在工作室里做琴


    老胡做琴的时候非常专注

     


    国际大奖得主王恪居和香港交响乐园首席李博,正在用老胡和小韩的手作琴演奏】 

     
    Tags: 【来源】今日青岛
    】【打印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青岛提出城市建设新目标 下一篇青岛蓝谷“滨海公园”开放

 

chinanews
新西兰中华新闻通讯社NZCNA|联系我们|广告服务|隐私声明|版权声明|法律顾问|新西兰中华新闻网 www.chinanews.co.n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