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首页-> -> 华新网视 -> 玩转纽国

    新西兰-关键词是雪地撒野
    2012-11-29 06:30:07 字体:【 】 【繁体

    作者:蔡英元

        今天的关键词是“越野”,一方面我们尝试了越野跑、越野滑雪、雪地摩托等诸多off-road的户外运动,另一方面则是越玩越野,大家已充分适应了南岛的天时地利人和,心态更为放松地享受着这里的一切。
        时差的折磨已经过去,我虽然只睡了不到6个小时,但是睡眠质量不错,这种精神头适宜晨跑。我跑出酒店的大门,用深呼吸拥抱了黎明前的黑暗。湖边路灯昏暗,前方密林漆黑,路面上似乎有些潮湿,我掉头向停放着百年蒸汽渡轮Earnslaw号的码头跑去。在木结构的码头上,跑过这艘漂亮的蒸汽大船和停泊着一排游艇,就踏上了湖畔公路,路牌上写着到Glenorchy有42公里。
       沿着公路和快车道跑步不是件充满乐趣的事,清晨虽然车辆稀少,但可能是我的鼻腔在此养尊处优数日,每个嗅觉细胞都充满活力的缘故,即使只是一、两辆车从身边驶过,尾气也让我不爽。看来仅是鼻子大人也由奢入俭难。好在沿着公路没跑出多远,依稀看见一条小道通向湖边。待近了发现,路边牌子上写着 “Sunshine Bay Track”,欧叶,看来是中奖了。夜色逐渐淡去,步道就在湖边。待爬上一处大坡,天光已然投射在湖面之上。我的左侧是碧湖映照着雪山,右侧是山坡上密布的绿色植被,面前这条宽不足米的小径,蜿蜒在这人间美景之间,让我跑得心潮荡漾。
        沿湖山径、密林小道,石子路,松针路和溪流上的小木桥,时起时伏各种地貌都有,咕咕啾啾耳畔鸟儿欢唱,空气里混合着泥土和植物的芬芳。无论跑步还是徒步,都是理想之处。可惜仅有4公里左右,就抵达这条步道的尽头,一个被岩壁半环绕的码头和汽车宿营地。返程时由于天色大亮,更见水天一色,湖面上长云低垂,雪山顶上白雪皑皑,让人神清气爽。
        回到住处冲个凉,吃口早餐,大家去雪场的中巴准时出发。今天还是分为两组来活动:TNF的冠军们去极限滑雪的圣地SnowPark;媒体记者则去与之相距4公里的越野滑雪场SnowFarm。雪场属于皇后镇相邻小镇Wanaka的地域,约经过一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先抵达了SnowFarm。这是一家专门用于cross country滑雪的雪场。cross country滑雪与down hill(山地速降)不同,顾名思义,这是在雪地上的穿越,下坡时利用重力滑行,上坡时利用人力上升。先换上装备,Soloman的滑雪鞋轻而舒适,穿上去的脚感和高帮徒步鞋无异,只是前脚掌处有一锁扣,用来和雪板相连。雪板细长而且更是特别轻,是碳底的,一副板的重量也就一公斤多点。由于需要经常撑杆前行,滑雪杆也长于一般速降使用的雪杆。

    snowfarm的雪道较为平缓。

        我们的教练叫Jonar,是住在波士顿附近的一名美国大学生,9月即将回国。这个乐呵呵的小伙子告诉我们,这个雪场本地人来得不多,现在雪场里有俄罗斯、波兰等越野滑雪国家队在训练。“这些都是顶尖高手,现在雪场里就有两名冬奥冠军呢,”Jonar指着雪场说,“都是训练机器,那些俄罗斯人可不大爱笑。”我也看到这些健壮的运动员从二楼的健身房里一身汗冲出来,立即下到一楼的雪场里,刷圈去了。雪场里还有几名队员在跑步。看来为了奥运金牌,不付出艰辛是不可能的。
        越野滑雪相较于国内常见的速降滑雪较为容易入门,Jonar指导我们掌握4个动作:穿板徒步、撑杆滑行、屈身速降及转向和单腿滑行。我们在坡度较缓的雪场里边滑边聊,由于雪场上并不寒冷,我和杨明达就穿着t恤滑雪,张轶穿得也不多,大家一起享受着雪场上的自由自在。一直来到谷底的靶场,看到运动员卸下背着的比赛用枪,对准靶心瞄准速射。借助雪板,越野滑雪选手完成42公里赛程比赛的时间,在1个半小时之内。而赛道里近半路程都是上坡。可想而知,这对耐力和全身的肌肉力量有着多么苛刻的要求。
        SnowFarm附近有雪地摩托学校和汽车雪地测试场。告别了Jonar,我们先去体验雪地摩托。这种大马力的摩托车,是把雪橇和履带车结合在一起的产物。800毫升排量的二冲程发动机,可爆发出100马力,极速可达180公里。左手刹车和摩托车类似,右手油门则是捏闸式的——主要用右手大拇指的握力来控制油门。在面积较大、弯道较多的场地里,我尽量小心地试了试车的极限。由于这车没有四轮车那样的差速器,所以急转时必须注意控制车速和向异侧转移重心,否则一侧的雪板会离地。如果保持大油门的同时,在过弯时控制好刹车,出弯时松开刹车就能获得强烈的加速感。总体上说,这种雪地上的全地形车不仅彪起来很刺激也比较容易驾驭。

    tnf媒体团成员体验雪地摩托。

        体验完雪地摩托,再进行V8的BMW新款M3试乘。可能是由于坐在封闭的副驾上,即使车在雪地上开到150公里时速,也并不觉得有多么令人兴奋。这台车的电子辅助系统和马力一样强大,再加上试车员轻车熟路,怎么漂移都不算离谱。

    体验四轮车雪地极限试乘。

        尽管上午在SnowFarm的体验很是新鲜刺激,但抵达SnowPark时还是小小震撼了下。巨大的U型槽横亘在山体上,蓝色的半管里不时有牛人飞跃而起,连续三个大跳台上飕飕的飞过玩着各式动作的pro们。这才是极限滑雪的圣地,这才是一爽到底的专业滑雪公园。在其它公园随处可见的家庭式滑雪人群,在此无迹可寻。无论雪道上,还是在雪场的壁炉旁,一水的年轻人。他们都是高手,到这里来是华山论剑的。
        雪场经理告诉我们,这里的门票是88新西兰元一天,可以住宿25-30元一天的旅舍,也可以住到更为舒适的标间里,价格当然也更为不菲,一天 180元。不过从房间的大飘窗望出去,雪山雪场一览无余。TNF的滑雪冠军在此玩得很爽,男子单板冠军王智询告诉我,在此的体验将有助于他回国后帮助设计雪场,让更多国内雪友享受到更棒的滑雪公园设计。
        白雪皑皑,生机勃勃,今天的全部行程都是在雪地上“撒野”。墨镜可以遮住雪地的明亮反光,却挡不住内心的热情奔放。南阿尔卑斯山确实是人间好地方,它是一个集刺激与悠闲、壮美与秀美、沉醉与宁静的人间天堂,而今天,在此越玩越野,让我的心灵得到了放松,生活充满了雪地光芒。
     

     

     

     

     

     


     

     
    Tags: 【来源】澳纽网
    】【打印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新西兰人间仙境 给你无比热情和生.. 下一篇新西兰-体验蹦极美酒及喷射艇

 

chinanews
新西兰中华新闻通讯社NZCNA|联系我们|广告服务|隐私声明|版权声明|法律顾问|新西兰中华新闻网 www.chinanews.co.n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