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首页-> -> 华新网视 -> 玩转纽国

    新西兰-体验蹦极美酒及喷射艇
    2012-11-29 06:20:16 字体:【 】 【繁体


    清晨的wakatipu湖,图为喷射艇码头。
    图为Amisfield酒庄。

    作者:蔡英元

    今天终于一尝夙愿,八点起床后沿着Wakatipu湖晨跑。跑出酒店,天气多云转阴,感觉有些清冷。从Earl街左转朝着皇后镇花园(Queenstown Gardens)跑去,不多远就从水泥路跑上石子铺就的林间小径。

    右边就是著名的皇后镇湾,可以看到对岸的百年蒸汽船客轮Tss Earnslaw和星星点点的私家游艇,间或有贼鸥等水禽或飞或游,打破清晨的静谧。小径左侧是土丘,皇后镇花园其实是一个小型的半岛,岛上成片的针叶林保护得很好,杉树基本都有合抱粗细,数十米高,那些深入林间的小径上落满了松针。这种路面的软硬度,最适合我这样需要迫切关照膝盖的runner。空气里有一点点炊烟的味道,虽然在距离镇中心不远的湖畔,但是这一丝丝的烟火味,可以久久不散,这当然是空气清新所致。最近一段时间,我渴望着跑步,感觉欠了身体的债,可惜在北京,不是因为疲惫,就是因为天气或CPI,已经很久没有跑步。这次跑起来分外舒适,我愉快跑过松林,跑过湖畔的一栋栋3层独立别墅,跑过路边停着的中型房车,跑过迎面而来的跑者和say hi的骑友,跑过遛狗的友好大叔,跑过Jubilee公园,又沿着frankton arm的湖边步道跑出很远,才因为时间的原因不舍而返。

    日程是9点半出发,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把早餐吃饱,要不然又不知何时才能吃下一餐。倒不是组织方小气,实是因为要参与的众多户外项目,实在让人尽情投入而忘食,今天的活动尤甚。早晨的第一项活动是乘坐Jet Boat(大马力喷水快艇)游览Wakatipu湖和Kawarau河。我们步行来到不远的码头,可能由于没有阳光和游客宿醉的缘故,清晨的一战英魂凯旋门和Ress先生的铜像边没有那么多人。这个凯旋门上醒目镌刻着几个大字——Service Above Self,其下铭刻着1914到1918年牺牲在一战的数十名皇后镇居民的姓名。穿过这个大门,就可径直走向皇后镇发现者Ress先生的铜像。他作为探险家,是首个发现此处宜居之地的欧洲人,1860年和夫人在湖边建起了第一栋现代建筑。也是他把绵羊带到这里,所以铜像的脚下站立着一只卷毛绵羊。

    我们的快艇码头就在凯旋门和铜像之间,快艇的航空发动机已经点火,发出四五台哈雷同鸣般的的嘶吼轰鸣。昨天泡汤时,Shannon先生说,Jet Boat是新西兰农夫首创的,上世纪中期,由于浅水河流众多,人口稀少且缺少公路,迫切需要水路交通工具。1954年左右,新西兰一位叫 Hanmilton的农庄主发明了适宜浅水航行的快艇,所以这种快艇的发动机也叫Hanmilton Jet。由于不用浆片及方向舵,而且大部分艇底几乎脱离水面飞行,所以船身底部是平滑坚硬的铝合金壳体,即使水深几厘米,也能飞速行驶。目前竞速摩托艇,都采用这张发动机。

    我们一行穿上雨衣及救生服,就开始了刺激的水上飞行。皇后镇“地主”周双吉告诉我们,这艘艇价值50万新币(逾260万人民币),在新西兰可以买两辆法拉利,当然快艇驾驶员要想拿到喷射艇驾照,要远远难于驾驶法拉利。我们的驾驶员带着我们在湖面航行不久,就来了个360度大回转,水雾飞溅,惹得众人一阵尖叫。我看他此举是为了警告我们对这一个小时的快艇旅行,不要掉以轻心。果然他起身提醒大家戴好手套、握好扶手,用雨衣罩住全身。接着就经由 Frankton Arm湾向Kawarau河驶去。惊险地飞速穿过大桥桥洞,我们才知道,喷射艇在湖面上的回转和左摇右摆,不过是小试牛刀。

    Kawarau河水清澈见底,我们的飞艇紧贴着河岸的碎石浅滩和岩石峭壁,高速掠过。驾驶员为了给大家带来更多的刺激体验,不断玩出惊险动作,围着石柱绕圈,贴着水生林木转弯,穿过狭窄的河滩细流,在宽仅十余米的河面上不断360度高速回旋、急转。水雾溅起,久久不散,我们身上的雨衣已经遮不住水花,眼镜的内侧也已沾满水雾,好在驾驶员事先告知,Kawarau的河水来自雪山和冰川融化,比湖水更干净,有“99%纯度”,可以直饮。看着如此清澈的河水,我想起了和中科院水专家在埃及阿斯旺大坝下掬水而饮的旧事,这水更为澄澈,应该是一类水中的一类水。不由舔了舔嘴角边流下的水滴,权当解渴。

    这高速航行的感觉让我想起了自己年轻时,驾驶摩托油门到底、风驰电掣的感觉。说实话,汽车的漂移和种种急转动作,和这快艇相比起来,真是弱爆了。实际上,驾驶员不无自豪地告诉我们,这艘艇是V8航空发动机,高达700匹马力,靠涡扇喷水来加速和控制方向。独特的操控特点和强大马力,加上驾驶员的专业水准和特技动作,让我们一行10人止不住的惊声尖叫,在水雾四散中和纯净河水亲密接触,敞篷就是更有户外的感觉。

    刺激的时光总是短暂。喷射艇回到码头时,大家都冻得面麻唇紫,一杯热巧克力和码头水下的玻璃观景房,足以让我们缓过来。湖中硕大的鳟鱼、鳗鱼循着投食,游弋而来,早已习惯了游客和相机,就连水禽也不时潜水而下来凑热闹。据周双吉说,由于当地人嫌淡水鱼肉粗无味,并无食用湖中之鱼的传统。看来,Wakatipu湖的水下世界,果然也如湖面之上一般美丽和与世无争。

    待身体暖和过来,我们告别了成群的淡水鱼和钻进人群寻食的白色鸥鸟,驱车前往淘金名镇箭镇(Arrow town)。箭镇距离皇后镇仅20公里,十九世纪六十年代后,因发现了金矿而引得淘金客蜂拥而至。曾有几千名中国矿工到此从事淘金业,镇上至今还有中国村的遗址。如今箭镇已经成为旅游胜地,居民不到5000人。主要的街道白金汉街(Buckingham ST)上,古建筑旁商店林立,所售商品比皇后镇折扣稍大,我在此的收获就是为家人买了Merino羊毛内衣和羊羔皮童鞋。

    箭镇虽然不大,但居然还建有单板公园,只见一个4、5岁的孩子骑着踏板车,在公园里玩出各种动作,惹得大家一阵惊叹。赵军刚说,其实这种小型公园占地面积和投入都不大,北京许多地方都可建立。我想也是如此,我们的市政机构和街道组织,如果能少翻修几遍街道,少做些面子工程,省下来的钱不知能建多少这样适宜青少年运动和休闲的公园。这才是真正为下一代的身心健康着想。

    浏览完箭镇,我们驱车数分钟,就来到不远的Kawarau大桥,据桥头的名建筑铜牌显示,该桥建成于1880年,曾是连接皇后镇地区和新西兰中奥塔哥省地区的交通要道。大桥飞架在高达数十米的Kawarau河峡谷之上,桥面宽逾百米。可想而知,130年前,新西兰工程师是何以艰难地建成此桥,并且屹立至今历久如新,仍然为旅游和蹦极业发挥着作用。

    此处也是现代蹦极运动的发源地,1988年,全球首个蹦极商业服务在此开张,从而创新出一项看似刺激而相对安全的极限运动。桥面高43米,与目前动辄高逾百米的蹦极点不同,这里自然环境壮美,更富有纪念意义。跳前需要严格称量体重,我是今天的37号,不知为何排在同行朋友里第一个跳。为我捆绑小腿的美国小伙很风趣,他说他的压力比我还大,其实我内心无比紧张,只是面上保持微笑。一跃而下时,还能忍住慌张,直到中途,重力将身体高速扯向地面,完全失重而绳索尚未发挥作用,我忽然恐慌得想要闭眼,还好仅仅两秒,很多问题只是闪念。结果当然是平安的,我缓缓降落在河面的皮筏艇上,接我的小伙子显然对中国很感兴趣,问个不停。说实话,奥运金牌果然利于国家形象的宣传,在此,我就不说对全民健身和户外运动的期待了。

    2012NorthFace滑雪女子单板冠军刘姸,站在蹦极台上,但是最终没有跳。其实她曾在北京青龙峡蹦过一次,也是我们一行北京来客中唯一蹦过极的朋友。事后我问她原因,她说,只是不想跳而已。是的,世界上有很多事,想做就去实现,不想做也大可不必和自己较劲,又不是原则问题,何必纠结呢。而同行的滑雪冠军徐憾憾、王智询和孙少轩,及穷游网的张轶和周双吉,都各自玩出了新鲜动作。印象最深的,是孙少轩的超人滑行和周双吉的侧身旋转,也赢得了不少掌声。

    结束了这两项让人肾上腺素飙升的极限户外活动,我们饥肠辘辘。赶往著名的Amisfield酒庄,去品尝美酒和私家菜。皇后镇附近有着世界上纬度最南的葡萄产地,因而也有许多知名的酒庄。Amisfield酒庄就是其中颇具盛名的一家,不仅有原产的美酒,更有用时令食材精心烹制的佳肴。这家酒庄的厨房(The Winehouse & Kitchen)也是新西兰著名的美食餐厅之一。餐厅环境很好,壁炉里火光熊熊,沙发柔软舒适,每张桌子上都坐满了客人,但是安静宜人。这里没有菜单,游客吃什么由厨师决定。餐前大厨特意来和我们交谈一番,询问我们有无忌口,以及提供食材的建议。这位厨师身着的寻常厨服遮不住他的高大英俊,笑容也很灿烂亲切,同行的《指环王》粉丝们都说他像片中一位男演员。

    乘着菜未上桌,我们踱步来到酒庄的后院。从这一面看酒庄,更像是一座灰色的城堡,餐馆门外的水景和雕塑都格外雅致,不远处的大块草坪上,停放着一台红色的中型拖拉机,这抹大红,掩映在蓝天、雪山和绿草之间,成为引人注目的亮点。大家都纷纷上前,扮成拖拉机驾驶员以拍照留念。

    开胃酒是独特的Arcadia起泡葡萄酒,牌子是酒庄创立的。这种淡黄色的香槟,散发着淡淡的葡萄香味,对于提升食欲有显著功效。与之相佐的是鸭肉酱配烤面包。说实话,没想到鸭肉能做成这么绵软美味的酱料,涂在刚烤出的新鲜面包上,让人不由大快朵颐。第二道酒是酒庄自产的灰品诺(Pinot Gris),这是一款白葡萄酒,佐之以白肉——鲜美的烤三文鱼。白葡萄酒的口感清新而绵长,没有常见的酸涩之感,让味蕾进一步打开,促进了鱼肉的口感和浓郁香味,可谓酒香味美,让人难忘。第三道酒是黑品诺(Pinot Noir)红酒,配餐是烤羔羊肉和土豆泥。附近就有黑品诺的产地,这种果粒细小的黑色葡萄就像大部分美女一样难伺候,属于较难种植的品种,但是一旦引植成功,酿成美酒,就如同美女初长成,散发出与众不同的优雅魅力。这款美酒的香味在舌尖缠绕,似是挂在口腔里久久不散,值得细细品味。再配上烤羔羊肉和周双吉所言“吃到流泪”的美味土豆泥,如此饕餮,夫复何求。

    美酒和美食让人开怀,略带眩晕的美好感觉,让大家的话都多了起来。席间周双吉说,在新西兰年薪十万新元已可生活无忧,进入完美的幸福状态。如此薪酬,放在京沪也算是高薪,但论起幸福感和生活质量,可能还难以相提并论。抛却社会压力和缺乏信任感不谈,仅是环境一项,就是多少万也买不来的。就拿水来说,新西兰居民用水是免费的,而且水质上乘。仅这一点,又有几个国度能比呢?

    主菜之后,再来一道甜点,今天我靠这一顿正餐,已经活得不仅是活着。




     
    Tags: 【来源】澳纽网
    】【打印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新西兰-关键词是雪地撒野 下一篇奥克兰:慵懒的生活

 

chinanews
新西兰中华新闻通讯社NZCNA|联系我们|广告服务|隐私声明|版权声明|法律顾问|新西兰中华新闻网 www.chinanews.co.n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