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首页-> -> 华新网视 -> 纽国华社

    以文会友第六十九期
    2011-07-30 07:14:04 字体:【 】 【繁体

         以文会友    纽西兰华文作家协会     文艺沙龙     主办             

     

     電話﹕09-6317488   E—MAILccsalon8@gmail.com

                      

     

    「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要捍衛你講話的權利。」---伏爾

     

      熱烈祝賀紐西蘭華文作家協會作品集萃《碧海拾貝》出版發行!

     

    淘金記                                      大衛王

    貓奴自白                                    立言

    布里斯班印象                                傅金枝

    網路時代之網路安全                                        珂珂

    之乎者也                                    曹小傑

    ●《蓮》第二十章洞房淚燭  4.斬斷情絲                 何學威

     

    ==============================================================================

    熱烈祝賀紐西蘭華文作家協會作品集萃《碧海拾貝》

    出版發行!

    本刊訊:

        紐西蘭華文作家協會文集《碧海拾貝》由新西蘭瑪克威出版社出版,經過半年時間的編輯整理勘校印刷現於本月起正式對外出版發行。

        本文集涵蓋了在紐華人作者中十幾位常年筆耕不綴深受讀者讚賞的作者群體,他們是:珂珂,立言,薇薇,艾斯,林慧曾,傅金枝,穆迅,南太井蛙,魯漢,黃寧,劉興,黃玉書,施聘賢,芳竹,何學威、大衛王等

        本文集作品主要以去年以來紐華作協《文會友》欄目文章爲主,加部分紐華作協今年元宵徵文比賽作品匯集成冊,是一本經過作者在自己衆多文稿中遴選、經編者整理、專業校對後呈現給讀者的一本精品文集。

        本書以散文小説詩歌爲主要體裁,是一本以藝術性為主導追求較高文學品味的作品集,由衆多作者文筆風格各異組合成集,文集集中展現了近年來在新西蘭這片自由的沃土上辛勤耕耘蓬勃發展的華人文化的繁盛景象,可以預言《碧海拾貝》文集必將成為研究海外華文文化和在紐華人華僑文化動態的一本力作。

        本書由大衛王主編,著名華裔畫家曹俊先生題寫書名,大洋洲作協會長冼錦燕女士代序,卿太行先生,林淑荔女士,陳安生女士,馮蘊柯女士、瑪克威出版社贊助,方華,大衛王設計,錢立言校對,瑪克威出版社出版發行。

        對以上為本文集出版鼎立支援的贊助者,以及為本書出版提供幫助的支持者,以及為本書能以高質量面世做出努力的作者及各位文學同好表示衷心感謝。

    =====================================================================

    紐西蘭華文作家協會作品集萃《碧海拾貝》編後語:

    ——大衛王(紐華作協會長,本書主編)

     

        海外生活不容易,文化活動不容易,能把一撥文友的文章匯集起來不容易,在海外出本大家的集子更不容易。

        但在諸多不容易下,這本集子還是誕生了。

        從它呱呱墜地時就可以聽見它的各種和聲,有婉轉,有快樂,也有啁哳。

        從這些文字中,你更能感受到每一位作者的脈動:微微的優美,立言的睿智,珂珂的真情,艾斯的細膩,穆迅的持重,金枝的豪放,老林的沉思,南太的柔變,魯漢的熱烈,黃寧的深情,淑荔的多維,芳竹的空靈……

        他們的和聲讀來宛若一個個俏貝,靜臥碧海沙灘,映照著這方藍天白雲……

    =====================================================================

    紐西蘭華文作家協會近期活動簡況

    紐西蘭華文作家協會作品集萃《碧海拾貝》正式出版發行。本書集萃了在紐華文作家珂珂,錢立言,薇薇,艾斯,林慧曾,傅金枝,穆迅,南太井蛙,魯漢,黃寧,劉興,黃玉書,施聘賢,芳竹,何學威、大衛王等人的精選作品,約33萬字。

    大衛王中短篇小説散文集《海濤》由紐華作協出版,本書集中了作者一年來的中短篇小説、散文、報告文學等題材,約30萬字。

    艾斯作品集《新西蘭的微風》現已付梓刊印完畢即將出版,本書由澳洲南溟文化基金贊助出版,集中了作者近年來的詩歌散文作品,約25萬字。

    因紐華作協的一些理事另有工作或其他原因離開了新西蘭。日前,紐華作協舉行理事會議,接受錢立言女士、毛芃女士、王斌(艾斯)先生、劉興先生成為本會成員。並增補王斌(艾斯)先生、錢立言女士、毛芃女士等三人為紐華作協理事。

     

    紐華作協《文會友》欄目“和讀者互動”活動業已開始,自本刊起凡閲讀本協會文章並對本欄目作者文章進行點評,以及本協會工作提出建設性意見的讀者,經評議小組遴選後將贈一本由多作者簽名的紐華作協文集《碧海拾貝》,歡迎讀者踴躍參與。每週遴選一名。名額有限。

    請通過此郵箱:ccsalon8@gmail.com  發表您的意見。

     

     

    金記 (小說)         ——大衛王

     

        女人都喜歡金子。

        老婆大人也不例外,一聽説來到了淘金鎮,雙眼立馬“唰,唰”放著金光。

    第一家進去半天出不來的就是一家金店。

        這家金店看來像個博物館,大大小小的淘金照片掛滿了牆,不少淘金文物也上了墻,如淘金工用過的鐵鍁鎬頭,還有幾個淘金盆子掛在了進門顯眼処。顯見這幾個紋路都快磨光的淘金盆裏一定過手了不少金子。

        旁邊大照片中展示著當年的淘金熱潮,許多河水裏忙碌的淘金工手裏拿著的傢夥什兒,正是墻上高掛的這敞著喇叭口狀的大鉄盆。

        敢情這就是淘金呀?!俺嘟囔出聲

        敢情就是用這傢夥在河裏撈金子啊?老婆大人也嘟囔出聲。

        像發現了新大陸,老婆大人執著地在這金店裏磨圈兒,老不挪地方。

        見俺老婆手指頭上的大鑽戒明晃晃的煞是耀眼,金店藍眼珠子店主以爲可算碰見了大買主,趕忙殷勤著介紹他家的鎮店之寳。直把他家黃金首飾中的頂級寶貝如數家珍不厭其煩顯巴個遍。

        瞅這架勢今個說甚也要鼓起三寸不爛之舌,說動顧客芳心,命令跟班的老公把兜的銀子乖乖掏出來,換他家一款狗鏈粗的金首飾不可!

        店主說著拿出了一款金燦燦首飾,小心放在了老婆大人白皙的手心上。

        老婆大人愛不釋手,鑽戒閃閃的手指頭拿捏起金項鏈,卻王顧左右而言他,用英語問了句什麽,只見胖嘟嘟的店主納悶著囘問了句什麽。

        老婆大人遂指著墻又說了句話,這下子店主終聼明白了,原來這位戴大鑽戒的顧客相中了他家墻上掛的淘金盆子!

        店主藍眼珠子瞪老大,忙晃著手大搖其頭。見狀,老婆大人臉一嘟嚕二話不説放下首飾就走。

        俺屁顛顛追上去問:“他咋著咱啦?”

        連問幾聲老婆大人才氣哼哼說:“買他個首飾讓他搭一墻上那破盆子他都不肯!哼!小氣鬼!”

        瞧老婆大人咋說的?人家那可是文物!買個東西還要搭個文物?這咋可能?

        可這話俺只敢對您老說,或在心裏頭窩著,萬不敢說出口掃了老婆興致!

       “走!不信其他家沒有淘金盆賣?今個兒豁出來咱哪也不去了,就在這河裏淘一天金子……”

        老婆大人一聲令下,俺趕緊接茬:“喳!您老瞧好吧,俺這一身力氣正愁沒地方使,到時俺甩開了膀子大幹快幹,等俺幹累了您再接著幹,咱人歇著工具不歇著!時間就是生命,時間就是金子。到時淘了金子,打他一個金光燦燦的項鏈讓您老瞧瞧,不對!讓那老闆瞧瞧!”

        嘿!俺這股子淘金熱情,可是生生被這不識相的金店老闆給激發了出來!

    連著進了幾家店,大夥商量好似的都不買他家寶貝墻上掛的文物——淘金盆子。功夫不負有心人,終在西頭一家正經的淘金博物館裏,踏破鉄鞋的俺們終於租到了一個淘金盆子,不過只給租仨小時!

        俺暗地裏一合計,顯然這時間段裏金項鏈看來是不敢想啦,可淘個金戒指縂該綽綽有餘吧?!

        扛著淘金盆雄赳赳氣昂昂,俺來到了淘金地兒街邊的河灘上,打眼一瞅,財迷夫妻忒多!白皮膚,黃皮膚,黑皮膚,大太陽底下三五成群,大家全蹶著屁股在水裏頭忙乎著。

        看來不只俺喜歡金子,大夥都喜歡這玩意兒!

        淘金事業即將隆重開場,俺操盆就想往水裏頭躥,老婆大人一聲且慢!原來,還有一項重要程式沒有照做。

        要說博物館到底是博物館,當時租盆時手續繁瑣耐心指導還不算完,還給每位金主——不對——盆主頒發了淘金盆使用説明書。有圖有文,圖文並茂,不厭其詳地解説了淘金盆的使用要旨。

        老婆大人手捧著“葵花寶典”,從頭讀完按圖索驥默誦出聲,直到胸口“噌噌”長出了竹子——甩脫了外衣,漏出了大竹葉子花布衫,便挽起袖子一把奪過俺手中的淘金盆子大幹起來。

        這嚮往已久的淘金事業,就從俺老婆大人手中率先開始了!

    俺眼巴巴一邊癢癢地搓著大巴掌。

        可剛幹了一個回合,也就水裏頭剛浸濕了淘金盆子,剛篩了一篩沙子,老婆大人就香汗淋淋,氣喘吁吁手腕子痠痲。看俺一旁精神抖擻躍躍欲試,忙把盆子遞給時刻準備著的俺手裏,大樹底下乘涼去了。

        俺信心滿滿,河裏剜一大盆沙子,俺心說,瞅這盆子重量,這裡頭少說也得有半兩金子!

        誰知這玩意兒還真不好伺候,俺膀子順時針一晃,沙子金子全飛上了天,第二盆反旋又上了天,再旋還上了天,俺累得呼哧呼哧直喘,可空有著一身力氣,沙子還是沙子,一粒兒金子蹤影皆無。

        這金子都跑哪兒去了?俺邊晃膀子邊嘟囔,左一盆,右一盆,上一盆,下一盆,一盆一盆接一盆,就見俺十八盆沙子見了底,卻連個金毛兒也未剩下。

        樹陰底下忽閃涼風的老婆大人起急了,時間不等人呐,金子也不等人呐。瞅俺大太陽底下,汗流浹背甩開了膀子拉圓了架式,準備使出十八般武藝最後一招,俺最拿手的鉄布衫金鈡罩功夫,忙脆聲喝阻:停!停!停!

        老婆大人皺著眉頭走來,對俺纖指點點,準備點‘俺’成金:瞎晃悠什麽你?來,仔細將這精神領會透了再説!說著把“葵花寶典”遞給俺。

        可俺榆木疙瘩一個,這洋“葵花寶典”上的洋葵花籽兒俺一個不認得。老婆大人只好現場翻譯,只是俺榆木疙瘩還是榆木疙瘩,任憑老婆大人講説得口乾舌燥俺還是聼不大明白。

        這可把老婆大人氣壞了, “劈里啪啦”幾聲脆響,再瞧俺,手脖子上一溜青腫。

        見俺油鹽不進,時間也晃悠得差不多了,老婆大人急忙忙拽過淘金盆子親自示範:瞅清楚了,來,跟著!起!左旋旋,右旋旋……

        哎呀呀!這不是健身歌唱的“左旋旋,右旋旋,胳膊扭扭,屁股扭扭……”?不早說!

        俺頓時開了竅,邊唱著歌邊沙灘上抽風般正扭得歡,突然,俺眼看前邊老婆大人一把甩脫了淘金盆子,河水裏盆子一飃老遠她老人家也顧不得了。

        俺大呼小叫:淘金盆,淘金盆……俺的淘金盆子啊!

        眼看著盆子順水漂走,可老婆大人還一個勁在水裏抓撓。

        抓一把沙子看一下丟了,再抓一把沙子再看再丟……。

        接連抓了十來把,終見老婆大人魂丟了似的,大太陽地裏擧著光禿禿的手指頭,一幅哭臉沖俺讓道:

    老公,俺五克拉大鑽戒啊,啊,啊……

    -------------------------------------------------------------------------------------------------------

     

    貓奴自白              立言

     

        我常向朋友這樣介紹:“我們家的常駐成員有:黃貓一名,貓奴兩名。”

        據偽基百科的定義,貓奴是“自稱愛貓人士。是一群表面上花錢養貓,但實際上已經遭到貓的洗腦而甘願供其驅策並誓死效忠貓的惡疾。”

        我家的愛貓名旺福。是鄰家女貓斯黛西來我家避難的饋贈,那一胎她生了三隻小貓,一女二男,分別被女兒命名為招弟、旺財和旺福。三隻貓仔中只有旺福是長毛,最好看也最弱小,但最聰明,不單與人最親,而且“擒賊擒王”,天天跟著外子轉,就是他飯後看報紙,旺福也會用攀岩動作沿著褲腳爬上他的膝蓋去睡覺,害得這個大男人整天捧著旺福,從沙發上捧到床上,同吃同睡,一反他自己過去的禁令種種。

        小貓長大了,招弟旺財都送了朋友,全家全票通過留下旺福,成為家庭成員,而且是全家效忠的甘心供其驅策的主要成員。

        清晨,旺福會跳上床用頭輕輕頂我的臉,若是裝睡不理他,他就用舌頭舔,用牙輕輕咬,直到我把他抱在懷裡愛撫。我早晨最忙,旺福也最忙,關鍵是發揚了奧林匹克精神“重在參與”:跟我到院子裡澆花;陪我們吃早飯——他是只吃貓糧的,純粹為陪伴我們才在餐桌邊占一席之地;我打開電腦辦公寫作,他趴在電腦後面睡覺,不時伸個懶腰將一條後腿踢到鍵盤上,提醒我從工作中稍事歇息,喝杯茶,活動一下腰腿;我洗衣、煮飯,他跟我到車庫到廚房,若是顧不上理他,他會在交通要道上攔路躺下露出肚子——撒嬌要抱要抓肚皮,再不理他,他會追上我再三重複這個動作,不達目的誓不甘休。

        黃昏日暮,外子歸家,面對廚房裡油煙薰蒸的黃臉婆立刻奉上一個甜蜜的笑問候道:“貓呢?”旺福此時或躺在床上或佔據沙發,但只要車庫門一響,立即跳進自己在地上的窩裡做乖乖天真無邪狀,自此就偎依在外子肩上,片刻不離。飯後看電視,是貓奴最享受的時刻,沙發正中最好的位置是貓的,旺福踞坐如老僧入定,目不轉睛盯著螢幕,兩名貓奴坐在他兩側,外子還頻頻將旺福最愛的貓餅乾送到他嘴邊,滿意的看他吃還連連誇獎:“旺福乖,聰明貓。”

        入夜剛剛上床打個哈欠,貓大人要出門“喵喵”輕啼,趕快下地放他“出巡”。午夜夢憨,耳畔響起爪子抓撓玻璃的聲音,立即翻身下床,請他“回府”略進宵夜。一次旺福心血來潮,進門後徑直走到臥室通走廊門口,抬頭看著外子要他開門,然後又帶領他到客廳廚房巡視一周後才仰面朝天躺下——要抱,那時是淩晨3點,外子哭笑不得。還有一次我半夜去衛生間,黑暗中與旺福狹路相逢,他情急之下縱身一躍正跳上外子的肚皮,而且以此為基點再奮力起跳逃到床下——他的體重有十幾斤,再加上自由落體的重力加速度,外子大叫一聲驚醒,發現是貓,立即哈哈大笑,笑畢片刻複鼾聲大作。次日憶及,說是被貓吵醒後睡得格外香甜。

    在我家,人有對錯,貓永遠正確。貓奴們可以互相批評,對貓永遠表揚鼓勵為主。近日我看到一則寵物健康保險廣告,遊說外子為旺福買保險,他深以為然:“紐西蘭全民醫保,但貓除外。”

    -------------------------------------------------------------------------------------------------------

                     

    布里斯班印象                    傅金枝

           

             記得十幾年前,我離開天津來新西蘭。一進奧克蘭,第一印象便是這奧克蘭怎麼這麼大,從這頭到那頭,汽車要開好半天。當時天津的地圖僅有一張,就把天津外環線以裡都包括進去了,可奧克蘭地圖居然有厚厚的一大本。

            來到布里斯班一看,那本市內交通圖就更厚了,足有200多頁。地圖冊厚那是自然的,你想想一家一個小院,占地幾百平方米,奧克蘭100多萬人,布里斯班200多萬人,占地面積自然就大了,於是這城市也就大大地擴展了出去。

            從飛機上往下看,布里斯班市中心不大的地方有一些數十層的高樓,也許比奧克蘭的高樓多一點,其餘的地方也都是低矮的一、兩層的居民區了。這種情況與奧克蘭完全相同,而建築風格與奧克蘭相比也毫無二致。澳大利亞與新西蘭幾乎同時成為英國的殖民地,至今兩國的居民也都是以歐裔尤其是以大不列顛人為主體,兩國的語言文化、生活習慣以及建築風格相似那是自然的。

            布里斯班是一個海濱城市,可居民的生活,卻難得與海洋沾上邊,這一點與奧克蘭不同。由於奧克蘭獨特的地理位置,可說是四面臨海,住在任何地方距離海邊都不遠。而布里斯班的情況有點像天津,或者更像上海。布里斯班人去海邊並不那麼容易,過不上天天在海邊散步的生活。

            作為世界上著名的旅遊城市,布里斯班是美麗的。布里斯班河蜿蜒曲折流經城市的中心。這條河比天津的海河寬,比上海的黃浦江窄。河上有多座美麗而造型各異的橋,溝通河的兩岸。既然並不靠海,這條美麗的河也就成了布里斯班市的靈魂,給布里斯班帶來了生動和靈氣。

            市中心在河的北岸,一座座高大的建築分佈在一個不很大的範圍內,這就是布里斯班的商業中心了。與奧克蘭市中心商業區相比較,布里斯班市中心商業區更為繁華、氣派,並且巧的是,最繁華的商業街也叫皇后大街。就在市商業中心不遠,有City植物園、Rome Steet  Parkland South Bank Parkland三個不很大的公園,說不很大其實也比奧克蘭大學旁的Albert公園大許多,並且美麗和精緻也不輸於Albert 公園。其中Soath Bank Pankland公園在布里斯班河的南面沿河岸分佈。公園裡面還有一個人造海灘,其實是一個彎彎曲曲細而長的人造胡,長約兩、三百米,最寬處有二、三十米,窄處也就一、兩米,上面還有多座小橋和亭榭。湖的底面和兩邊鋪上厚厚的一層細而白的沙子,這就成了“人造海灘”了。雖在冬季,也還有兒童在湖中嬉戲。更有一位年屆四、五十的Lady也跳入水中游泳,大模大樣地向遊人展示她的玉體。總之,在大城市的中心,在極其繁忙壓抑的商業氛圍中,有幾個舒心、寧靜、美麗的公園,是一種十分人性化的設計安排。

            在布里斯班驅車向南大約一小時,就到了人稱世界上最美麗的海灘——黃金海岸了。此地原是布里斯班的一部分,後來因旅遊業快速發展,人口也急劇膨脹,現在已獨立成為一個城市了。黃金海岸有一個長的望不到頭的海灘,情況與新西蘭北地的90哩海灘差不多。可海灘上沙子又白又細,一點貝殼等的雜物也沒有,沙灘的品質比90哩海灘要好。遺憾的是海浪太大,與奧克蘭西海岸的黑沙灘和Piha相似,是衝浪的好地方,要是想游泳的話,我看夠嗆。

            在布里斯班街上行走,看到的大多是歐裔人,也有些亞裔人,印度裔人。也有些膚色像印度人而相貌像黑人的,這些人便是土著人或土著人與其他民族的混血人了。總的說,這些人不很多,不像奧克蘭有這麼多的毛利人和太平洋島人。由於當年澳洲奉行“白澳政策”,當地土著人的處境比起新西蘭的毛利人可就慘得多了,以至於當地土著人大量減員。對其他國家的人,也採取關門主義,而對於已經入境的華人勞工,則採取驅趕的政策。關於這方面的問題,本人將在以後的文章中予以討論。不過最近幾十年來,澳洲的民族政策有很大的進步。可以毫不誇張地說,今天的澳洲,與今天的新西蘭一樣,是一個各民族平等、友愛、和諧的國家。

            官方統計澳洲的華人有67萬人,由此我猜測布里斯班的華人也應有數萬人或者更多。多是近幾十年來澳洲實行開放的民族政策以後,先後從臺灣、香港及大陸遷來的。位於市區靠南面的Sunnybank地區,是華人比較集中的地方。當地人有一種說法:“我沒去過中國,但我去過Sunnybank”,這話的意思就是把Sunnybank當成中國的縮影了。

            Sunnybank地區裡有一個很大的商業中心。走進該中心,見到的人中,我們的同胞就占很大部分的比例了。該中心有一個很大的Mall,裡面有幾家大型的超市,還有個共有八個放映室的電影院,以及許多的中小型的店鋪,其中不少店鋪是華人經營的。除去這個大型的Mall以外,在附近還有許多華人的店鋪、飯館等等,光華人飯館就不下二、三十家。實事求是地說,這些華人店鋪從建築到裡面的陳設,都不大整潔,弄得環境有點差。當地人所說的那句“我沒去過中國,但我去過Sunnybank”的話,並非沒有貶義。

            布里斯班是世界著名的陽光城市,不管冬天、夏天,氣溫都比奧克蘭高四、五度,冬天很舒服,夏天熱點,但也不算太難受。比較乾燥,少雨,年平均降雨量1200毫米。今年年初的水災,是十分少有的情況。

            布里斯班是澳大利亞一個新興的城市,是一個旅遊城市,無疑是一個美麗的城市。與奧克蘭相比,由於城市規模更大,澳洲的經濟也更繁榮,布里斯班市中心也更加繁華、氣派。而這些年發展起來的新的居民區,其建築也好於奧克蘭。不過除去市中心的商業區,就廣大市區、居民區相比較,無論是街道,還是學校,還是公園和綠化保留地,奧克蘭更好一些,更整潔一些,更精緻一些,更美麗一些。

    -------------------------------------------------------------------------------------------------------

     

    網絡時代之網絡安全         珂珂

     

        在新聞中看到,美國政府在保衛美國的國家安全的範圍除了海、陸、空外,增多了一項就是網絡安全。這就是將來的趨勢,不僅僅是美國,很快就會是全世界各國。

        1990年代後期起,隨著電腦、互聯網及網絡社群相繼普及,並出現了網絡犯罪及一些電腦及網絡保安事故,因此“網絡安全"這一類資訊安全範疇便應運而生,並與民眾息息相關。

        我在兩年前就中過招,那時我用的是yahoo郵箱,有一天我收到了一個電郵,說是yahoo系統需要確認更新,請填寫下清單,那表格就像是我第一次申請郵箱的內容一樣,我不虞有詐,就重新填了一次。第二天,我兩個兒子相繼給我打電話告訴我:我的郵箱被人侵入盜用了,他們都收到了一封郵件說我在尼日利亞被人偷了錢包,丟了機票,需要他們即刻匯錢至某一個帳號等等。那時我在家中看著小說,根本不知道還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在我的頭上。我小兒子即刻就發了一個gmail郵箱的邀請(那時申請gmail郵箱,一定要有人邀請才可以),這時我發現我的一位美國朋友,已經發出了兩個電郵問我為甚麼去尼日利亞,是不是真的遇上了麻煩,而且,那個盜用我郵箱的人還用我的郵箱回電郵,說是真的,並催他們趕快匯款。我一看事情在一天的工夫就會發展得這麼快,我趕緊取消我的yahoo戶口,並告知所有的聯繫人我的戶口被人盜用。又打了幾個電話,給那些回電郵的親戚朋友,我沒有去尼日利亞,別匯錢!!

        我只是一介平民,還遇到這種事情,更不要說是公司的網站。

        昨天我打開我們公司的網站,讓我大吃一驚;主畫面跳出了一個大胸脯,懗得我趕緊關閉,即刻打電話給公司IT部,原來又被“有心人士"侵入了。使公司的網站不能正常工作,同時也影響公司的形象,真讓人氣憤。

        我們受到的影響只是造成一些經濟上的損失,若是國家該怎麼辦?試想想國防部的電腦突然下了命令:發導彈去某一個國家,時刻都可以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戰。

        我們這群使用網絡的一般用家,對網絡的安全不是很清楚。所以我們必須學習知道網絡的機密性(是指保護敏感或機密的資訊,防止向未經受權人士披露。)完整性(是指保護資訊內容,防止未經受權人士更改,以保證資訊的準確與完整。)可用性(是指資訊經過批准下,可讓獲受權人士閱覽所需的資訊。

        現在搞網絡安全的人才是相當的緊缺的,他們的責任有如前線的士兵,並且天天都在打仗,因此他們中高手的薪水也是天文數字。

        無可否認,網絡給我們的生活帶來了方便。我們可以不用電話打長途,用網絡電話就不用花一分一毫。我都已經兩年沒有買DVD影視光碟了,想看就上網絡好了,一開始還不敢看,以為是非法的,現在在各大電視臺都做廣告了,應該沒有問題了吧。

        民眾都習慣了網絡,網絡也成為了我們生活的一部份,所以如今網絡安全無論大到國家還是小到個人,都變得更為重要。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損失,我們要時刻保持警惕,提高安全意識,防止別人惡意的侵入。

    任何科技的發展,在給人們帶來便利的同時,也會造就一些新的問題,人們在解決新問題的同時,又催生新的研究課題,科技就是這樣進步著,人類也是這樣一步一步地前進著。

    -------------------------------------------------------------------------------------------------------

     

    之乎者也        曹小傑

     

        耶魯大學人類學家詹姆斯·斯科特(James Scott)有兩本書很有影響力,《弱者的武器》(Weapons of the Weak)以及《統治與反抗藝術》(Domination and the Arts of Resistance)。兩本書中都論述到了“隱藏的文本”這個概念。斯科特喜歡對一些詞語追根溯源,認為目前所用的一些敬語,在詞源上體現了當時的一種權力關係。這樣的視角是很獨特的。

        值得一提的是,斯科特並非最早使用這種分析視角的人。法國哲學家福柯早就在《詞與物》一書中對這種權力關係進行了分析。或許福柯也未必是最早者,但無疑是最有影響力者之一。

        中文裡面的“您”,如今基本算是敬稱的一種,單單強調禮貌的意思。但如果從斯科特或者福柯的角度來看,在這個詞產生的最初階段,使用時可能就有些卑對尊的意味。如果細心的話,你會注意到這個現象。在南方很少有人使用“您”,而往往以“你”稱呼居多。相對而言,北京人就特別愛用“您”的稱謂。

        在前面所提到的書中,斯科特分析了馬來西亞的農民生活,特別是農民與地主之間那些日常的潛隱的權力關係。他認為那些越是權力關係明晰、等級森嚴的地方,“隱藏的文本”的現象就越濃厚。在斯科特眼中,敬辭恰恰是最典型的“隱藏的文本”。在北京皇權意味濃厚的地方,自然分外講究敬辭,至今沿襲下來。而南方山高皇帝遠,就相對要樸素直接些了。

        語言符號不僅體現權力關係,有時還體現某種身份感。比如在古代,會用優雅的詞語組織七言佳句,你就會受到別人的吹捧;而憋了半天才像薛寶釵弟弟薛蟠那樣吐出幾個粗鄙不堪的詩句,大家就會一致取笑。正是這種詞語與身份的關係,魯迅筆下的孔乙己才會整天把之乎者也掛在嘴邊。當然,孔乙己自認為這樣會很有身份。別人是否也這樣認為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那些很有歷史的地方,對身份更露骨的強調方式就是規定某些詞彙只能供特權階級使用。這裡面最典型的符號就是冊封的頭銜。在歐洲歷史上,有名氣的貴族都有很長的頭銜。聽說西班牙有個在世的女公爵,擁有四十多個王室頭銜及上百個世襲頭銜,人稱“世界上最高貴的女人”。

        還有個有趣現象。移民文化研究中,不知是否有人對移民的語言習慣進行分析。想必是有的。移民要想融入到當地的文化中去,首當其衝的應該是語言的融入。會正確發出那個聲音來還還不夠,還有口音、聲調、縮詞的細微差異。because在標準的發音中,字母b肯定是發音的,而且auəɒ音。但是Kiwi喜歡省略b,並且吐詞短促得很。那些在新西蘭生活了較長時間的華人,在這些方面一般與Kiwi差異就不大。或許恰恰是這種細微的差異以及由此所引起的模仿行為,揭示出新來者與宿主文化之間某種微妙的地位與權力關係。

        當然,這裡面的權力關係並不總是那麼單向。有個小故事,說的是根本不懂英語的先生去旅行。早上旅館的侍者敲門送早餐,笑著問候“Good Morning!”他以為是人家自我介紹,於是也笑著說“我是王小二!”第二天侍者繼續,他有些不解,昨天不是都介紹過了嗎,但還是回了。後來朋友告訴了他英文的意思。第三天,侍者進來,他首先笑著大聲說“Good Morning!”對方笑著回道“我是王小二!”

        語言符號往往可以成為理解這種種社會地位、權力關係的絕妙工具。

     

    《蓮》第二十章洞房淚燭        何學威

     

    5、斬斷情絲

        得樂扶著東倒西歪的妙仁與妙梁分道而行。

        妙梁回到客廳吩咐奴僕道:“我回洞房歇息,誰也不要來打攪。”奴僕們小心翼翼地回復:“奴才明白。”

        洞房六十四支紅燭高照,已是人去房空。妙梁環顧四壁欲哭無淚,他看著龍鳳床上的紅色蓋頭,緩緩走過去,用手抓起來,凝視良久,又鬆手讓其慢慢飄落,披著蓋頭新人蓮的影像出現眼前,妙梁會心微笑,看得出神。

        六十四支燈花依次爆響,妙梁轉頭看著燭臺上的淚燭,回過神來,新人消逝,他神色黯然,幾個大弧度地轉身,歷數六十四朵燈花,:“一、二、三……六十四”像是閱盡人間愁苦,眼睛終於落在牆上掛的龍泉劍,他一個箭步跨過去,取下龍泉寶劍,將劍從劍鞘中“唰”地抽出,妙梁用劍梢挑起書案上蓮的那張畫像,凝視良久,畫中人眼眶中淚光盈盈,他將畫像輕輕挑起,畫像在空中緩緩飄落,妙梁揮劍閉目斬去,畫像並未被斬成兩半,落到了地上,他繼而開始了斬斷情絲的遊戲。

        妙梁心中低低喊著:“我要斬斷情絲,一,”

        妙梁手舉寶劍,先用劍梢壓滅一支紅燭,然後拼命揮劍斬斷紅燭,“唰”地一聲,燭頭應聲落地。

        妙梁發狠又數:“二,”

        妙梁手舉寶劍,先用劍梢壓滅第二支紅燭,然後拼命揮劍斬斷紅燭,“唰”地一聲,這支燭頭又應聲落地。

        妙梁喊聲更大:“三,四,五——”

        妙梁越斬越快,只見支支紅燭落地,最後一掃而空。

        妙梁說:“什麼八八六十四?我叫你九九歸一,一掃空。”

        六十四支紅燭全部落地,洞房內一片黑暗,唯有一輪西沉的慘澹的月光斜射進來,正好照著書案上蓮寫的那幅字,妙梁又用劍梢挑起了蓮的那張字,他看了一遍後,毫不猶豫地用劍挑起來,然後讓它在利劍下變成無數碎片。

        妙梁像是輕鬆了許多:“完啦,走啦,我也走啦。”

        妙梁將龍泉劍掛回牆上,旋即往外走,回頭又看看他加工後的洞房,已是七零八落,慘澹的月光照著蓮的畫像,可憐地躺在地上,砍落的紅色的淚燭從畫像的兩隻明眸裏流了下來,宛若血淚。

     

        莊王準備上朝,碧姬為其整理服裝。

        碧姬小心翼翼地問道:“聽說妙善又被押送回了後園。”莊王答道:“難道還要請她住太子宮嗎?”碧姬道:“大王,此事還是從長計議為好。”莊王道:“如何從長計議?現今已毫無迴旋餘地。”碧姬道:“大王,臣妾求您對妙善寬容為懷,她好歹曾是您的義女。”

        莊王怒道:“妳千萬別再提義女二字,她都將寡人的臉面丟盡了,妳聽聽人家是怎麼說的,說這是千古未聞的千古奇觀,太子窩囊,不敢直說寡人,實際在說當國王的窩囊,你說?還有比這個更叫人下不了臺的事情沒有,沒有了,真是聞所未聞。這都是那位義女幹的好事,妳說寡人能不氣嗎,能寬容她嗎,對這種事也容忍,朝廷百官會如何想,叫別人怎麼看?還有無王法可依,還有無威望可言?”

        碧姬無言以對,只好怯怯道:“大王能否不讓妙善受皮肉之苦?”莊王道:“死罪暫免,活罪難饒,先送禦馬廄,教訓,教訓她。”碧姬道:“那已夠她消受。”莊王道:“放著好好的太子妃不當,自作自受。”

        黃門安趕來稟報:“大王,太子又已離宮,不知去向。”莊王吼道:“非得將他找回來!”

        彩蟾驚惶失措稟報:“大王,太后,她不行了,您快去吧。”

        莊王大驚失色道:“為何?”彩蟾回稟道:“中風癱瘓。”莊王厲聲道:“有關太子及太子妃的事情,誰也不准走露一個字到太后處——去太后宮!”

     

        妙梁還是來到百樂坊找拂雲。得樂塞給媽媽三錁白花花的銀錠,媽媽連忙用衣袖兜起來說道:“太子殿下的事情,就是媽媽的事情,何必如此客氣。”得樂道:“您知道,太子這段心情不好,要在您這兒多呆一陣,讓拂雲姑娘多陪陪他。”媽媽道:“這是理所當然,難得有如此好的機會給殿下盡心。”

        雅室裏,拂雲對妙梁說:“陪我喝點女兒紅如何?”妙梁道:“我現今萬念皆空,百味皆無,妳給我喝什麼都是酒,喝什麼也都不是酒。”拂雲說:“那就好,我給你白水一杯。”妙梁道:“細想起來,平平淡淡方是真。”

        妙梁走到書案前,提起筆在一張紙上洋洋灑灑寫了兩行字:

       “濃濃密密難為意,

        平平淡淡方是真。”

        妙梁道:“留給妳吧。”拂雲說:“多謝殿下賜我墨寶,拂雲為你彈首曲子,如何?”妙梁道:“好。”

        拂雲彈起了《幽蘭》。妙梁沉入遐想,蓮又浮現眼前。

     

        禦馬廄內,馬正給蓮交待一些事情,蓮手提鐵鍁恭謙地聽著。

        馬正道:“這禦馬廄的馬正是養膘熬冬的時候,要備足很多飼料給百匹禦馬吃,馬廄人少活多,妳就先清掃這馬廄內的雜草和馬糞吧。”

        蓮恭謙地說:“小女聽馬正吩咐。”

        馬廄內臭氣薰天,蓮用鐵鍁清除馬廄內的草墊馬糞,每一鐵鍁都只能鏟動一點點。

        禦馬廄的馬夫都同情的看著她,誰也不敢幫她。

        馬廄外有衛兵來回走動,監視著蓮的行動。

        一口深井,蓮用吊桶打水,她一把把提拿繩索,將水桶提出來,傾倒到桶裏。

    蓮艱難地將兩桶水挑至馬槽邊,一桶桶倒進馬槽飲馬。

        蓮踉踉蹌蹌將最後一擔水挑到馬槽邊時,她人暈倒,頭部伏在馬槽裏……

    蓮被冰涼的水凍醒,又掙紮起來繼續鍘草。

        鍘刀很大、很重,草料很粗、很硬,蓮每鍘一刀下去,都要付出很大的力氣,但她依然咬著牙,含著淚,一刀一刀地鍘……

        蓮的雙手開始出血,鮮血滴落在草料上。

        衛兵在遠處逡巡。

        一個老馬夫躲在馬廄裏,眼看著蓮的苦況而偷偷落淚。

        南方的冬季總是那樣陰冷潮濕,已是隆冬來臨,天寒地凍,晚來風欲雪。呼呼的北風橫穿整個馬廄,無一處可以低檔風寒。

        蓮提著馬燈,一間間馬房查看。

        一間馬房內,一匹剛出生不久的小馬駒瑟縮在角落裏,十分寒冷的樣子,讓蓮看著心痛。她先用草料覆蓋為之取暖,然而一股北風吹來,小馬駒身上的草便蕩然無存。蓮為此非常焦急,於是跑到她臨時住宿的馬棚裏將自己夜晚唯一驅寒取暖的薄被子拿來裹在小馬駒身上,小馬駒這才安穩下來。

        母馬靠近蓮,對著蓮的臉泯耳嗅鼻,然後踢腿攢蹄。

        蓮輕輕撫摸母馬,淚水像泉湧一般嘩嘩流了下來。

     
    Tags: 【来源】
    】【打印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以文会友第七十期 下一篇以文会友第六十八期

 

chinanews
新西兰中华新闻通讯社NZCNA|联系我们|广告服务|隐私声明|版权声明|法律顾问|新西兰中华新闻网 www.chinanews.co.n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