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首页-> -> 华新网视 -> 纽国华社

    以文会友第六十八期
    2011-07-23 07:39:08 字体:【 】 【繁体

       以文会友        纽西兰华文作家协会    文艺沙龙   主办

                 

     電話﹕09-6317488   E—MAILccsalon8@gmail.com

                      

     

    「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要捍衛你講話的權利。」---伏爾

     

         

    ●京劇漫談之二                                                               穆迅

    ●愛智慧隨想                                                                   曹小傑

    70億與我                                                                       立言

    ●香港的社會教育                                                            珂珂

    ●《蓮》第二十章洞房淚燭  3.終生密友                         何學威

    通告蘭:第三屆新西蘭讀書文化節攝影大獎賽

    ==============================================================================

     

    京劇漫談(之二)                   穆迅

     

        剛入大學,適逢全國現代戲曲匯演。學校安排我們新生到劇場實習,希望我們對戲劇藝術有個感性的認識。實習內容無非就是門口檢票、打掃前後臺、觀摩演出等。看戲當然是最愜意的事,尤其是好的戲,如酷暑飲冰啤。印象最深的應屬李(注一)的湖南花鼓戲“補鍋”。那時的李一只有十七歲。亮麗的嗓音,青春活潑的女娃身段吸引著我們,同學們評頭品足認為這個小姑娘將來有出息。但誰也沒想到文革後她竟能出息到全國公認的民歌一姐。

        記不清是那個時候,還是晚一些時候,我還看了上海京劇院演出的現代京劇“海港”。李麗芳收放自如的演唱令我訝異,如此高尖的京劇唱腔也能讓她掌控得像演繹西洋歌劇那樣輕鬆。尤其“進這樓房,常想起……”那一教育韓小強的唱段,起伏跌宕的拖腔全靠腹腔丹田頂出。她那底氣十足,能在高音區域如雄鷹自由翱翔於萬仞山中的表演,顯示出她駕馭高難度演唱藝術的能力。

        更沒有想到的是七、八年後我竟能站在李麗芳身邊,被人介紹道:這是咱們劇組新分配來的大學生。

        那一場見面至今仍記憶猶新。李麗芳正在扮戲化裝,她從鏡子裡看了我一眼,說:“哦!大學生,分到上海高興嗎?”

        “不高興。”我老實回答。我是北京人,自然還是想回北京。

    李麗芳聽了沒再接話,很快轉了個話題。

        事後,陪我見李麗芳的馬博敏(當時的劇組團委書記、方海珍C組演員,後來的上海市文化局局長)對我說:“你怎麼那樣傻。你走後李麗芳很生氣,說,瞧這個大學生架子真大,連樣板戲劇組都看不上!”這時我才知道我露了怯。

        李麗芳,出身貧苦,姐妹均以唱戲為生,姐姐李惠芳比她更有名氣。李麗芳原是志願軍京劇團主要演員,戰爭結束後全團轉業到寧夏。文革前因演“杜鵑山”中的柯湘,被江青看中,特地調往上海京劇院“海港劇組”任方海珍A組演員。B組演員是北昆的蔡瑤銑。

        有人說李麗芳比較“左”,我倒認為,她還算單純。在那個特殊環境裡,要保住一線演員的地位,不“左”點恐怕很難。老舊的京劇演員大多只不過以唱戲為生,談不上什麼覺悟。她在那個位子能體諒一般演員,以身作則,平易近人,已屬難得,就不要強求了吧。

        她屬於贖買政策藝人,工資較高,一個月大約四百四十塊。我這個大學生一個月也才只有六十元薪水,更不要說群眾演員了。那時的上海計程車五元錢可坐很遠。每當演出結束,李麗芳總會問演員誰順路可搭我的計程車。

        文革時期一般外地巡迴演出,轉場裝卸舞臺,李麗芳總是與演職人員一道搬運服裝道具,直到深夜。這在當時樣板戲劇組主要演員中並非都如此。

        她穿著樸素。在那個衣裝單一的年代,說她樸素,意味著她的穿著更加簡單。總是洗得發白的列寧裝,沒有印象她還穿過別的什麼,我懷疑沒準兒自打解放後就一直這身打扮。也許出於某種原因她是有意的,但不管怎樣,堅持下來也不容易。

        她雖然是個“老藝人”,談吐中卻少有梨園江湖味,哥們兒、姐們兒、插科打諢、鬥嘴通常還少見到她接嘴。這可能和她曾是志願軍京劇團成員有關,在那裡大概也受過一番新文藝作風的薰陶。

        文革後人們曾懷疑她的這一切都是為了“裝革命”,假的。可是真作假時,假亦真。長期“做作”下來,既不容易,也習以為常,不好嗎?

        李麗芳離開人世已有段時間了,一切恩恩怨怨早已隨她的故去而煙消雲散。面對她的往生,留在塵世的我們還是與人為善,多多記著她的好處吧。

        高志揚,“海港”劇中的第二號人物。扮演者是趙文奎,那時已年近半百,但由於身材高大,魁梧,是舞臺上工人階級理想形象,故演出時仍站當中。他專攻銅錘花臉,嗓音聲如洪鐘,據傳他年輕時在京劇界有“東亞之雷”美譽。只可惜“海港”的唱腔不適合他演唱,調門較高,加上已屆中年,往往力不從心,稍有不適,嗓子就出狀況。故“海港”拍成電影時改由李長春配音。更甚者在七三年七一獻演時趙文奎突然啞嗓子,整場失音,造成不良影響。好在趙文奎為人厚道,從不惡語傷人,人緣較好。因此劇組領導也不想追究,事後就不了了之。然而自打那次事故後我很少再聽到他唱“海港”了。

        文革結束後,恢復傳統戲演出,人們期望趙文奎能重出江湖,一展往昔“東亞之雷”雄風。但事與願違,忠厚老實的趙文奎,脾氣卻倔強如牛,死活不肯出山。領導、徒弟“N”顧茅廬,他就是不為所動,依舊過著自我退休的閑清生活。我們都有點納悶兒,這不像他平時為人的表現,老趙怎麼啦?

        回過頭來再想,看似軟弱的老趙,容易被人欺負。雖然表面上笑呵呵地逆來順受,內心恐怕傷得不輕。遠離舞臺也許是他反抗的唯一選擇。

        文革末期和文革結束初期,“海港”劇組曾組織過小分隊下基層為工農兵演出。趙文奎也登臺獻藝,這是他藝術生涯中最後的絕唱。照例他回避“海港”,卻氣貫長虹地演唱京劇“平原作戰”中趙永剛的“哪裡有人民哪裡就有趙永剛”一段。那激情而又張揚的氣勢,進退拿捏自如的信心,我們又看到了昔日的“東亞之雷”。

        海港”劇組還有一位演員值得書寫,那就是艾世菊。艾老還健在,估計要九十多歲了。他在“海港”中扮演唯一的反面角色——錢守維。艾老是“世”字班出身,專攻武丑,功夫了得。更讓人敬佩的是他能武也能文,口齒咬字清楚得連文醜演員都自歎不如。上了歲數後,艾老不能武打了,靠著他精湛的表演和念白在舞臺上仍舊能保持藝術的青春。

        艾老之所以受人尊重,在於他對演出的敬業。仍舊是小分隊演出,年近花甲的艾老翻跟頭,拿大頂活分得像個不知疲倦的彈簧。觀眾見“錢守維”也有武功,滿堂喝彩。此時只有我們工作人員看得出艾老的疲態。他在硬撐,在竭盡全力。此景此情,你能不尊敬他嗎?。

        別看他臺上活靈活現,在後臺他就像個泥菩薩,盤腿坐在道具箱上,閉目養神極少與人搭話。人們知道他的習性也很少上前打擾。鑼鼓響了,該上臺了,他磕掉煙袋鍋裡的關東煙,穿好行頭,默默走到側幕邊。一聲長嘯,他疾步沖上舞臺,似幽賊嘎然而止的亮相,兩眼如鷹瞳攝物,頓時換了個人。

        在生活中,演員就像普通人一樣有著五彩繽紛的人生軌跡,有的耿直,有的柔弱。有的豪爽,有的文雅。有的機關算盡,有的大大咧咧。可是一旦他們站在聚光燈下,面對觀眾,卻個個視舞臺為自己的生命,儘管汗浸水衣(注),痛箍盔頭,銀槍舞雨,粉袖生風。無不傾全力散盡才華,春蠶吐絲般一場戲接一場戲地編織著美麗的藝術彩衣。

        京劇屬非物質文化遺產,你只能在舞臺上實實在在地看見。大幕關上了,一切就化為烏有。沒有記錄,沒有檔案,只有記憶。她之所以能一代一代傳承下來,靠的全是演員師傅的言傳身教,京劇行話叫“說戲”。師傅看中了你,收你為徒弟,手把手告訴你哪個鑼鼓點上場,手勢如何,眼睛如何,好的師傅還告訴你,此時你扮演的人物心情如何。有天份的徒弟能融會貫通吃下師傅的精華,自身消化,加以提升,進而青出於藍,勝於藍。京劇就這樣一浪一浪地向前發展。

    所以,在浩瀚恢宏的京劇世界裡,你只能這樣說:沒有演員,就沒有京劇。

                                      2011/7/13 於奧克蘭

     

    注一:由於電腦簡轉繁字體的缺陷,這裡的“穀”字是錯的。

    :水衣,一種純棉做的中式白褂。戲曲演員通常在穿戲服之前,貼身穿上水衣,以防汗水浸蝕戲服。

    -------------------------------------------------------------------------------------------------------

     

    愛智慧隨想                            曹小傑

     

        英文中很多詞都是合成詞,拆分它們有時能發現其背後所蘊含的深意。以哲學的英文詞為例。philo意指愛而sophy意指智慧,兩者合在一起,philosophy便成了愛智慧的學問。哲學本身並不意味著智慧,而是尋求智慧的過程使得它變成了哲學。

        說是有人去德爾菲神廟請示神諭,問希臘最聰明的人是不是蘇格拉底,答覆是肯定的。蘇格拉底聽說後感到奇怪,因為他自認為自己是無知的,無知的人怎麼反倒會成了最聰明的人呢?他四處找聰明人對話,試圖證明神諭是錯的。但在對話的過程中他發現,那些所謂聰明而又智慧的人大抵名不副實。蘇格拉底才醒悟,他之所以被神諭視作最聰明的人,不是因為他有知識、有智慧,而是因為他自知自己無知,不斷去追求智慧,愛智慧。

        蘇格拉底的這個故事也恰恰說明瞭,許多自己跳出來說自己就是哲學家的人往往並不是真正的哲學家。因為愛智者總是有自知之明的,他明白自己的無知,正是明白自己的無知才會不斷去追尋智識。愛智慧是個動態的過程而非靜態的結果。

        刺激人不斷去追尋、去沉思的因素並不只有自知之明,還包括外界的因素。這就涉及到有趣的問題了:哲學家一般誕生何處呢?有文學家的地方就一定有哲學家嗎?

        比如說,新西蘭有哲學家嗎?簡直難以找出來。新西蘭有文學家嗎,答案幾乎就是肯定無疑的了。歐洲呢?有大把的哲學家和文學家。美國有哲學家麼?也有的,但偏向於實用主義,杜威那種風格的。傑克·倫敦、海明威似的文學家也不少。拉美也有文學大師的,比如《百年孤獨》的瑪律克斯,2010年諾貝爾文學獎獲主馬裡奧·略薩。

        似乎可見,生活安逸的地方是產生不了真正的哲學家的。因為那兒沒有刺激他們靈魂的痛苦與煎熬。安逸的地方只適合生產文學家,他們可以用文筆書寫美好而又寧靜的東西。比如新西蘭,與世無爭的環境,被大洋環繞的景觀。島上沒有蛇、虎、獅等猛獸,當然動物園中的除外。她像頭溫馴的綿羊,又如世外桃源,能給作家足夠的靈感去書寫。在安逸地方產生的文學作品,似乎也多偏向安逸、浪漫的風格。

        越是苦難深重的民族越是可能產生深沉的思考者。因為那兒有許多值得他們沉思、追問的問題,有許多打破他們慣性思維的活生生的事實。同樣可以想像,痛苦的地方亦能產生文學大師,那種文筆風格、主題內容肯定是有別於安逸之所的。比方土耳其的文學大師,印度的,中國的,更傾向於書寫歷史的憂鬱,現實的苦難。他們的寫作風格也往往峻峭,深沉。

        但又必須提到的是,痛苦之所也好,安逸之所也好,得有一定的文化積澱。非洲有她自己的藝術形式,那精彩的鼓點與舞姿,達到了別的地域難以企及的高度。但于文學家與哲學家就少了。蓋因這二者似乎更強調一種歷史性的沉澱,而不單單是靈感的爆發。

    還有一個有趣的現象:哲學家往往是長壽的。難道沉思可以讓時間變得更緩慢,或者讓他們對時間的體驗更豐富而又密集麼?還真有人做了研究。發現大多數哲學家,不管他是唯物主義哲學家還是唯心主義哲學家,對生命都能抱持一種積極的態度,一如海德格爾存在主義哲學中所謂的“向死而生”。正是這種輕鬆而瀟灑、豐滿而充實的生活態度,使得他們更為健康長壽。

    -------------------------------------------------------------------------------------------------------

     

    70億與我                              立言

     

        報載,今年10月世界人口將突破70億,如此龐大的同類人數,未免令人產生被壓倒窒息的感覺。

        來自世界數一數二的超級大都市。我對人口壓力體會尤為深刻——

        “文革”開始不久,19668月紅衛兵大串聯,上千萬人頃刻湧進北京,年幼的我隨父母走在王府井大街上,周圍摩肩接踵的躁動的人群猝不及防,走不過500米鞋子已經被踩掉3次,滿眼紅旗紅袖章紅標語,人人臉上殺氣騰騰,夏天不洗澡的油膩的汗味充斥在空氣裡,恍惚中好像走在無數頭狺狺的獸類中間,轉眼就可能被吞噬,我嚇哭了……

        80年代中期有一次到北京火車站送伯父伯母回上海,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故,臨時有三個車次未能準時發車,候車室裡擠滿了等待出發的旅客,連通道裡和座椅上都站滿了怨聲載道的人們。隨著檢票口服務人員的出現和隱沒,人群裡開始有暗流湧動,有人摔倒,有人慘叫,更多的人身不由己隨波逐流,千百張嘴操著各地方言在叫嚷震耳欲聾,我則拼盡力氣護住身邊的兩位老人,艱難的朝有柱子的地方迂回躲避,那種在洪流中陷於滅頂的恐懼終生難忘……

        對人群擁擠的壓迫感是我移民紐西蘭的重要原因之一。

        來到這天藍草綠的白雲之鄉,更加助長了我怕擠的心理:為此寧願不計報酬的菲薄選擇避免朝九晚五的職業;在早晚高峰期儘量不駕車外出,即使外出也儘量不走高速路;去銀行、超市甚至游泳、看電影,我多選擇中午或雨天人少的時候;就是去海濱散步小憩,也盡可能避開週末、假日。每次意識到自己能逃避擁擠,多半還是基於外子的勤勞刻苦,因此對他格外回報一份感激。

        世界人口70億,增加的主要部分在亞洲、非洲不發達國家和地區,我們在奧克蘭很少能感受到。一年增生800萬,10億人口在挨餓,土壤被侵蝕、魚類減少、冰川融化……這些都是自然界對人類的警告,警告人類不要放縱自己的貪欲對我們賴以生存的地球巧取豪奪。上帝造人之初,明確告訴人類要做地球的管理者,管理地上的走獸、水裡的魚、空中的鳥,但人類犯罪後的貪婪卻使管理者變成了掠奪者,地球好像一條超載的百孔千瘡的破船,在掙紮和戰慄中搖搖欲墜……

        紐西蘭是個崇尚環保的國家,我們能在這裡擁有一片土地,擁有明淨的藍天白雲,相比起同時生活在地球村的另外69.999億人口,該是何等的幸運。我不能改變尼日爾的婦女一生生育7個孩子,我也不能影響印度國民在2011年達到2.1的更替生育率,但我可以從我自己開始,在每一天的生活中減少能源的消耗,力求達到綠色環保健康的生活方式——我去超市會儘量用自備的購物袋;我家的電燈都已換成“節能”並人走燈關;我的筆記簿和紙張從來都寫滿兩面;我用洗米的水澆花,用菜皮自製肥料,甚至在後院開闢了一個小小的菜圃享受自耕自食的樂趣……

    相對於世界人口70億,每一個個體“人”就如宇宙塵砂一般的渺小,但是為了我們的未來,為了我們的子孫後代,我們實在應該從我做起,一點一滴的在生活細節中切實負起管理地球的責任,做一個合格的高素質的“地球村村民”。

    -------------------------------------------------------------------------------------------------------

     

    香港的社會教育         珂珂

     

        那天我正在“聚精會神"的等著電梯。只聽見一陣銀鈴般的笑聲由下至上的飄來,當電梯的門打開時,看到鄰家的女孩從電梯內蹦了出來。她見到我,就大聲的說:“Auntie, 早晨! (粵語,相當於普通話──早上好)"

        我笑著回了一句:“早晨,甚麼事令你那麼開心?一大清早就笑個不停?"

        她笑著說:“我明天就滿十六歲了。"

        “噢,大女孩了,是嗎?是不是好開心收到了好多的生日禮物?"我問道。

        “不是啦,這比收到禮物還開心呢。因為我從明天開始就可以去捐血了。"這小妮子高興的告訴我。

        這個回答讓我真的意想不到,因為在我眼裡的香港的孩子,大多數都很會打扮,很注意外在的東西。沒有想到的是他們會從小就有這樣的內涵和情操。

        這時,她又說起了前些日子她由於沒到歲數,所以沒有捐過血,還曾被同學嘲笑過呢。她高興地說:“這下好了,我終於夠秤了。"在她的心目中,捐血也是考量自己的膽量和長大的一個標準。

        小女孩的話使我開始了思考:在香港,人們多多少少都有著自己的信仰。多數的人們都以幫助他人為榮。每年電視臺的慈善捐款的大型節目很多,人們從小到老都積極參予,不是為了名,更沒有利。但都認為參加了就是支持了香港的

    社會。賺錢是從社會中來,也最終時要回饋給社會。

        在香港沒有政治教育,捐血不需要團員、黨員帶頭,但良好的社會教育,積極參與公益活動,就能使人在實踐中從小明白道德的觀念。香港的學校從小就教育著學生奉獻社會,他們視“捐"文化為榮。

        孩子們從小就在學校接觸慈善團體,參加各種募捐活動。你若在星期六早上出街時,一定會遇見許多的孩子們三五成群的在賣旗(那是一種黏貼在身上的一個募捐標誌,隨心意,捐多少都行)。

        每當哪裡發生了災難,香港人總是一馬當先捐款、捐物的大力支持災區。因此,香港的人總是捐款比其他的地區要多很多。就連小孩子也會捐出自己的零用錢。

        在香港的學校中的這種社會活動非常的多。我還記得我小兒子第一次參加為獨居老人大掃除時的光景,到現在想起來還會是令我大笑不已。那是兒子第一次參加這樣的社會活動,他們從老師那裡領取了清潔劑和工具,就三個人一組的分派到各家去做清潔。香港的孩子自立性並不是很高,可能他們在自己的家中都不曾做過家務,但他們必須在社會中摔打才能在德育上進步,學校以及社會對他們提供了不少這方面的教育。三個9歲孩子(兩個女生,一個男生)一組,女生們都很精,一進門就喊:“男生負責廁所!"然後女生們就開始在客廳中擦起塵來了。我兒子告訴我:“從來沒想過廁所會有那麼臭的,幾乎用了整瓶的潔廁靈,還是覺得沒刷乾淨。"“真的希望可以可以帶上Tina(當時我家的菲傭),她一定會刷的比我乾淨。"聽他這麼一說,我大吃一驚,他可不能有這種想法。於是我強忍著笑去我教育他:就是要你自己去鍛鍊一下,把身上的驕嬌二氣改掉。不然你將來就無法去獨立的面對社會。不知當時他聽進去了多少,但是他今天選擇了讀醫科,可以去面對各種挑戰,這使我十分感謝學校中的社會教育科。

    香港多數人的心很好,很有同情心,很守規矩,很有修養。鄙視那些不守規矩的人與事,所以才有今天的社會風氣。現在國內人真的富有了起來,但鮮有富豪有回饋社會的心卻讓人很遺憾,希望內地的國人們能夠早一些學習香港社會的一些好的經驗,提高國人們的道德水準。

    -------------------------------------------------------------------------------------------------------

     

    《蓮》第二十章洞房淚燭                         何學威

     

    4、終身密友

        王宮內奴才僕人、宮娥彩女一撥一撥,到處都在尋找妙梁太子。眾人都在問:“看到太子沒有?”黃門安吼道:“太子都出宮了,還在宮裏找什麼?”

        都城街區,王宮馬隊在巡行,有兩匹禦馬被人牽著,阮仁山騎在馬上,仔細尋找妙梁太子的蹤影。

        小巷中有妙梁和得樂的身影一晃而逝。

     

        太子宮洞房內,紅燭高照,燭花爆響。蓮一人端坐書案前,正在專心書寫一幅字的最後幾個字:

        “目中有花,則視萬物皆妄見也;耳中有聲,則聽萬物皆妄聞也;心中有物,則處萬物皆妄意也。是故此心貴虛。”

        條幅旁擺著妙梁畫的蓮的像。

        妙梁一人回到太子宮,眾人如見菩薩道:“太子殿下,您可回來了,這就好啦!”妙梁問道:“新人呢?”眾人回答:“還在洞房,一直未出來。”妙梁徑直入內。妙梁看著蓮端坐書案前問道:“妳為何還未回荷澤院?”蓮說:“我在等太子回來。”

        妙梁一口氣說道:“就像戀人等情人那樣等嗎?不,還是像愛妻等夫君那樣等?夜不能寐,輾轉反側,不是,妳不是戀人、不是愛妻,更不是太子妃,可別人還以為妳是,妙善啊,妳真會折磨人。”蓮說:“殿下,我知道你心裏很苦,我心裏也很苦,我不想太子這樣。”妙梁道:“那妳要我怎樣?”蓮說:“太子是國儲,是王位繼承人,以後這國家靠太子治理,百姓靠太子愛護。”妙梁道:“王位於我是身外之物,情愛於我是心中之神。”

        蓮說:“太子,你慢慢將情念沉潛下去,何理不可得?把志氣奮發起來,何事不可為?今夜舉動,你是將自棄之心觀理,將萎靡之態處事,只會是模糊過了一生,我不希望太子是這樣的人,我相信太子不會是這樣的人,我假如能作太子終身密友,那是妙善的福分。”

        妙梁淚如雨下道:“為何一定要做終身密友,以理相待?為何不能朝夕為伴,為情相守?”蓮說:“太子,妙善相信你終歸會振作的。”妙梁道:“妙梁面對此事,無法理智,只能一任沉溺,直至滅頂。”蓮也動情地說:“妙善雖不能與之同床共度愛河,卻願與之同舟共濟苦海。”

        妙梁似乎清醒了一點道:“妙善,時候不早了,我送妳回荷澤院吧。”蓮真情訴說道:“妙善一輩子不能也不會忘記太子的情分。”妙梁細心呵護道:“披上蓬吧,夜深怕著涼。”

        妙梁為蓮披好鬥蓬,雙雙離開洞房來到太子宮外。

        蓮抬頭看看深邃的夜空,提議說:“今夜月明星稀,我們一道走回荷澤院吧。”他倆走在花園曲徑上,妙梁不禁吟道:“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何枝可依?”蓮接著也吟道:“山不厭高,海不厭深,周公吐哺,天下歸心。”

        妙梁與妙善邊說邊走,像對令人羡慕的情侶,又像患難之交的摯友。

        人之愛起於自私而終於犧牲;起於愛自己,而終於愛他人。愛可以擴而大之,大而化之;愛可以轉化,濃縮,昇華;愛可以隨著程度的不同而變得更加深沉乃至永恆。

        愛到極致,愛其所愛;至愛無私,大愛無痕。

        稀疏星星的夜空,此時盡然升起一輪朗月。“哇!哇!哇!” 一隻夜行的孤雁,飛掠長空,發出寂寥揪心的鳴聲。

     

        酒宴結束歸去的王公臣子們走在甬道上,趁著酒興七嘴八舌議論開了:“新婚大典不見新人這事本來就蹊蹺。”、“新婚之夜,新郎跑出來了,更是聞所未聞。”、“聽說義女妙善人家本來就不願做太子妃,何必強人所難,結果事與願違。”、“弄得王后也昏倒了,太子也氣跑了,太子妃也好不了,大王這下著難了。”

        大家正說到興頭上,忽然遠遠看見妙梁與蓮一起走過來,於是停下腳步,一個個側目,大為不滿道:“新婚之夜往回送新人,這算當的什麼一品新郎,太子也太窩囊了。”、“真是千古未聞的千古奇觀。”

     

        碧姬扶著心力焦悴的莊王坐在車子裏,霓裳扶著還未醒過來的王後坐在車子裏。兩輛華輦過來,黃門安在前面開道。眾人看見華輦和黃門安,知道誰在車上,趕快收口,急急離去。妙仁一人東倒西歪地走過來,口裏念叨著:“沒見過如此掃興的大典,沒見過如此糟糕的婚禮。”

        妙仁走到大樹旁邊吐了一些東西出來,不停地說:“糊塗——糊塗!”

    妙梁從荷澤院折回,正好從妙仁身邊經過,連忙一手扶著妙仁道:“七叔,您喝醉啦?”妙仁道:“我沒醉,醉了方好,免得看見這些傷心事。”妙梁勸道:“七叔,您別難過,妙梁很好。”妙仁道:“很好?你當七叔不知道,新人跑了,婚禮砸了,很好?好個屁。”妙梁忍不住道:“七叔,妙梁為何這般命謇?”妙仁道:“都怪你父王糊塗。”妙梁道:“他也是好心促成。”妙仁道:“哪有捆綁的夫妻?”妙梁道:“父王不知妙善的心。”妙仁道:“你父王只知你的心。”

        妙梁道:“誰知我心?誰也不知!”妙仁道:“賢侄,七叔也不得意。”妙梁道:“妙梁知道。”妙仁道:“你知其一,不知其二。”妙梁道:“您還有過兩情相悅,您還有過藕斷絲連,妙梁什麼都沒有,妙梁只有洞房淚燭,妙梁只有單思苦戀。”

        叔侄倆互相支撐著一路走來,互訴衷腸。

        妙仁關心問道:“妙善現在何處?”妙梁道:“剛她送回荷澤院。”妙仁道:“妙善是個難得的好孩子。”妙梁道:“她志存高遠,追求盡善盡美。”妙仁道:“人各有志。”妙梁道:“我卻心灰意冷。”妙仁道:“何苦強求。”妙梁道:“刻骨銘心的東西一輩子也揮之不去。”妙仁道:“事過境遷,你會好些。”

    妙梁道:“心傷難愈,哀莫大於心死。七叔,妙梁送您回去。”妙仁道:“你已心力疲憊,我送你回去,趕快歇息。”妙梁道:“我送您。”妙仁道:“我送你。”妙梁道:“那就都不送了,您多保重。”妙仁道:“賢侄珍重。”

    得樂跑來道:“殿下,奴才正尋您。”妙梁吩咐得樂道:“我自己回宮,你去送七王爺回府。”

    -------------------------------------------------------------------------------------------------------

     

    通告栏

     

    第三屆新西蘭讀書文化節與人民畫報社(中國)

    共同主辦首屆“人民畫報”杯《今日新西蘭》攝影大賽

     

    為了豐富海外華人文化生活,增進當地華人與主流社會之間的文化交流,第三屆新西蘭讀書文化節聯合中國國際圖書貿易集團有限公司、人民畫報社、新西蘭瑪克威出版社、新西蘭同人攝影學會、天維網、新西蘭華文書店等共同舉辦首屆“人民畫報”杯《今日新西蘭》攝影比賽。

    中國《人民畫報》是1950年創刊的大型綜合性國家畫報(月刊),首屆“人民畫報”杯《今日新西蘭》攝影比賽,將由人民畫報社組織專業評委評選。人民畫報社計畫在第三屆新西蘭讀書文化節舉辦頒獎儀式及部分獲獎作品展,並通過本次攝影大賽向中國讀者介紹新西蘭讀書文化節的活動,部分獲獎作品還將在《人民畫報》(中文版)和《中國畫報》(英文版)雜誌刊登。

    參賽作品內容務必反映新西蘭當今的生活、環境、風貌、故事等。參賽作品數量不限,但必須是201011日以後拍攝的。通過組織攝影大賽和圖片展覽,宣傳新西蘭人的學習、工作和生活情況,尤其是在新西蘭的華人和留學生的學習和生活狀況,促進中新之間的文化交流。

    一、參賽細則

    1、凡是海內外的攝影家和攝影愛好者均可參賽。作者投稿時請按照本次大賽所限定的主題範圍參賽,並注明圖片說明和作者聯絡資訊。本次大賽不收參賽費,只收數碼作品。獲獎作品如需展覽可能要求作者提供RAW格式(原始資料檔案格式)檔。

    2、投稿方式:

    網路作品投稿:登錄承辦方官方網站www.rmhb.com.cn,並在中國網和天涯社區《今日新西蘭》攝影大賽專區投稿。線上提交的攝影作品為JPG格式,圖片大小控制在5M以內,長邊寬度為12003000dpi(圖元)。投稿郵箱:rmhb_web@cipg.org.cnphoto@readers.co.nz

    3、為便於入展作品的影像鑒定,使用數碼相機拍攝的請將拍攝的原始檔保存好,接到調底通知後,須將拍攝時的原始資料檔案和入展作品製作的資料檔案郵寄到組委會或人民畫報社《今日新西蘭》攝影大賽組(中國區);以及新西蘭華文書店(新西蘭區)。

    4、投稿作品僅可作亮度、對比度、色彩飽和度的適度調整及構圖剪裁,不得用電腦或傳統暗房技術作合成、添加、刪除、大幅度改變色彩等技術處理。

    5、凡獲獎作品,主、承辦方有使用權,可在展覽、畫冊、報刊、雜誌、網路等相關非贏利宣傳中使用,不再另付稿酬。

    6、投稿作品的作者應對作品擁有獨立、完整的著作權;投稿者還應保證其所報送的作品不侵犯他(她)人的包括著作權、肖像權、名譽權、隱私權等在內的任何權利。一切法律責任均由投稿者本人承擔。

    7、本屆大賽組委會擁有本次影展活動的最終解釋權。凡參賽作者均視為認同並遵守本規則。

    二、獎項設置及獎品

    本屆大賽將從參賽作品中評選出111幅獲獎作品。

    金獎:1名,獎金1萬元人民幣;(“人民畫報”杯)

    銀獎:4名,獎金各3000元人民幣(或等值獎品);

    銅獎:6名,獎金各1000元人民幣(或等值獎品);

    佳作獎:100名,各獎《人民畫報》或《中國畫報》(英文)全年12期。

    三、徵稿時間:

    本屆大賽自2011710日開始徵稿,截稿時間為201195日止。組委會聘請國內外攝影專家評委對來稿進行公平、公正評選,最終評選出111幅獲獎作品。歡迎海內外各界人士參與,並歡迎新聞媒體採訪報導。

    四、投稿地址

    1、中國區

    參賽作品投稿網址:《人民畫報》官網(www.rmhb.com.cn)《今日新西蘭》攝影大賽專區。

    投稿郵箱:rmhb_web@cipg.org.cn
    連絡人:宋海昕+86-10-6841 4797

              +86-10-6841 4869

            周晨亮+86-10-8841 7463

     

    2、新西蘭區

    參賽作品CD接收:新西蘭華文書店

    地址:672 Dominion Road Balmoral Auckland New Zealand

    郵箱:P.O.Box 27846 Mt.Roskill Aucland 1440 New Zealand

    電話:+64 9 623 1683

    Emailphoto@readers.co.nz

    連絡人:方華(027 623 1683

    何經棠老師(021 167 9841)(英文)

     

    第三屆新西蘭讀書文化節攝影組

    2011710

     
    Tags: 【来源】
    】【打印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以文会友第六十九期 下一篇以文会友第六十七期

 

chinanews
新西兰中华新闻通讯社NZCNA|联系我们|广告服务|隐私声明|版权声明|法律顾问|新西兰中华新闻网 www.chinanews.co.n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