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首页-> -> 华新网视 -> 纽国华社

    以文会友第六十七期
    2011-07-16 06:45:14 字体:【 】 【繁体

      以文会友    纽西兰华文作家协会    文艺沙龙    主办

                     

     電話﹕09-6317488   E—MAILccsalon8@gmail.com

                      

     

    「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要捍衛你講話的權利。」---伏爾

     

         

    寫在匯文集(碧海拾貝)出版之後               珂珂

    拋錨的“大篷車”                            艾斯

    炫富啟示錄                                  大衛王

    “瘋狂”的巴斯侯爵與朗利特莊園                             薇薇

    我的幸福的“小宇宙”                         立言

    珍珠                                        曹小傑

    ●《蓮》第二十章洞房淚燭  3.紅塵知己              何學威

    ==============================================================================

     

    寫在匯文集(碧海拾貝)出版之後   珂珂

        當我收到那本淡雅清新“碧海拾貝"文集的時候,久久的望著那個封面沒有打開書。我想到的是:許多朋友們嘔心瀝血,擇稿,撰文,編輯,排版,封面設計,修訂,印刷,裝訂……為了這本書的面市而作了大量的工作。他們為了圓美麗的文學之夢,無私的付出,花去的除了時間與心神之外,還有精力和淚水。今天手中握著這冊珍貴的心血結晶,那份激動仍然澎湃地泛在我心湖上 ……

        品味各位文壇前輩的佳作,熟練透徹的思路,敏銳脫俗的作風,遊刃有餘的筆鋒,令人驚嘆!

           生活在風光旖麗的奧克蘭,回首著京城的太陽,追憶著羊城的月光,懷念著西湖的落日,思念著洞庭湖的晨光;漫步紐西蘭的街頭,回味著東京的料理,掛念著倫敦的茶點,迷醉在泰國的排檔,沉浸在紹興的酒香;悠閑安坐在自家的後花園,聆聽著雪湖的淒勵風聲,遙望著打令港海濱的夕陽,感受著荷蘭芳香沁人的鬱金香,觸摸著鄉村的刺人的玫瑰。這就是我們的“碧海拾貝",筆墨飛舞間,秦時月漢時關,東方念西方情,盡攬其中;鍵盤跳躍中,奇聞逸事雜談,隨筆評論小說,躍然紙上。

        文壇老友們在方寸之間,論盡天下事,聊盡人間情,更使我感悟到文海浩瀚、山外有山,有著讓我學習更大的空間。

           我初涉文場,筆鋒羞澀,這次能得到眾多老師的呵護和支持,能在書中佔有小小的一隅,備受感動。這次能有幸參予,曾在最初的興奮過後有過徬徨,擔心自己能力不足,甚至有過放棄的念頭。經過主編的正面鼓勵,並得到多位好友們的真情激勵及幫助,使我終於克服了自己的心理障礙,有了小小的作品。這只是我文壇耕耘的開始,我會以更加虔誠的心,竭盡所能,寫出更多自然清新的作品。

        情由心生,字寫我情。回首往事,歷歷在目,甜酸苦辣,不勝唏噓。萬般感嘆,如泉湧般匯入筆頭,化作無窮的力量在紙墨間飛舞,期許能與讀者共用心得,分解憂愁。

        信奉寫作人若人筆化一,文章才能道出一個人的情懷,不須矯飾,不須縹緲,不須弄墨,自然以情入文,了然動情於世。我會堅持我的信念,在享受寫作樂趣的同時,盼能與讀者有更多的共鳴,繼續磨練我的文筆,在這一片的美麗的田園中,耕耘出一個更加絢麗多彩的文壇花園。

           這次匯文成書,不可質疑的是: 大家在分享文學帶來快樂的同時, 可以讓更多的人感受到這份快樂。我真誠的希望文友們可以一致同心,以文會友。在新西蘭這片世外桃源的土地上,綻放出一朵木本生的奇葩。逢春出芽,逢夏開花,年復一年,生生不息。

    -------------------------------------------------------------------------------------------------------

     

    拋錨的“大篷車”                  艾斯

     

        那輛公共汽車就停在海倫家門前,油漆斑駁,很舊的樣子。這種類型的公車不說是老古董,也是很少見了。我先還沒注意到,後來一連幾天這輛車都停在這裡,我就不經意間多看了幾眼。海倫的二兒子光著身子,在車頂上刷著油漆,陽光下,這小夥子一身肉就那麼光花花的亮著,很讓人直接想起“浪裡白條”這個詞,雖然《水滸》讀得並不嫺熟。而海倫更是挽著衣袖,在屋裡車裡忙進忙出,她的小兒子光著屁股跑來跑來,連帶他們家養的大黑狗也興奮得不行。

        “這是你的公車?”

        “對!”海倫很高興地告訴我,說著,手頭上的活並沒停下。

        “你買這麼大個公車幹什麼?”

        “這是我們新的家呀!”海倫言語間有些自得。

        這個能做個家?看著我有些疑惑的眼神,海倫快人快語,“上來!你看,這尾部的小床是小傢夥的,這是熱水鍋爐,這三張床供三個大孩子睡。這個寬的是我的床。”

        “那你們在哪做飯吃?”

        “你看這是灶台,煤氣炊具,很方便。”果然,她不知在哪里弄回來個老古董的小煤氣罐,灶台上面也是古色古香的藤制吊台,上面可放些佐料,旁邊是一碗櫃。說古董,是說樣式,新舊就談不上了。

        “那現在是冬天,天氣這麼冷,你們睡在這裡,晚上不冷嗎?”我似乎關心得有些過分。

        這裡的人喜歡搬家,我們算是領會到了。搬到西區住了五年,鄰居換了好幾撥。海倫離了婚,帶著四個孩子從基督城過來,租著在她媽媽與繼父的這套房子。海倫家孩子多,我們時不時給他們一些斐濟果,還有自家花園裡種的蔬菜。幾個回合下來,咱們家門前的草就被他們家承包了。我們先還覺得不好意思,時間一長,他們不幫我們除草,我們反而有些落憾了。

        “不會冷!你看”,海倫用手拍了下車窗邊的鋁筒,“這是小火爐,晚上點上,就不會冷了”。

        “那你們準備搬到哪裡去住呢?”我知道有些公園或是專門的場地可以供這樣的家庭計程車位。

        “我們準備全國旅行,居無定所!”海倫顯然一臉的豪氣。

        “那孩子們怎麼辦呢?他們都不上學了?”我還是有些不解。

        “我教他們!”

        “是啊,我媽媽教我們!”那個光屁股的小傢夥不知什麼時候加了進來。

         我們可以全國旅遊,全國學習!”她的三兒子也很興奮。

        “噢,天啦!那你們準備什麼時候走?還回來住嗎?”

        “如果天氣允許,下週一就走。”海倫說,“我們不會再回來了。”

        “真是遺憾,我們失去了一個好鄰居。”看著眼前的草坪,我忍不住說,“謝謝你這兩年來給我們剪草”。

        “我們會在走之前,給你們再剪一次草”。海倫應許道。

        回到家,我讓小兒子多餘拿了他的幾個玩具給鄰居家送去,有著粗大胳膊與胸脯的海倫給了我兒子和我一個熊抱。幾個小孩子很快就拿著玩具一起瘋跑出去了,留下海倫一個人在車上跳上跳下。

        週末我們照例是不會休息的,早上是大兒子若餘的小提琴課,下午是中文課,星期天上午去教會,下午是國際象棋課。等到忙到星期一早晨才突然想起來去給海倫打個招呼,送個行。推開門才發現,海倫的那輛大公共汽車已悄無蹤影。

        太太說,這麼冷的天,他們一家該多冷!真想不通。

        我說,你不知道,這就是他們的生活方式。所謂行萬裡路,勝過讀萬卷書。咱們怕冷,洋人不怕冷。

        也是,太太說,洋人的孩子在冬天裡還打赤腳,穿短褲短袖,也不見生病。希望他們一家順利吧。

        他們肯定會順利的。我附和著說。

        兩周後,在回家的路上,我看見一輛似曾相識的大公車趴在高速公路的路肩上,一閃而過間,我看到了“女司機開車,請注意”的字樣,回家時忍不住告訴太太,說,我好象看見海倫的車在高速公路邊拋錨了。

        怎麼可能呢?太太說,按時間算,他們應該到北地了。

        第二天早上我們正準備弄早餐,小兒子多餘忽然說,“他們家的大客車又回來了。”

        我們跑下去一看,真的,是他們的車。海倫從車底爬出來,與我們打招呼,孩子們還在睡。

        怎麼了?

        “這該死的破車,發動機壞掉了。 得一萬元修。”

        我們很高興你們回來。再住回你媽媽的房子?“不,我們喜歡住自己的車。等我存夠了錢,修好車,就再走。到時候就再也不回來了。”海倫有些茫然地看    著遠方。

     

    -------------------------------------------------------------------------------------------------------

     

    炫富啓示錄                   大衛王

     

        網上很熱鬧,任啥都有曬。

        曬自家娃娃,曬自家老公,甚至連自家情事都拿來曬一曬。

        一位叫“郭美美”的小妮子不甘人後,見大家晾曬的東西花裏胡哨,不由得小嘴兒一撇:這東西也曬?瞧好吧!

        小妮子先曬自己的包,左一個右一個,紅的藍的白的一下曬出十好幾個。小丫頭這包包可不是秀水街地攤上淘來的水貨包,而是正而八百的正品 “愛馬仕”,一個幾萬到十幾萬不等。大概這年月“愛馬仕”全買給咱中國人了,許多待嫁閨中的女子上婚車前要求男方拿出手的就是這玩意兒,因此包多也不稀奇。

    見狀小妮子接著曬車,左一輛瑪莎蒂尼,右一輛蘭博基尼。為強調這車是自家的,小丫頭還在車前或車裏留影,搔首弄姿挑逗著大夥的眼球和神經。這可讓人傻了眼,儘管這年頭富人多如過江之鯽,可這每一輛幾百萬銀子的名車還是讓人看後饞涎慾滴慾罷不能。

        見大夥開眼了,小姑娘笑了,接著曬房子。她曬的不叫房子而叫豪宅,而且是一棟好幾億的頂級豪宅。

        這一曬網上開了鍋,直曬得本是自家媳婦卻成了有錢人情人的冤大頭們頭暈,發傻,醋意大發;更曬得好多買不起房,丈母娘寧願閨女做官員大佬二奶也不嫁閨女給自己的窮小子們,準備著最高時速時一頭攮進新開通風馳電掣的高鉄軌道中,也好跟著高鉄一起舉世聞名揚名立萬!

        只是任事都有兩面性,小妮子這一曬曬出“炫富”倆字不說,更曬出了許多有心人的關注,這一關注不得了!儘管小妮子言之鑿鑿,説她是“中國紅十字商會總經理”這些財富是她掙來的,別人管得著嗎?

        可仍有人問,一位二十嵗的小妮子如何和中國紅十字會扯上關係?如何短短不到兩年功夫就擁有了這麽多的財富?更有人報料說這小妮子是中紅會旗下某商業集團某董事的小情人,這一下網上頓時翻了天。

        其實炫富行爲人皆有之,富而不炫實屬錦衣夜行的傻子,也就是穿著皇上賜給的黃馬褂半夜裏頭裸跑,即使穿出去沒人欣賞,傻小子白跑不是?!

        自打老祖宗開始,咱僅記著一個理,當官了發財了暴富了一定要衣錦還鄉,要讓衆多老少爺們跟著屁股後頭眼紅眼綠嘴裏流著哈喇子。於是,這些年炫富漸成時尚,甚至成爲國家行爲。

        小富者小炫,大富者大炫。誰叫咱百餘年來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誰叫咱老不爭氣老折騰弄得老長時期囯窮人更窮?現在好容易不折騰了,好不容易膀圓了腰粗了大傢夥把心思全鑽進了錢眼兒富裕起來了,咱咋就不能顯富露富炫富曬富呢?咋就不能顯擺一下得瑟得瑟呢?

        儘管咱還有好幾億人沒有脫貧,儘管咱還有更多的人只是有了簡單的溫飽,可咱得瑟的心態從來都在心底裏鼓鼓湧湧逮空就想冒出來。於是咱買“寳馬”買“捍馬”買得寳馬悍馬為把廠子開咱家裏直掐架,更買得世界名牌紛紛攘攘在咱家裏落了戶。小炫不如大炫!往小説咱小老百姓為人高看一眼炫一下咱“張大民的幸福生活”,即使勒緊了褲腰帶咱也得給迎娶不上車的新娘子一個“愛嘛死”包兒。往大說為了讓藍眼珠子們高看一眼,儘管咱還有好幾億人貧富差距成了社會大問題,咱也得奧運世博高鉄得瑟的藍眼珠子們一個個生生成了紅眼珠子!

    咱顯富露富曬富自上而下炫富,大家忙得不亦樂乎。

        只是任事都有個度,任事都有個理,富而有理,富而有道自然沒什麽問題,問題是太多的暗箱操作太多的貪汙腐敗太多的社會貓膩讓小妮子一曬一炫就露了底。

        這招炫富行爲便扯出了許多中紅會官家大佬,晾曬出了民衆對中紅會多年來捐款去向的關注,更引爆了民衆的信任危機。爲了打消民衆懷疑,中紅會事發後忙著撲火救火,接連三道聲明打著官腔當場斷絕了和小姑娘的任何關係,轉臉絕情到根本不相識的地步。可這每一份聲明都讓中紅會受到了更多關注引起更大懷疑。大家質疑這些官員是否長期挪用民衆捐款中飽私囊?是否秉持愛心捐出的海量銀子全捐進了各級官員的腰包?甚至變爲各級官員所包的二奶三奶手中衆多“愛馬仕”包包和那幾百萬元的瑪莎蒂尼、蘭博基尼還有那上億元的豪宅?

        一個不透明的運作機制,人們有理由懷疑這一切。

        正如一網民抽著自己的嘴巴子,狠狠的說:“你一陽春麵為加不加蛋都想半天的人給一餐上萬的人捐款,你好意思嗎?!你一拿山寨機當手錶的人給戴百達翠麗的人捐款,你不害臊麽?!你一住月租幾百元租房的人,給住豪宅的人捐款,你不覺得可恥嗎?!你一漲價連夜排隊加油的人,給開蘭博基尼的人捐款,你要不要臉?!

        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人步這小妮子的後塵?敢不敢再曬一下自家的“幸福生活”?

    但這一事件肯定讓許多想炫富的人打住,儘管心裏癢癢也必定要摸摸自己的屁股,至少得琢磨一下,自己的猴屁股敢不敢見一下光亮?

    -------------------------------------------------------------------------------------------------------

     

    “瘋狂”的巴斯侯爵與朗利特莊園     薇薇

     

    二戰結束後,1946年,巴斯侯爵六世亨利·塞恩(19051992年)繼承了祖上的產業——的朗利特莊園。榮耀的光環與責任的重擔同期降臨:亨利·塞恩成為英國最宏偉的華廈之一的主人,擁有1.6萬英畝莊園土地和數之不盡的祖傳寶物;他負擔著70萬英鎊巨額遺產稅,面對著荒蕪的花園,廢棄的牧場林地,幾乎坍塌的兩個石砌大煙囪,被蛀蟲吃得直掉粉末的屋頂木梁,急需大筆的資金才能重鑄朗利特莊園昔日的輝煌。亨利·塞恩其後被稱為“瘋狂”的巴斯侯爵。

    自都鐸王朝起,賽恩家族就世代居住在朗利特莊園。這座距離巴斯城十幾英里的伊莉莎白時代建築,已超過四百年歷史,是英國最早期最壯麗的文藝復興宮殿之一。

        亨利·塞恩的先祖約翰·塞恩是亨利八世國王禦膳房的職員,1540年,25歲的約翰·塞恩支付53英鎊買下了60英畝果園和養兔場,這成為塞恩家族飛黃騰達的開端。年輕的約翰極具商業頭腦和金融才幹,在36歲那年被英王冊封為爵士,他的朗利特莊園土地已經擴展為6000英畝,莊園建築完工於1580年。

        此後塞恩家族蒸蒸日上,他們的家族產業管理出色,回報豐厚,又在愛爾蘭買下2萬多英畝土地。塞恩爵士家族到了第六世被晉升為貴族,成為威茅斯子爵一世,到了第八世被提升為巴斯侯爵一世。1852年,巴斯侯爵四世繼承了朗利特莊園,這個“王國”的輝煌達到頂峰。整座大廈被重新裝修,購置了最奢侈最富麗堂皇的傢俱物品,大筆的金錢投資於農業現代化。118個房間的莊園為維持日常起居雇傭了50位室內僕役,20名獵場看守,30名園丁,14位馬車夫,100名雜役。

        盈滿則溢,物極必反。隨後的年月逆轉直下:先是持續25年的英國農業大蕭條給莊園帶來沉重的打擊,來自海外殖民地新西蘭、澳大利亞的廉價農產品衝擊英國市場,使莊園土地收入銳減。緊接著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硝煙彌漫,亨利的長兄,原莊園繼承人戰死沙場。戰後的日子更加艱難,人工奇缺,收入稅之高到達前所未有的水準,遺產稅節節攀升。休養生息未幾,經濟大蕭條席捲全球,二戰的陰雲籠罩世界上空,亨利從軍,升至皇家軍隊上校,獲得銅質和銀質勳章。

        巴斯侯爵六世接手家族產業後,賣掉4千多畝土地,投資在莊園土地和莊園整修上。巴斯侯爵六世大膽設想將朗利特莊園常年對公眾開放參觀,在1949年把莊園交與National Trust與之共同管理,這一開創先河之舉在當時引起譁然大波,巴斯侯爵的“瘋狂”之名不脛而走。侯爵家族遭受了巨大的壓力,貴族同儕嘲笑他們,他們的熟人議論紛紛,他們的親戚怒火中燒。可是侯爵有勇氣,也不在乎非議。當時媒體預測:不會有民眾願意去參觀的,汽油還在憑票供給呢。貴族們則斷言:參觀者會偷掉莊園的貴重飾物,會把美麗的花園踩踏稀爛。

        第一季的開放取得了巨大成功,成績鼓舞人心,135千遊客參觀了莊園,每人付費2先令6便士,共收入17千磅。曾經的嘲笑者開始紛紛效仿侯爵的舉措,今天National Trust管理著英國180多座對公眾開放的私家莊園。

        1964年,“瘋狂”的巴斯侯爵再出瘋狂之舉,他要在莊園內建立一座野生動物園,大家都覺得這是他怪異行徑的極致,。侯爵辟出700英畝園地,與一個馴獸主合作,在其中放養50頭獅子。質疑的口水又一次淹沒巴斯侯爵府,令大眾不理解的是:野生動物園中的獅子是自由吼叫和走動的,參觀的人卻要被關在帶輪子的“籠”中。其結果是:野生動物園變為莊園的巨大吸引力,那時一輛汽車收費一英鎊,侯爵負責投資基礎設施,與馴獸主五五分成,第一季結束後,侯爵的投資已全部回收。

        60年代巴斯侯爵的野生動物園是非洲之外,世界上最早的Safari Park,今天可不止獅子,各種大型野生動物已在園中自由放養。1992年,巴斯侯爵七世繼承了朗利特莊園,創新的腳步從未停止。參觀朗利特莊園可獲得多種經歷,豐富多彩之極。除了莊園和花園,那裡還有探險古堡,蝴蝶園,歐洲最大的灌木迷宮,兒童樂園,鳥園,還可以體驗老式火車和乘坐探險之船看河馬、海獅和水蛇。

    -------------------------------------------------------------------------------------------------------

     

    我的幸福的“小宇宙”        立言

     

        昨夜風疏雨驟,一場好睡到早晨快9點才醒,心知是因為昨天完成了那篇邏輯糾結的3600多字的時評。凡大腦完成了一樁“力氣活兒”以後,我都會香夢沉酣10小時左右。人睡足了就神清氣爽,儘管今天的工作仍舊繁難瑣碎,但清晨一杯卡布奇諾,在嫋嫋上升的咖啡香中坐下來,慢慢厘清了頭緒和先後順序,一件件去完成就是了,唯一的遺憾是因為起床晚了,打亂了作息習慣,擠掉了游泳的時間,那麼就取消一次又何妨呢?畢竟鍛煉身體是一生一世的堅持,而減輕自己的壓力和負疚感,對健康也許更重要。

        日前與一位即將做外婆的女友閒聊,無意中發現,我竟然比她年長了10歲,我們雙方都很吃驚,“我以為你和我年紀差不多。”她說。“我這人一向沒心沒肺,連年齡也會忘記了。”我自嘲說。

        “沒心沒肺,傻吃悶睡”,是我常常自嘲的話。上帝賜給我們的身體就如同一個“小宇宙”,它也有春夏秋冬,也有潮漲潮落,它會告訴我們什麼時候應該做什麼,而不以我們的意志為轉移。年輕時崇尚“下定決心不怕犧牲”,現在才知道對身體索取太多,竭澤而漁,結果是健康亮紅燈,它不再順從我們毅力和堅忍,用疾病來警戒我們。“沒心沒肺,傻吃悶睡”其實就是順應身體的節制,包括養心養生。

        人到中年以後,面對瞬息萬變的潮流和時尚,我變得越來越“自我”,越來越不願意讓別人來主宰我的生活。日前在網上看到著名漫畫家朱德熙撰文說:這是一個只有人教導我們如何成功,卻沒有人教導我們如何保有自我的世界。在《大家都有病》的自序中,朱德庸毫不掩飾地說,他提倡的是選擇自己,而不是選擇大家,只有這樣遠離多年的幸福才會漸漸靠近。

        每個人都是一個“小宇宙”。追求幸福是每個人的願望,但幸福的定義在每個人都有不同。我相信很多人至今還沉迷於媒體的蠱惑,以為住豪宅、開名車、穿名牌、大把花錢就是幸福。我也曾盤點自己的“幸福觀”,努力回憶什麼是讓我感到幸福的事,於是發現——

        那是童年夏夜的星光下,全家圍坐,父親切開一個大西瓜,迫不及待的咬上一口,甜汁四溢沁透心脾,說不出的享受與滿足;

        那是與小夥伴們蕩秋千,高高蕩起下落的那一瞬間,風吹起鬢邊的頭髪,飄起身上的花裙子,感覺就像小鳥展翅飛翔般的無拘無束的自由;

    那是初戀時二人無語的散步,只片刻的對視,電光石火的靈犀一點,就照亮了兩顆純淨無暇的心,那種相知相戀互相擁有的愛意,不曾有過,也不曾再有,是一生一世的極點與永恆……

        那是黃昏時,煮好飯,煨好湯,開一盞燈守著熱騰騰的飯菜等外子歸家,看他吃得不停口時臉上那滿意的笑容;

        ……

        於是我知道了,我的幸福都是與家人、朋友聯繫在一起的,無關貧富,極其簡單,那是知足、自在、擁有、付出、快樂、感恩……

        知道了自己的幸福所在就知道在生活中應該珍惜,應該爭取和葆有的是什麼。因此我絕不願意放棄與家人相聚的週末和夜晚,不到萬不得已不安排外出;我珍惜能為老父做一頓可口的飯菜,在他看報紙時陪他閑坐的片刻;珍惜與妹妹、女兒一起外出逛街,哪怕什麼都不買,一起看櫥窗,一起閒聊,分吃一個三明治,一袋薯條;我珍惜與外子對坐的每個寧靜的夜晚,每個假日的早晨,一壺香茶,兩三碟零食小點,天南地北柴米油鹽的話題,互相陪伴著的一天天的時日……

    生活中當然也有不如意,也有憂慮煩惱,但有家人,有朋友分擔,自己的壓力就會減輕,就會有安慰。最重要的是,我知道我所信的那一位上帝,祂告訴我祂的恩典夠我用。

    -------------------------------------------------------------------------------------------------------

     

    珍珠                    曹小傑

     

                                     1

        我在草叢中尋找了半天,最後還是有幾顆沒有找到。或許被鳥雀叼走了吧,又或者被淘氣的貓藏起來了。總之它們是不見了。那是幾年前朋友在清遠買的。真是虧負了朋友的一片心意。好的東西都得細心去呵護它們的。這是一個小教訓。

        時常還會想起那首被改編的《瑤族舞曲》。宛轉而空靈的旋律中總帶有那麼點憂傷。特別是當那低沉的獨白與那奔馬嘶鳴之聲響起時,我總會陷入到靜靜的寂寞中去,有時幾個小時也走不出來。

        這首曲子與一幅畫面是有關的。冬天,夜晚。在西三環往鳳凰嶺的路上,幾位年輕人坐在車裡。那時就播放著它。霓虹燈在寬敞的馬路兩邊,一盞盞地綿延排列著,形成了美妙而層錯不窮的景深,通向那遙遠之境。哈出來的氣體在車窗上塗上了薄薄的白霧。我對中國搖滾樂看法的改變是由這兒開始的。它在那一刻觸到了你靈魂深處的某根弦,那就足夠了。

        偶爾你會在想,一年過去了,它就像過去了十年。而那些十年前的往事,倒又像是去年的事。坐在南太平洋的一個島嶼上。聽著冬天的風吹動雲絲,聞著萬般靜籟。這樣的感覺比在北方時更明顯和強烈。

        龍泉寺有一股清泉,我給它命名為珍珠泉。旁邊立的木牌上依稀可見一首五言絕句:龍泉噴寒玉,汩汩無停時。道人對澄澈,遊子揚清冷。它深深地打動了我。因為從裡面你看不到憂傷,看不到歡喜,只看到那漫無邊際的平靜。

        我們都是某種意義上的遊子。綿綿不絕的,似乎只有泉水與歲月。

                                      2

        聽說馬爾代夫有個著名的景點,一個小島在藍藍的海面上鋪成了新月的形狀。遊客坐著直升機盤旋其上時,能欣賞到那番美景。它因為特別,所以獲得美名。

    在新西蘭往北的廣闊海面上,亦有許多美麗的小島。鬱鬱蔥蔥的植被覆蓋在那或大或小的土地上。如果坐著飛機從它們上空經過,你一定會覺得它們像極了飄散在海面上的珍珠。它們是這片蔚藍大海的裝飾品。

        每一種物品都有它存在的美麗之處,絕不會因為它們形狀的差異或者位置的不同而誰比誰更美麗。我們都是那一顆顆的珍珠,經歷過從沙子變珍奇的過程。那遍地的羊兒,亦是撒在綠油油原野上晶瑩透剔的珍珠兒。

        貝殼張嘴裹進一粒小石子,然後隱到黝黑岩石的縫隙中去了。美麗之物的誕生是漫長而痛苦的。海水拍打著牆岸,陽光照耀著亙古的歲月痕跡。或者是在那妙曼的風鈴聲中,一道彩虹,一端在山的背面,一端在海的背面。

        晴朗的夜空,繁星遍天。有人說,那是樹戳出來的窟窿。得有多高多大的樹啊。有人說,那是一顆一顆的珍珠。那又得多少貝殼啊。

        我曾經無數次地憧憬這樣的日子,希望找到一處沒有塵囂的所在,細數光陰。關於友誼,關於我們生活中的苦悶與彷徨,那些過去的事情,過去的人,歡喜憂    傷,都像泉水一樣靜靜地流過去了。

        撿上一塊貝殼,那裡面有一段關於珍珠的故事。

    -------------------------------------------------------------------------------------------------------

     

    《蓮》第二十章洞房淚燭                  何學威

     

      3、紅塵知己

        妙梁表情十分古怪地跑到太子宮客廳,無法掩飾他的不快和哀傷。

        得樂著急問道:殿下為何離開洞房?

        妙梁眼睛看著空中一個地方,像是自語:種花要看它開放,賞月要看它圓滿,愛人要看她愉快,妙善不快,你知道嗎?得樂納悶道:洞房花燭夜,太子妃會不快?

        妙梁命令道:跟我出宮!得莫名其妙地喊道:太子!?妙梁壓低嗓子說:這王宮是個活地獄,洞房成了活棺材,我要衝出去!

        妙梁沖出宮去,得勤慌忙跟著出了太子宮。  

        霓裳一直不敢近前,此時驚惶失措說:為何如此?

        霓裳跑往洞房,又折回往外跑。

     

        王宮甬道上,夜色迷蒙。

        妙梁騎在赤色馬上,得樂策馬跟著他一起跑向王宮大門,接近宮門時,阮仁山攔住了妙梁的去路,大聲問道:太子為何此時出宮?妙梁道:仁山兄,你我真有緣分。阮仁山道:妙善,太子妃,她可好?妙梁發出不自然的笑聲道:問得好,她可好?為何不問我可好?阮仁山道:仁山今夜公務在身,未能及時向太子殿下賀喜。妙梁道:喜從天降,是嗎?你是否看見我如此,你很高興?阮仁山道:我仁山不是那樣的人。妙梁道:哦。仁山兄,是你將妙善帶入宮的對嗎?阮仁山道:不錯。妙梁氣道:你為何要將妙善帶進王宮裏來?阮仁山道:受人之托,終人之事。妙梁道:她是仙女,你知道嗎?王宮齷齪,她不適合,你可知曉?阮仁山也後悔道:仁山是不該將妙善帶進宮來。妙梁道:你後悔啦?晚啦,晚啦!你害了妙善,也害了妙梁!阮仁山:道妙梁,為何如此?妙梁道:你去問妙善吧,妙梁也不知為何如此,妙梁走啦!

        妙梁策馬疾奔宮門。

        阮仁山喊道:太子,你此時不能出宮!

        阮仁山打馬追趕而去。

     

        偏殿外,黃門安驚惶奔竄,幾個小黃門在屁股後面跟著。

        偏殿內,玉液瓊漿傾入杯中。酒宴上的男人幾乎個個醉意朦朧。

        莊王口齒含混地嘟囔著:滿,滿……”

        霓裳來到王后身旁悄悄說:王后娘娘,妙善獨守洞房。王后急切問道:為何如此!太子呢?霓裳回復:太子已經出宮。

        王后——”的一聲,頓時暈倒:霓裳喊道:王后娘娘!王后娘娘!正在此時桃葉也跑了進來直呈碧姬:太子沖出洞房,已經離宮而去。碧姬反問:果真如此?

        黃門安氣喘吁吁跑來慌忙稟報:大王,太子————”莊王迷迷糊糊問道:太子——他怎麼啦?黃門安道:太子,他已出宮多時。只聽莊王含混不清地說著:太子入————洞房——”

        碧姬見此情形,大王、王后均已無法處理這件突發事變,頓時精神抖數,摁耐不住幾分幸災樂禍大聲道:趕快派人去找太子!黃門安回稟道:阮將軍親自追出宮去了。碧姬果決地說:其餘的人都派出去找!快找!

        黃門安領命而去道:奴才這就派人去找。

     

        王城深夜,妙梁與得樂主僕二人徒步走在街道上。

        妙梁吩咐說:去百樂坊。得樂問道:今夜?去百樂坊?妙梁說:去!

        妙梁奔跑起來,得勤趕快跟著跑。

        今夜的百樂坊沒有往日那麼熱鬧,裏面的人們對太子妙梁突然到訪感到非常詫異。

        媽媽問道:今夜是太子大喜的日子,不應該跑到我這兒來了。得樂喝道:休得囉嗦,好好伺候就是。妙梁說:我要會拂雲姑娘。媽媽道:啊,拂雲姑娘剛剛演完,應該在樓上卸妝,太子上去看看。

        百樂坊雅室內,拂雲正在卸妝,妙梁尋了進來,拂雲在蹭亮的銅鏡中看到了妙梁,拂雲驚異地瞪大雙眼,妙梁回報一個苦笑道:奇怪是嗎?樑上君子今夜跑妳這兒來了。拂雲說:不是玩笑,緣何如此?殿下,拂雲還未為你們道喜。妙梁道:不忙道喜,還不知是喜是憂。拂雲說:新婚大喜,憂從何來?妙梁問道:拂雲姑娘,妳愛過誰嗎?拂雲說:“殿下,為何突發此問?妙梁:到我想知道男女之愛為何物。拂雲說:殿下,拂雲雖曆十六春,但不知男女之愛為何物,但我知好男女不會輕言愛,這是很有分量的珍貴之物,無價之寶,拂雲我想而不得。妙梁道:想而不得的是妳,愛而不得的是我,我倆同病相憐。拂雲不解道:“殿下,何出此言?

        妙梁感歎道:妳能想像一個人愛而不得,是什麼感觸嗎?拂雲說:那將遺憾終身。妙梁道:是一種刻骨銘心的愛,被告知永無希望。拂雲說:拂雲猜想那位叫太子殿下如此痛苦的人,一定是一個超凡脫俗的天仙般的人,她的情愫應是早已參破人生,無意私情,這就是太子苦惱之根。妙梁道:拂雲姑娘,她正是這樣一位人間仙女,既然如此,可她為什麼要來到凡塵,為何上蒼要讓我與之結識?捆綁成親?拂雲說:也許這是殿下命定的機緣,必經的苦難。妙梁道:拂雲姑娘,我不知我能否經受?所以我才找妳傾訴。

        拂雲真心說道:多謝殿下將拂雲視為知己,傾訴心中之情、之愛、之苦。妙梁道:妳應聽說,新婚之夜是人生三大樂事,可她不暢快,我能暢快嗎?拂雲說:“殿下身處異處,可心已同為一體。妙梁道:“拂雲,為何知我心者是妳而不是她?拂雲善解人意說:知音並非伴侶,拂雲願作太子感人心曲的聽眾和知音。妙梁道:伴侶難道不能知音?拂雲說:“人世知音已難覓,知音相伴更難求。妙梁道:我願與妳不離不棄,做一紅塵知己。

        妙梁萬分難過地抱著拂雲,相擁而泣。

        拂雲勸慰道:太子殿下,你還是早點回宮去吧,令你難受者未必好受,你心裏不痛快,隨時都可來我這兒傾訴。

        妙梁此時脆弱如小孩,靠著拂雲委屈得大哭抽泣起來,拂雲摟著妙梁的頭。

        拂雲哄著妙梁說:殿下,別哭,啊,別哭。

        拂雲自己也小聲地哭起來說:殿下,您還是回宮吧。

     
    Tags: 【来源】
    】【打印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以文会友第六十八期 下一篇以文会友第六十六期

 

chinanews
新西兰中华新闻通讯社NZCNA|联系我们|广告服务|隐私声明|版权声明|法律顾问|新西兰中华新闻网 www.chinanews.co.n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