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首页-> -> 华新网视 -> 纽国华社

    以文会友第六十三期
    2011-06-18 06:42:25 字体:【 】 【繁体

       以文会友    纽西兰华文作家协会    文艺沙龙 主办

                  

     電話﹕09-6317488   E—MAILccsalon8@gmail.com

                      

     

    「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要捍衛你講話的權利。」---伏爾

     

    辭職的牧師                          艾斯

    新西蘭中國美協作品聯展報導          亦珍  穆迅

    風雨行(三)畫軸                    大衛王

    偶像與粉絲                          珂柯

    中國人說不盡的高考話題              立言

    .奧斯丁在巴斯                     薇薇

    ●《蓮》十後園幽禁  一簾幽夢     何學威

                佈告欄

    2011年《我的kiwi生活》徵文比賽

    新西蘭中國美術家協會畫家作品聯展

    ====================================================

    這是真實的故事,真實的牧師,真實的教會。

    辭職的牧師              艾斯

        你知道嗎?牧師要辭職了。妻從教會回來,還沒來得及掛好脫下的外套,就對我說。

        怎麼會呢?牧師做得好好的,怎麼會辭職呢?

        是真的,今天牧師在教會講的。大家都在為未知的新牧師祈禱呢,妻說。

        牧師皮特個不高,即使在我們華人中也只算得上中等個,鬢角花白,兩道眉毛濃得象中國書法裡的顏體,面相上似乎有些殺氣,但實際上人和善得很,總是面帶微笑。從我五年前進這個教會開始,他就在這裡做牧師了。他在我們這個教會做了十年的牧師。他的聲音非常清晰,抑揚頓挫,語速適當,如同電臺播音員,所以,我聽他的英語 非常習慣,聽他佈道真是一種享受。

        皮特曾到我家來訪過一次。那是一年耶誕節前,他抱著一大盒食品禮品,代表教會看望經濟上有些困難的家庭。他似乎永遠是那件黑舊的T恤,胸前印著“只信耶穌”的字 樣,樸素得就象一位火車月臺上隨處可見的旅客。送他出去的時候,看見他開著一輛非常老舊的豐田車,車裡全是裝滿食物玩具的禮品紙箱,在12月的風中,慢慢倒車出去,心中莫名地起了一種感動。我在心裡覺得,如果神有僕人,我想,應該就是皮特這個樣子。

        林肯路的這家教會是一家非常正統的教會,很多教友都是新西蘭聖經學院的教職員工。當然,我之所以進了這家教會,是因為教會近,可能就三百米,對於我這樣天生節儉懶惰的人,省去了汽油和停車之苦,應該說是神的救恩。每每心境不好,我循著聖歌而去,坐在角落裡,一切的委屈困苦都隨著淚水流得模糊,流得乾淨。沒有任何人來打攪你,沒有任何人來勸說你。不象某些華人教會,無論你多麼小心,都很快被熱心的教友將你的隱私以主的名義晾曬得體無完膚。我也就這麼靜靜地來,靜靜地聽,靜靜地流淚。慢慢地,你不知不覺地溶進了教會。

    緣於感動,我決定受洗。我的大兒子若余也想一同受洗。皮特對9歲的若餘說,神很愛你,但等你長大了,再受洗,好嗎?想起許多教會甚至希望新生兒都受洗,皮特讓我感到了一種對受洗、對主的全新感受。這種感受很人性,很真實。

        我當然很希望皮特幫我施洗,我希望能感受到神的那種沐浴。但是,皮特很抱歉地告訴我,他要連夜趕到惠林頓去,他岳父有一家貨運公司,有時週末大貨車沒人開,皮特就要在週末幫客戶把貨運過去。他已給青年牧師講過,如果我願意,麥克可以給我施洗。

        皮特不是全職牧師嗎?怎麼還是個兼職的卡車貨運司機?皮特讓我感覺到牧師不同的生活。

        你為什麼不做牧師了?我終於逮到機會,有些傷感地問他。

        這都是神的旨意。我很高興。皮特反過來一臉燦爛。

        我們會想念你的。我們還是有些傷感。

        為什麼?皮特說,我還會在咱們教會,與以前一樣,只是不做牧師了。

        既然這樣,你為什麼要辭職呢?我們有些不解。

        因為教會需要新的牧師,這樣教會會做得更好。皮特仍是一臉平和的笑。

        那你準備做什麼呢?

        我不知道,但我一切仰賴神。

        一周後,他還沒找到工作,他說他申請了卡車司機,公車司機,還有別的工作,但沒有音訊。

        那你沒錢怎麼辦呢?

        一切仰賴主。其實錢並不是很重要。皮特說。

        是嗎?

        看著我有些疑惑,皮特給我講了一個真實的故事。

        我的父親曾收養過一位被人拋棄的孩子,他叫布朗(假名),當年12歲了。可能因為被父母拋棄,布朗很是內向,很會掙錢,擁有多處豪宅,但他除了錢,誰都不信。上次我去拜訪他,他很傷心。他說他現在有了錢,但沒人可以說話,不說妻子,連孩子都一個個離他遠去。他見我還是這麼窮,為什麼這麼快活?你說,錢真的很重要嗎?他依舊微笑著說。

        一個月過去了,他很高興地告訴我們,感謝主,鄰近的初中招他去做教師。

        你怎麼能做教師呢?

        我在做牧師之前,就做過很長時間的教師。

        是嗎?

        旁邊的教友告訴我,皮特曾是一位很受學生歡迎的優秀教師,受神感召,帶著新婚的妻子到菲律賓傳教,三個孩子全出生在菲律賓。中途因為妻子與新生的孩子無法適應菲律賓的氣候,中間曾回來養病一年,這時南區的一家教會請他去做牧師,面試完畢出來,他妻子對他說,我聽見主召喚我們回去菲律賓。於是,他們一家放棄了南區的 牧師職位,回到了菲律賓。前後共在菲律賓傳教十七年。

    十七年?

        是的,皮特依舊一臉的微笑。我回來時,正好碰到我們教會新招牧師,就象這次克裡斯從印度回來一樣。

        原來你是要將牧師的位置讓給克裡斯?

        不,不是,牧師的位置不是我讓的,克裡斯也並不是我們牧師唯一的人選,候選人有好幾位呢!

        是嗎?

        我告訴你,在我們教會裡做過牧師的人很多,比如,默吾,戈登,體木,比爾,約翰……都做過牧師。

        是嗎?默吾我知道,他是聖經學院的博士和高級講師;約翰,曾做過聖經學院的院長。他們做牧師似乎在情理之中。比爾,那位和藹的白髮老人,講話總是娓娓道來,做牧師也還說得過去。但戈登,不是那位總是一身泥水的建築工嗎?他怎麼也做過牧師?牧師的位置可是很神聖的,我知道,華社的教會牧師似乎要一直做下去,做到退休 為止。

    這都是神的旨意。皮特微笑著說。

    -------------------------------------------------------------------------------------------------------

    新西蘭中國美術家協會畫家作品聯展報導

     

    亦珍感語     紅杏枝頭春意鬧

        畫了幾十年的花,從寫生到工筆再到寫意,從小花到大花再到叢花。南方的,北方的,中國的,新西蘭的。花枝千姿百態,花色姹紫嫣紅,花朵風情萬種。再畫仍是無窮盡,索性放開畫筆,遂任情感在畫布上奔馳塗抹。從有花、有形、有色到無花、無形、無色卻是千花、千形、千色。

        人們的喜悅情緒達到高潮時常被形容為“心花怒放”。那是一種“銀瓶乍破”的形態。一種極具張力的形態。奔放的筆觸,衝破形束的色彩,花飛色舞,釋放出人心的歡樂。

        有時花間月下滿目落英繽紛,紛紛揚揚的花雨帶給人們一種淒涼的美。一種無可奈何花落去的憂傷。晦澀的堆砌,陰涼的色調,雪白、血紅,無花似有花。凝聚了觀者心靈的哀情。

    花能帶給人們喜怒哀樂,畫花亦如此。

                                               

    穆迅感語        水鄉情懷

        我是北方人,江南水鄉是我第二個故鄉。石橋流水,粉牆黛瓦,鉤簷畫牖是她留給我心中永不磨滅的印象。江南美女柔似水,江南景物何嘗不也是柔似水?小巧玲瓏,參差錯落的韻味,讓你不忍用直線去無情撕裂她。柔柔的曲線像是水鄉小鎮那婀娜遙曳的酮體。曲線之間的呼應交匯,稀疏緊密又呼喚出小鎮中飄出的幽婉酥軟的江南韻律。曲、柔、韻才是江南水鄉的真諦,才是江南水鄉的醇美。

        長居奧克蘭,故鄉的黑白印刻在心中久難除去。縈繞的思念時時驅使我拿起畫筆將她駐留在永存的畫卷中,藉以寄託我的鄉情,我的美夢。

        在非鵬莫至的大洋彼岸,我的真實故鄉,那一江春水,那小橋人家可曾還在?

     

    -----------------------------------------------------------------------------------------

    風雨行(三)

     

    畫軸               ——大衛王

     

        這裡可是仙境?

        疑惑著跳下“豹子”,一個趔趄雙腿一曲差點匍匐於地,多虧我一把按在“豹子”的“蹄子”——大巴車的輪胎上,仍忍不住還沒平身就掃視著眼前的一切。

        “豹子”一路狂奔,終把我們帶到了遙遠路途的終端,接下來的行程我們得換乘錨在這一大片虛無縹緲水面上的遊艇了。

        米佛峽灣到了。

        顯然這裡是峽灣的最裏端,連綿陰雨,眼前白茫茫一片。峽穀遠處的山體如同被雲霧托起,一座座漂浮在清亮的水面上,時隱時現,好像一不留神間這些山影就會隨著霧靄飃走了似的。 

        雲霧頂端,偶有扇狀的光線自空間縫隙軟軟散射下來,映照著這片迷霧渺茫的世界。

        自然顯然就是純粹而另類的水墨畫神手,一片橫抹就成就了眼前這一軸如同米芾的沒骨山水,拓展著無限的嫵媚和空靈。

        汽笛哞一聲,打破峽穀幽林的靜謐,開船了。

        畫軸的前端,霧紗繚繞,三三兩兩,山影綽綽,似有仙人豪飲後醉臥於前的剪影,也有聼講自然禪道沉思於後的背影,更多的好似裊裊婷婷,羞羞答答在遠處佇立的仙姑,見朝聖者來,便身著白紗,尤抱琵琶,或臂搭拂塵,遮遮掩掩故作端莊互相推擠著朝我等走來。

        哦,應該是我們向她們走去。

        說得更準確一點是我們在向這軸山水中央走去,這一船遊客不由自主地走在了一片迷蒙的畫意中。

        遊客裏有活脫脫就是路途壁畫中走出的大鼻子鷹眼,也有滿下巴濃黑鬍子頭裹大簷帽般的錫克一族,更多的是各種膚色各型面孔操持各方語言來自天南海北喧喧閙閙的遊客,大家擠進這一座樓房般在畫中浮動的遊艇裏,竟顯得寬敞的船艙裏熙熙攘攘。

        最擁擠的門楣処,一方遮雨的屋簷下風雨中更顯得是一塊觀賞美景的絕佳之地,大家探身向外競相拋撒著無形的視線。遠處,山影浮動著,變換著;近處,遊客觀賞著,陶醉著。

        雨逐密,敲擊著水面,風清涼,吹拂著臉頰。

        漸漸細雨轉作豪雨,斜綫直拉,打得人臉生疼,可我不捨船艙後門外的拐角位置。

        這裡不礙別人出入,頭頂尚有一角當雨的屋簷,儘管風卷狂雨不管不顧傾瀉而下,劈頭蓋臉潑灑著我的一半肩膀,可仍能令我捕捉住眼前隨畫軸展開的一切景物。

        煙雨的世界真真是曼妙之極!

        有男女終被外面景色撩撥得耐不住性子,竟頂冒風雨走出了船艙,力圖近距離的獨攬風景,卻被風雨卷裹的趔趔趄趄。

        頂風頂雨的船顛簸不停,風狂雨急中他們尤顯狼狽,虧一位男士出手了。只見他斜身拉著船艙外的不銹鋼扶手,把身子掙在風雨裏,雨點打得他的單薄的雨衣劈啪作響,外面掙紮著腳步的男女,終被他的手牽住了,他們掙紮著同囘到了屋簷下。

        沒有一絲的驚慌,他們那合不攏嘴裏亮閃的牙齒,毫不掩飾著內心的歡快。

    他們快語連珠,某名的激動使眼眸放著光彩,仿佛剛才的冒險就是來此一遊中最值得一書的記憶。 

        見有人歷險歸來,就有膽大的遊客滑著步子出去,艱難地蹭到船尾,靠緊齊胸的欄杆,雙手張舞著沖縹緲的山影高喊著什麽,更有夥伴風雨中蹲身嵌下相機的快門,記錄著他們的勇敢。

        黃雀在後的我,陶醉在屬於我的一方天地裏。

        雨好似調皮的孩子,你躲了它,它偏偏稀了下來。

        突然,舉著相機的我,生生被一大群歡呼的人們擠出了屋簷,原來大家仰望的高処自山頂上垂掛下一條白練似的瀑布。

        其實這裡到處飛瀑,滿山湍流,令人目不暇接眼不勝收,只是這條飛瀑格外的宏大壯觀。

        遠遠望去,猶如一條白龍在一片蒼翠間騰舞起嬌嬈的身姿,做一個大幅的跨越,就一頭鑽入眼前這片清碧深邃裏。只是這矯健的身軀始終頭尾不見,只一大段一大段身軀不斷綫地沉入水中,讓人看得眼花繚亂沒有完結。只見那白色的流綫體外,不時有彗星般的星雲團裹,尤如飛龍身邊繚繞的火雲,一團團一束束禮花綻放般,自高空墜落,相繼入水,在水面騰起一大片霧紗,如同燃燒起了熊熊烈焰,此刻在水面上起舞。

        遊艇船長顯然知道大家的心思,轟隆隆的機聲響了又停,停了又響,幾聲過後,滿船歡呼的遊客已被輸送到距離瀑布最近的觀賞點。

        這時已分不清是雨是瀑,只有冰涼的水滴組成了團團水霧包圍著興奮莫名歡呼雀躍的遊客。

        我身外一位大鬍子錫克老兄,好像禁不住心旌搖動,遂擠出身將長焦鏡頭伸進水霧裏,顯然前蹶的大簷斗笠般的頭巾不起作用,還沒來等按下快門,相機鏡頭前玻璃已溼的一塌糊塗。

        錫克老兄縮回來無奈的搖晃著碩大的頭顱。看他一副苦臉在鏡頭後邊作難的樣子,我忙把一遝幹餐巾紙遞給他,他沖我點頭,於是聚焦前用幹紙在鏡頭上旋一下,快速按下快門,等鏡頭打溼,動作再重復一遍,終完成了拍攝。

        回身時他感激地沖同行的我說了聲謝謝,我笑著拍拍他的肩膀,樹了樹大拇哥,他和我一起會心笑了。

        細雨霏霏,畫軸徐徐,出海口外沿就是一片風高浪急的汪洋世界,這裡顯見的峽穀寬闊了許多。

        一群海豹懶懶地趴臥在岸邊黝黑的礁石上,享受著風雨的洗滌,也享受著大自然帶給它們祖輩在這絕佳棲息地裏繁衍生息的快樂。不知是否食物豐富海水常年浸潤的結果,它們個個皮毛閃著濕漉漉的光澤。更有年幼的海豹見遊客來臨,礁石頂上昂起頭顱,尖尖的嘴吻與生俱來的一嘬白鬍鬚彎彎地朝兩邊滑稽地張翹著。遊客中的孩童見狀,驚叫連連,它們便滑稽地隨船轉動著滾圓笨拙的身軀,尾蹼翹起,好似伸手在和它們的同齡人打著親切的招呼。

        隨畫面的延展,雨霧中更多的海豹騰入水中,它們在水裏相互嬉戲,盡情陶醉在自得其樂的快意裏。

        看著它們的快樂,我感悟到,這裡是自然的世界,它們才是這展開的山水畫軸中的精靈所在。

    而我們,只是匆匆過客。

    -------------------------------------------------------------------------------------------------------

     

    偶像與粉絲                

     

        現在的年輕人好像個個都有偶像,從歌星、影星或球星,到政治人物,英雄人物,老師,員警,醫生甚至動畫片中的虛擬人物都可以成為崇拜的偶像。要是你沒有一兩個偶像,似乎你就是怪人,外星人,不是他們中的一員。有可能沒有朋友,不能和別人合群,還會被孤立。

        有時真不單是偶像那麼簡單,有的人對其崇拜的程度還達到了如癡如狂如醉。

        我兒子的一個同學極為崇拜他的偶像,每次那位歌星出唱碟,他都會用盡他的所有零花錢去買碟子,以行動支援他的偶像。然後就到處送給他的朋友。 因此就連我兒子都有了不少那位歌星的唱碟。兒子給了我幾張,我第一次聽時大感意外;因為那位歌星不是在唱而是用他那似乎是大了舌頭吐字不清的方法在快速的說著我所聽不懂的“外星語言"。 我一時之間根本接受不了。好在兒子在旁“輔導"我這個食古不化的老媽,我才曉得他是用中文在唱一種在黑人中流行的唱腔。

        我還有一個菲律賓的朋友的偶像居然是前俄羅斯的總統──普京。她封普京是世界第一Man,誰都知道普京是柔道黑帶,又是摔角及搏擊的高手,曾在鏡頭前數次將對手扳倒在地,多次奪得聖彼得堡市的柔道冠軍。我們那位朋友則知道得更多,她在網上下載了許多普京在冰球場上,在賽車場上,穿著緊身潛水服,赤露膊頭僅僅穿了調綠軍褲的,帶上太陽眼鏡的普京,只要在鏡頭中看到他的身影。那位朋友就會興奮大叫。我們開玩笑的叫她去找普京求婚好了。

        只是崇拜,沒有甚麼過激的行動還好,可是還有些年輕人卻是成了鐵桿“追星族"。 那個偶像在哪裡吃午餐? 那個偶像是不是去了醫院? 幾時到飛機場?喜歡什麼顏色的絲巾手錶,傾其所有也要買到偶像的心頭好;旁人如果有人講其偶像的壞話,那真會跟你急;……他們辭了工,逃了學,通宵達旦到處追來追去,守候在偶像出入的路徑,只為一睹偶像的芳容;到處湊錢為偶像出畫冊、舉辦歌迷會、聯絡粉絲團;打工仔敷衍工作,學生荒廢學業,不知家裡人知不知道?若是知道的話,一定很生氣。喜歡甚麼東西,本沒有什麼壞處,但不能太過份,太沉迷,要自己能適當地控制自己。

        年輕就是熱血沸騰盲目崇拜的年紀,我承認我是老了,不能明白他們對偶像的心情,卻能感受到他們對偶像的癡情。雖然不屑他們崇拜的行為,卻也為年輕的心可以為一個人如癡投入的熱情,有些少許的嫉妒。

        是啊,跟上潮流麼,為甚麼追偶像當粉絲只有年輕人可以做?我們成年人也是會當粉絲的。 比如,我們喜歡去光顧的餐館,我們就可以說是那個餐館的粉絲。我們有我們喜愛的博物館、商店、畫廊、咖啡店和我們喜歡去的公園……。不要讓年輕人獨美,我們也可以當那些我們喜歡去的地方的粉絲。我們有理性,我們也有熱愛,所以我們不會沉迷。

    -------------------------------------------------------------------------------------------------------

     

    中國人說不盡的高考話題                   立言

     

        外子下班回家,抱怨一籮筐:“下午打電話去上海的供貨公司,辦公室已經沒人了,說是孩子高考,都去‘送考’了!我們這裡急著催原料,他們倒全去‘送考’,看來這也是中國人的一種潮流?”

        “真正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我們當年高考,錄取率291,所謂‘千軍萬馬過獨木橋’,何嘗有人送?”我也感慨萬千。

        當年的“高考1977-1978”,是中國大陸一代人的記憶,絕對是載入史冊的劃時代的事件。197712月文革後高等院校公開招生,恢復了大學中斷了10年的招生考試,現在的說法是改變了一代人的命運,成為中國重新復興和興旺的根本。資料顯示當年全國的報名者有570萬人,創下了歷史最高紀錄,恐怕也是世界紀錄。從這570萬人中走進大學的課堂又走向社會的知名人士隨便數數,通過媒體為人們熟知的就有李克強、薄熙來、張藝謀、陳凱歌、易中天、陳建功、馬波(老鬼)……

        “大學要公開招生啦!”石破天驚的消息,積聚了太久的希望,渴望了太久的夢想,壓抑了太久的信念都如火山爆發般的噴薄而出。我得知消息時已經是10月,離考試時間不到2個月,而離開中學校門已經5年——2年插隊落戶當農民,3年印刷廠的學徒工,每天工作加路途12小時,每週6天。“這次真的是‘鯉魚跳龍門,跳得過去就是龍,跳不過去就是魚!’”告訴我消息的同學說:“拼了!”那時已經顧不得什麼錄取率,什麼志願學校,只要有書讀,有大學上,只要改變自己的命運!拼了!

        那時沒有高考補習班,也沒有高考大綱,只能翻出塵封的高中課本,一遍遍的作習題;那時吃飯睡覺都抱著書本,臥室牆上貼滿了公式、圖表;那時沒日沒夜的啃書,沒有在淩晨12點以前睡過覺;為了爭取多一點時間,我主動與同事們調夜班,因夜班工作量少,機器開著不出問題,我就可以放心看書而不必擔心被車間幹部發現說我“工作態度不好”,儘管如此,我還是被多次警告。第一次走進高考考場,拿起桌上的試卷,竟長到拖到地板上,當時就吃一大驚。那年我的成績過了“提檔線”,參加了體檢和“政審”,但未被錄取,這也是在意料之中的,關鍵是我已經見識過高考,積累了經驗。顧不得譏諷的話語,顧不得回味自己的“失敗”,因隨之而來的1978年高考定在7月,半年的時間,充裕多了,這次我終於如願以償,被夢寐以求的北京大學錄取。拿到錄取通知書的感覺已經有點麻木,最高興的是我們姐妹二人同時考上了理想的大學,使得父母甚感欣慰,他們舒心的笑容,至今仍深深的刻在我的心版上。

        高考中還有個小插曲。因為天熱,答卷時人人揮汗如雨。我們教室的監考老師不時站在我身後為我扇扇子,考試三天,他就為我連扇了三天扇子,使得我感激莫名。幾年後我竟在逛街時撞見了這位老師,激動之下連忙表示感謝,他居然一口叫出了我的名字,高興的說:“你還記得我呀,我那時看全考場就你是能考上的,看來我眼力不差!”

    人生一世,關鍵之處往往只有幾步。我們這一代中國人,命運註定走的是一條與前人完全不同的路。所謂長身體時遇上“三年困難時期”;讀書時遇上文革停課;就業時遇上“上山下鄉”……具體到我,人到中年又趕上“移民潮”,“土插隊”、“洋插隊”都經歷過,但真正改變我命運的還是1977-1978年的高考,也是整個人生觀的轉捩點。有了這次“鯉魚跳龍門”的經歷,以後再多的困苦煩難,都不在話下,都不過是“天涼好個秋”了。

    -------------------------------------------------------------------------------------------------------

     

        簡·奧斯丁在巴斯              薇薇

     

        簡·奧斯丁(17751817年)並不喜歡巴斯,1806年搬離巴斯對簡來說是一個愉快的解脫。號稱“黃金之城”的巴斯是喬治王朝時期最富有、最時髦、最迷人的溫泉城市和社交場所,吸引了大批王孫貴族來此休閒娛樂。從另一方面講,巴斯也是“浮華之城”、“虛榮之城”,巴斯人相當勢利,只擁有財富的人被視為暴發戶,沒有身份地位的人是得不到尊敬的。財富和頭銜,奧斯丁家都不具備。

        簡·奧斯丁的父母出身于非常體面的鄉紳家庭,簡的父親喬治·奧斯丁畢業于牛津大學,在史蒂文生地區任數個教區的牧師長。簡的父母在巴斯結婚,簡一家八兄弟姐妹和父母居住在史蒂文生,受人尊重,家境小康,階層屬於鄉紳外緣,沒有產業和莊園。1801年奧斯丁牧師退休,變賣了家什,包括簡的鋼琴,全家搬來巴斯居住。

        巴斯城的繁華時尚沒給簡帶來多少快樂。儘管一家人相親相愛,生活溫馨和美,但簡最大的苦惱是經濟拮据,沒有私家馬車和漂亮的衣飾,如果把錢花在軟緞手套上,就沒錢買跳舞絲襪了。對於要維持體面,經常出入社交場合,參加舞會的年輕小姐來說,這個煩惱不算小。簡心高氣傲且生性敏感,箇中滋味一定比別人體味得更加深刻。

        “她不喜歡巴斯,覺得那地方不合她的胃口,可她偏偏得住到巴斯。”簡通過小說《勸導》主人公安妮小姐道出了自己的心聲。簡一生所著的六部長篇小說沒有一部是在巴斯完成的,住在巴斯的六年是簡創作的枯竭期。但不能說巴斯的生活沒給簡的文學創作帶來任何益處和靈感,從巴斯搬到喬頓,簡又開始寫作,最後的兩部小說《諾桑覺寺》和《勸導》都是以巴斯生活為主要背景的,2007BBC     改編的兩部同名電影在巴斯拍攝。

        簡給姐姐卡珊多拉的信中寫道:“明天就是我們搬離巴斯投奔克裡夫頓的兩周年紀念了,那曾是多麼令人愉悅的解脫之時啊。”儘管簡從未愛過巴斯這座城市,甚至對巴斯抱著厭棄之情,巴斯還是為簡·奧斯丁建立了紀念中心,座落在連接女王廣場和皇家圓形廣場的Gay Street 40號,簡一家人曾租住此街公寓。

        簡·奧斯丁小姐的塑像站在門外歡迎來客,身穿湖藍色長衫裙,帶著燈罩般的帽子。外牆上照例掛著藍磁牌,上面寫著簡·奧斯丁紀念中心,英國的名人故居都有這種標誌。木門也漆成了湛藍色與奧斯丁的服飾相配。紀念中心陳列著簡的書籍、通信、巴斯舊時地圖、電影劇照、電影《勸導》中的戲服。上到二樓是淡藍色的“攝政茶室”,全天供應茶點,有“達西先生茶”、“淑女下午茶”、“奧斯丁茶”、“巴斯之味”等等名目眾多,這些都是茶配點心的套餐,從五磅到十幾磅不等,豐儉由人,最貴的是“達西先生茶”,另有“維多利亞海綿蛋糕”和“克勞福德鬆脆餅”是特別推薦的。

         要說奧斯丁與攝政王真有些淵源。簡在世時,1811年—1820期間,晚年的喬治三世精神失常,改由長子威爾士親王攝政,1820年喬治三世病逝,攝政王登基加冕為喬治四世。攝政王生性風流,喜愛藝術,品味一流,生活奢華,與樸素無華的父王喬治三世完全相反。攝政王時期被譏諷為“只關心領帶的打法的時期”,其實在他攝政和君主期間,英國都由首相利物浦勳爵掌控政府。這位攝政王非常喜愛簡的小說,據說每一住處都必須放置一套,以備隨手閱讀,還寫信給奧斯丁表達欽佩之意,王室藏書室總管暗示簡應把下一部作品獻給攝政王。簡在一封信中說“對親王的感謝,我感到榮幸。”同時把她自己最喜歡的作品《愛瑪》題獻給了親王。

        每年9月份最後一周是簡·奧斯丁藝術節,巴斯全城居民同穿18世紀的服裝,回到攝政時期,為此還創下了吉尼斯世界記錄。簡·奧斯丁的紀念館在她出生、居住過的其他地方還有幾處。

        “簡迷”的提法已有一百多年歷史了,既包括了上層人士,也有普羅大眾。世間的常理就是這樣:有忠實的信徒就有激烈的反對者,有人對她崇拜得五體投地,就有人對她不以為然。簡的信徒包括從大作家司各特到麥考萊,從福斯特、伍爾夫到C·S·路易斯等一大推顯赫人物。人人把簡吹到了天上,認為她是僅次於莎士比亞的英國最傑出作家。對簡不以為然的著名人物是夏洛蒂·勃朗特和馬克·吐溫。夏洛蒂在書信中多次嚴厲批評簡,馬克·吐溫則斷言:“一家圖書館要是完全沒有簡·奧斯丁的書籍,就稱得上是一個好的圖書館。”

     

    《蓮》第十九章  後園幽禁          何學威 

     

     5、一簾幽夢

        碧姬帶著桃葉等候在後園門口,兩個衛士押送蓮回到後園。

        碧姬攔住一行道:妙善,怎會弄得如此狼狽?蓮歉疚地說:又難為碧姬娘娘親自來看妙善。碧姬道:大王嚴令,誰也不敢破例,聽說你去了太后宮,我只好在此等候,和妳說上幾句話。蓮說:謝謝碧妃娘娘,別人說身不由己,妙善是心不由己。碧姬道:妙善,我知道妳心性很高,但妳想過沒有,妳成了太子妃,一旦太子登基,這只是遲早的事,妳就是萬人仰慕的王后,要風有風,要雨得雨。除了國王,誰都得聽命於妳,以現在的情勢,連妙梁的心都全握在妳的手掌心中。蓮苦笑說道:碧妃娘娘所言,正是妙善最怕看見的東西。碧姬歎道:哎,可惜辜負妙梁一片真心。蓮說:您幫妙善多勸勸妙梁,要他放寬心思,不要拘泥一隅,誤了大好前程。碧姬道:妙梁很癡心,我盡力開導就是。蓮說:多謝碧妃娘娘,妙善去了。

        蓮入內之後,碧姬和桃葉還未立即離去。

        桃葉道:還是太后破了例。碧姬道:這做大王的,也不敢丟了孝心。

     

        九畹齋禦書房內。妙梁直立在莊王書案前,再次接受詢問。

        莊王問道:妙梁,妙善對納妃的反應你已耳聞目睹,作何打算?妙梁回復:兒臣初衷不改。莊王道:你還是非妙善不娶?妙梁道:父王,這正是孩兒心意。莊王道:她若執意不肯呢?妙梁道:我就一直等下去。莊王道:她若遁入空門呢?妙梁道:妙梁便終身不娶。莊王氣道:荒唐之極。妙梁道:有妙善就有我,沒妙善就沒有我。莊王道:你可是將父王逼得無有退路了。妙梁道:父王,是孩兒不願尋求退路。莊王道:你先給我出去,父王會給你答復!妙梁道:兒臣告退。

     

        妙梁焦慮疲憊地回到寢室,無所事事,環顧四壁,他拿起書桌上曾經畫過的妙善的肖像,一張一張釘在牆上,他左看右看,終於悃倦躺臥床上。

        牆上的畫一張張都活動起來:

        碧姬宮後院終於出現了一個女孩的身影,衣物之下,只見蓮步輕移,不見身首。

        得樂問道:是嗎?

        妙梁道:別出聲。

        女孩在晾曬的衣物中穿行,身影飄忽不定,容顏閃閃爍爍,妙梁屏息盯住。女孩提起了一件小人衣,一刹那間,一張十分動人少女的臉呈現在妙梁的眼前,讓妙梁為之驚呆折服,待他回過神來時,已經不見人影了。

     

        碧妃宮花廳內。蓮在彈奏一曲古樂《兼葭》,直讓人如坐春風,心曠神怡。不知何時妙梁已經靠在花廳外面,駐足而聽,十分神往;箏的美樂悠揚,使妙梁大為吃驚。

        碧姬發現了妙梁。

        碧姬問道:妙梁何時來的?

        妙梁低聲說:剛進來,見有人彈箏,不敢貿然打攪。

        碧姬道:啊,在教蓮彈箏,這是太子殿下妙梁。

        妙梁自謙調侃道:莫名其妙的歪梁。

        蓮起身說:蓮給太子殿下請安,娘娘,我去接妙權。

        蓮很快離開,妙梁一時悵然,望其背影,若有所失。

     

        偏殿之夜。書香將一架臥式箜篌置於殿中案上,隨著妙善的手指的撥動,美妙絕倫的樂音繚繞整個殿堂,妙梁的眼睛和頭腦中,已將美貌和美樂融為一體,他知道今生今世再也不會找到比這更美的事物。

     

        王宮大殿的夜晚。黃鐘大呂,群臣朝賀。

        太子妃妙善宛若天仙冉冉下凡,妙梁伸手牽引妙善進入太子宮洞房。

        落地紅燭高照,洞房喜氣洋洋。

        妙梁剛剛挑開紅頭蓋,露出妙善的秀美絕倫的臉龐……

        一隊魔怪打殺過來,沖進新房,直劈新人。

        妙梁被魔怪扼住,妙善被魔怪割殺。

        妙梁掙紮跳上赤色馬。

        妙善的喊聲:不許射殺!

        妙善跳上了一匹白馬一路狂奔,在如雨的飛矢中,連人帶馬被射落懸崖……

     

        太子宮寢室內,只聽妙梁驚叫起來:救命,快救妙善!得樂趕過來道:太子殿下,醒醒!妙梁翻身睜眼喊道:得樂!得樂道:殿下,你在做夢。妙梁道:不過是曇花一現,一簾幽夢。得樂:殿下夢見妙善啦?妙梁道:她似有不測,我得去看看。得樂問道:現在去看?妙梁道:對,就是現在。得樂道:誰也進不去。妙梁道:也得去看看。

     

        王宮後園外,夜色如墨,園門警衛森嚴。

        妙梁站在園外,吹奏起簫管,發出纏綿幽怨之聲,得樂站在旁邊無計可施。

        後園陋室內,蓮就著一盞青燈下,正在閱讀屈原的《離騷》,忽聞幽怨的簫聲。蓮站起身,來回走動,簫聲不斷。蓮東尋西找,發現牆角有一張廢棄的舊弓,蓮拾起來,彈撥一下弓弦,居然還能發出一些聲音,蓮試著彈奏樂曲,無法成調,她放棄了這個做法,望著燈盞發呆,簫聲依然不斷。蓮提著燈盞走出房門,將燈高高舉起,然後又發現一塊石頭,於是站了上去,燈被她舉得更高。

        得樂看見了園內暗夜中的燈光。得樂提醒妙梁道:殿下,您看。妙梁道:燈光,妙善知道我們來啦?得樂道:對,她以燈示意。

        黑夜裏的燈光不見了,妙梁又吹起了簫,燈光又出現了。

        得樂道:殿下,您的簫不能再吹了。妙梁問道:為何?得樂道:您不要知道妙善舉燈是報平安,平安就好。現在知道她平安,您還一直吹,她就會一直舉著,您吹到天明,她便會舉到天明,您忍心如此嗎?妙梁道:知她平安就好,知她平安就好。

        妙梁舉頭望去,眼前一片漆黑。

     

        莊王與碧姬躺臥床上。碧姬吹枕邊風說:大王,您還是做到仁至義盡,再去勸說妙善一次吧,赫赫龍威也該將她鎮住。莊王道:為了江山社稷,妙梁心願,孤明天親自走一趟吧,但願皆大歡喜。碧姬說:有勞大王。莊王道:碧姬賢德,後宮之幸。

     

    -----------------------------------------------

    佈告欄

     

    第三屆新西蘭讀書文化節和人民文學出版社(中國)

    共同主辦2011《我的移民生活》徵文比賽

        為了豐富海外華人的文化生活,促進海外的華文創作,第三屆新西蘭讀書文化節和人民文學出版社(中國)聯合舉辦這次徵文比賽,這是雙方第三次合作舉辦徵文比賽,所有作品均由人民文學出版社組織評委評選。人民文學出版社已計畫在中國出版徵文獲獎作品精品集,向中國讀者介紹新西蘭華文文學創作現狀。

        第一屆徵文比賽的獲獎文集《白雲黃鶴》n已經出版,該書由首任文化大使易中天先生題詞和題寫書名,人民文學出版社編審王靜怡作序。第二屆徵文比賽的獲獎文集《雲帆情懷》也已經出版,該書由中國駐新西蘭大使,也是第二屆新西蘭讀書文化節文化大使張利民先生作序,中國駐奧克蘭總領事館教育領事高宇航先生題寫書名,文集均由新西蘭瑪克威出版社(Mykiwi Publishing House)出版發行。

        第三屆讀書文化節的文化大使是文化名人于丹教授。

        一、徵文範圍及要求:熱忱歡迎所有在大洋洲的華人參加。徵文參賽作品體裁不限,篇幅要求:特寫、傳奇、小說在10000字以內,散文在2000字以內,詩歌在50行以內;作品品質要求:參賽作品力求生動活潑,文學性強。凡參賽作者,均同意作品由主辦方出版發行。

        二、徵文內容:海外華人工作、生活、學習和創業等主題的作品。

        三、徵文及頒獎時間:即日起至2011820日。在2011108日的第三屆新西蘭讀書文化節的開幕式上頒獎

        四、投稿方式:只接受電子文檔。EMAIL2011@readers.co.nz

        五:獎項設置:徵文比賽共設一等獎等各種獎項26名,《瑪克威》杯最佳年度華文創作獎一名。

        獎項設置:

        1、一等獎1名;(也是《瑪克威》杯最佳年度華文創作獎)

        2、二等獎5名;

        3、三等獎8名;

        4、優秀獎12名。

        所有獲獎者均頒發獲獎證書和獎品。

        諮詢電話:09 623 1683/027 623 1683

        第三屆新西蘭讀書文化節徵文組

        201161

    -------------------------------------------------------------------------------------------------------

     

    新西蘭中國美術家協會畫家作品聯展

     

    參展畫家名單:

     

    鄧邦鎮      譚安昌  徐繼先                李南鳳  大衛王  潘樹聲  袁亦珍   劉文遠    朱淑清

     

    畫展開幕式時間: 2011613日下午330分——430分(有招待酒會)

    畫展開幕式地點: 曹俊藝術館levle1.No.175 QUEEN  ST  City  Auckland 

    畫展展覽時間:   2011613----628

    主辦單位  新西蘭中國美術家協會

    承辦單位  曹俊藝術館

    協辦單位  中文先驅報  新西蘭聯合報  Skykiwi網站 

    新西蘭中國交流中心  新西蘭中華新聞社

     
    Tags: 【来源】
    】【打印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以文会友第六十四期 下一篇以文会友第六十一期

 

chinanews
新西兰中华新闻通讯社NZCNA|联系我们|广告服务|隐私声明|版权声明|法律顾问|新西兰中华新闻网 www.chinanews.co.n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