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首页-> -> 华新网视 -> 纽国华社

    以文会友第六十期
    2011-05-28 07:42:51 字体:【 】 【繁体

      以文会友   纽西兰华文作家协会 文艺沙龙 主办 

                     十期

     電話﹕09-6317488   E—MAILccsalon8@gmail.com

                      

     

    「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要捍衛你講話的權利。」---伏爾

     

    時評:遊行亂彈                      大衛王

    帽子Party火爆之123              安妮

    懷鄉病                              曹小傑

    七律。瓦納卡湖                      虎山龍

    “黃金城市”之豬、獅子、普提尼橋     薇薇

    家譜                                珂珂

    獨留枯塚向黃昏                      立言

    ●《蓮》十後園幽禁  王命如山         何學威

     

    ====================================================

    時評

    遊行亂彈              ——大衛王

     

        據可靠消息稱,咱又要遊行啦!

        說“又”是咱以前遊過,這次是N次遊。

        據説,這次是網上發動,網上鼓動,網上推動,相應者眾。還聽説號召大家上街發一聲呐喊的據説是位英姿勃發旭日東升劍指一伸的巾幗姑娘!

        這,的確不簡單。但從這位姑娘敢挑頭言別人不敢言,咱就得樹著大拇哥讚一句:好!

        只是,俺還想說一句,這位巾幗姑娘這次急了點,燥了點,急和燥加一塊,急躁了點!

        遊行對咱來説並不陌生,早些年咱也遊過,甚至在老家也遊過。當然咱那遊行是領袖領著咱遊,挾裹咱,脅迫咱,朝哪遊,遊什麽都是領袖説了算。咱雖勒緊了褲腰帶,可遊行中照樣高舉起瘦胳膊,扯嗓子發出了最後的吼聲,聲援了巴勒斯坦,巴拿馬,打倒了美帝國主義。可暗地裏咱心裏打鼓,咱餓著肚子上街卻為八竿子打不著的別人爭取利益?這哪跟哪?扯不扯?咱的訴求?咱自己的利益哪去了?

        連它們在地球哪疙瘩咱都沒整明白,卻被領袖們扒拉來扒拉去的,咱身不由己呀!

        可現如今到了西方地界咱才知道,這遊行真是個好東西!

        別説你苦你餓,只要這世界欺負你,你受到不公平不合理的對待,你盡可以跳出來訴求一下,或獨自或和不高興的大家夥一塊堆兒上街興師動衆走一遭兒。

    這一遭和以前走得大不一樣,因爲你是自由的,社會是民主的,一句話腿是自己當家的。

        當然俺也明白了,這一遭不白走,你留下的身影留下的聲音,合理合法甚或被多數人同情認可支援,你就能得到政府相關部門或制定政策機構的重視,你的訴求就會得到改善。你少了的那部分蛋糕就可能在社會資源重新分配時多切點補回來;欺負你的人會得到社會的鄙視和懲罰,你的不公正會得到社會的有效矯正。

        你切實感覺到,人就應該這樣活著,社會就應該這樣公平。

        後來俺更明白的是,這一切源自於你的訴求是否合理?是否真不公平?是否歧視,受到傷害?你若濫用訴求,有可能得不嘗失,別人也會因此譴責你鄙視你笑話你。

        由此俺知道了這遊行示威實際是把雙刃劍!

        據説這次的遊行有些另類,源自這裡一小撮極端的個人對外來族裔特別是亞裔不滿,表達不滿的形式是散發了幾張傳單。於是遊行的發起者就準備動員大家走上街頭,表達不滿,發出我們的吼聲。

        這,未免有點過。

        不知組織者可否明白,這把雙刃劍,應該瞅准了劍隨心走,劍走流星,是削,是斬,是砍,都得看對手出手狀況。

        對手今天這般渺小,出手又僅是幾張傳單,主流社會又是一個龐大的公平社會,法律體系健全,我們反映過度,只會對族群帶來負面影響。

        他花裏胡哨胡攪蠻纏,虛張聲勢虛頭八腦,你要這麽著跟他計較,殺雞都焉用牛刀,更何況這只是幾只亂叫的“拉拉咕”,如此發動群衆上街遊行示威,是否有濫用社會資源之嫌?

    原不過是背影裏的幾聲狂吠,卻因爲我們的相助,放大了聲音,這樣做,值不值儅?

        不是有句老話言猶在耳:聼那拉拉咕叫喚還不種莊稼啦?!

        只要咱華族自身正大関好柵欄,何懼野狗亂吠?

    因此,這把利劍切不可隨意出鞘,更不敢輕易揮舞,弄不好沒有刺中對手,反傷了自己手腕子,砍了自己腳脖子,甚至戳了自家心窩子,這種傻事,不幹為好!

    -------------------------------------------------------------------------------------------------------

     

    帽子Party火爆之123       安妮

     

        受剛結束的英國皇家婚禮的影響,同人網的網主毛芃女士召兵買馬要在北邊的Gulf Harbour拷貝一把。作為新西蘭最著名的自由撰稿人的毛芃女士的組織方法也高人一手,帽子Party火爆連連。

        火爆之一:網上報菜名。毛芃女士充分利用網路的優勢要求每個參加者自報菜名,並帶頭報了燒鴨王的大燒鴨一隻,並言道最好不要有太多的重複.如果20個人帶了18只雞,16個鴨.那可得讓辛苦張羅的我先暈菜。接著張老師報了奧克蘭名廚的蔥爆羊肉一大盤,俊子報了四喜烤麩,丁曼報了涼拌寬粉”...,白由小姐的功能表最有意思,她說:為了毛芃不暈餐(是"暈菜",哈哈),我先告知一下自己帶的食物。 找一隻走了千山萬水的走地雞,煮上一鍋雞湯,整一鍋海南雞飯出來。雞走累了原地踏步,不準備去和毛芃的那只燒鴨約會。在這樣的氣氛帶動下,你報紅燒牛肉、我耗油白菜、他報手工水餃,場面比索斯比的拍賣還熱鬧。不一會我的郵箱就報菜名的郵件塞滿,看得人口水長流。也許是報菜名的運動太火熱,讓原本還在猶豫的朋友打消了猶豫,讓還在觀望的朋友不再觀望,以至於原本只有十幾個人的小聚會來了三十幾位。好在東主施先生經營的Gulf Harbou Lodge 的地方足夠大,能夠來者不拒一一接納。

        火爆之二:帽子評比。原來我認為Party上的帽子很難出新意,畢竟我們是普通人,不能與辣妹和碧翠絲公主相提並論。沒有想到在毛芃的一再鼓動下參加Party的朋友還真的在帽子上動足了腦筋。女士們愛美,多用花卉裝飾自己的帽子。男士們則別出心裁,熱狗帽,軍帽、紳士帽、財主帽、海盜帽、小丑帽應有盡有。小朋友也不差,一位8歲男孩自製的硬殼的紳士禮帽水準不一般,可惜帽子評比的時間太晚,小朋友沒能參加評比。穆迅夫人袁老師不愧是搞舞臺美工的,將一頂普通的尖角帽裝扮得花團錦簇,一舉奪得最佳創意獎。搞建築設計的JennyFrank夫妻不知從哪裡淘來一對熱狗帽、漢堡帽頂在頭上,漢堡、熱狗鮮活逼真讓人垂涎欲滴,成了PARTY上最特殊的帽子夫妻,並奪得最佳效果獎。評獎結束了,朋友們的興趣卻沒有減退,互相搶戴別人的帽子打趣,戴自己喜歡的帽子照相留念。最經典的場面出現了:當毛芃與戴著海盜帽的王小選合影時有人將毛芃的花帽換成了軍帽,小選心領神會順勢雙手反剪,頓時一幅解放軍海盜的特寫被大衛王收入了鏡頭,成了本次PARTY的經典之一。

        火爆之三:餐後娛樂。有百花樂團的朋友的現場演奏,有丁曼的女高音,有GLORIA的女中音。歌到深處翩然舞,三步加四步、迪斯可加秧歌,樂隊拉什麼曲就跳什麼舞。不講章法,不講規矩,不講舞步,愛怎麼舞就怎麼舞。邊唱邊舞,邊喝邊舞,有伴者舞,無伴者也舞,大家盡興地沉醉在歡樂的舞池中,充分體現了PARTY的主題口號不醉不歸。美中不足的是男士們先後離場,場面上雖然陰盛陽衰,但原本就能頂半邊天的女士們乘機佔領了男士們讓出來的部分,照樣Hi得天翻地覆。

        盡興的PARTY結束了,雖曲終人散但餘興未盡。朋友們群發的會後感言又塞滿了我的郵箱,大家齊聲讚揚被命名為毛主席的毛芃女士召集有功,組織有方,感謝施先生提供的場地,更盼望著下次的相聚。

    主席加油!

    -------------------------------------------------------------------------------------------------------

     

    懷鄉病             曹小傑  奧克蘭大學人文學院

     

        每隔一個月或者半個月就有人過來修剪院子裡的草坪。實際這些草地你就讓它自生自長地也沒什麼。完全不會變成半人高的荒草地。我疑心冬天時這邊的草地仍不會枯黃。

        樹也是。鄰居家的樹枝條長粗壯了,也會叫人來修剪。用電鋸把那些伸到路上的枝條截下來。再把廢枝鋸掉。收拾乾淨後,似乎也就舒爽了不少。有人會自己去修剪這些東西。我個人認為這些枝葉也完全沒必要去打理,順其自然多好。

    有兩種情況我會想著去修理我周圍的植物。第一,它們礙我事情了。第二,我閑得發慌,無聊透頂。也許新西蘭人有他們自己的想法,下次問問他們。我喜歡跟友善的陌生人聊天。

        旁邊有個中國老太太,估計在這兒住很長時間了。院子裡養了許多的花。有盆栽的,有直接種地上的。也有一些菜苗。少有看到他們出來。通向門的水泥路兩邊是樹枝籬笆,圍欄很別致,是由聽裝可樂瓶子穿起來的,一溜到盡頭。

    斜對面的則是有幾叢竹子的人家。屋外的植被似乎有些年頭沒整理過了。甚至還有像蘆葦的植物。你知道的,蘆葦到秋天就會枯黃。所以看起來有些瑟瑟蕭索。路面上也長滿了草。另一邊的路有兩道明顯的印記,那是通向車庫的路。這是家廣東人在住,兩個孩子大概讀小學的樣子。

        完全不必驚訝,這兒多是中國人家。當然是否自己買下來的房子就不得而知了。很少有走門串巷的習慣,但若是長年住在一起,多少還是相識的。生活是非常個人化的,我目前還不太習慣。

        房東是個理髮師,講到kiwi老太太,都八十多歲了,每半個月就來燙一次頭髮。而那些移民過來的中國老太太就很少這麼講究。這裡面似乎有三點有趣的提示。第一,中國老太太對美的感覺喪失得比外國老太太更早。第二,五十歲移民過來,你可沒辦法學會kiwi的生活方式,國內的生活習慣仍在左右著你。第 三,kiwi老太太八十歲了還有頭髮可燙。

        在這兒的普通居民,能夠與他人發生交集的地方,是很少的。教會算一個,而且可能是最重要的一個。當然你得先是教徒。其次就是在常去的超市。如果是華人超市,十回八回,人就慢慢有些印象了。二十回三十回,就會慢慢聊點天。就這樣。

        其他的地方,比如說在院子裡推垃圾桶時碰見鄰居,打聲招呼。或者定期到某個茶餐廳吃點東西,會碰上一些熟人。偶爾跑步時也會認識一些面孔。但很多人我們只是互相認識,從不深談的。

        那時人們會集中到一個地方洗衣服,比如河邊。或者到一個固定的地方挑水、洗菜。一來二往,大家就要找些話題去聊,東家長西家短的。這種井臺、河沿文化早就消 失了罷。在國內一些農村仍有延續,但仍慢慢地泯滅。慢慢地,你家裝了自來水,我家裝了自來水,井臺就漸漸廢棄了。你買了洗衣機,他買了洗衣機,河沿浣溪沙也就成了絕響。

        勞動在慢慢地與無目的親和的人際關係分離。無目的而親和,這是多麼讓人懷念的人際關係啊。我們只是在溝通,談那些與我們都沒什麼大關係的小事情,享受其中的快樂,而鮮有利益糾葛。

        取而代之的是別的狀況。我們在工作中建立的關係,鮮有搬到生活中來。也有,但鮮有無目的親和的關係。對隱私的強調主要是工業社會以後的特徵。因為勞動後的生活與勞動或工作時的生活不再重合在一起了。

        別以為田園式的生活就有無目的而親和的人際關係。新西蘭夠田園了,在我眼中,仍然是難以體會到的。

    -------------------------------------------------------------------------------------------------------

     

    七律•瓦納卡湖                  虎山龍

     

    湖岸石沙粒粒光,

    遠山點綴雪斜陽。

    白雲天上樂放蕩,

    鴨鳥水中喜徜徉。

    釣魚橋臺偷閒空,

    載客船艇遊興忙。

    泊碧山翠仙境美,

    景如天堂聞花香。

     

     

    注:瓦納湖(Lake Wanaka)是新西蘭第四大湖泊,也是新西蘭南島最主要的旅遊景點。這裡像一個世外桃源,小鎮情調特別,其湖水清澈,四周就是雄偉的南阿爾卑斯山脈,它既是冬季滑雪愛好者的樂園,也是航海冒險者和噴射快艇嗜好者的天堂。另外,從歷史來講,這裡曾一度熱鬧非凡,它還是淘金者實現自己夢想的地方。

    -------------------------------------------------------------------------------------------------------

     

    “黃金城市”巴斯之豬、獅子、普提尼橋                                          

                             薇薇

     

        清晨的陽光燦爛地照射在橡樹團團濃密的綠霧上,金色的草地平流於腳底,天空淡藍,大地充滿生機,整整齊齊的街巷在沉睡中蘇醒,遊客已三三兩兩。仲夏的巴斯一點也不悶熱,依舊清爽宜人,天地間散逸著純淨美好的氣息,仿佛剛經過雨水的洗滌。

        巴斯是金燦燦的,城中建築所用的金色巴斯石有特別之處,這種石材先是吸收陽光,然後再將光線反射出去,整座城池金光浮動,即使是在最暗淡的陰雨天,仍沐浴在永恆的柔美之光中。巴斯街上除了成群結隊的觀光客外,最多的就是銀髮族。像其他英國小城鎮一樣,這裡是退休養老之地,年輕人都湧至倫敦、曼徹斯特這等大都市打拼天下去了。以整個城市計,巴斯的房價是是英國最貴的,在巴斯居住不僅要富有,最好還要有身份,巴斯的勢利是出了名的。

        一對對衣冠楚楚的老年夫婦是城市一景。穿著斜紋軟呢外套的老者風度翩翩,精心梳理過的銀髮紋絲不亂。他們的太太們塗著鮮豔的口紅,戴著珍珠項鍊,身體微微發福了,那種歲月的痕跡其實更好看,面容慈祥,態度雍容,有股子不事張揚的尊貴氣。老人們的著裝一眼看去已知衣料高檔,做工精良,怎麼也是倫敦牛津街或者武士橋的出品。他們與生俱來的優雅氣派與城中的名人宅邸、精美的古老建築渾然一體。

        青春的鮮妍也是有的,巴斯大學在東南面的山坡上。那天,正好是大學的畢業典禮日,巴斯大教堂前的廣場上聚集著一群群身披黑袍的學子正等待畢業典禮儀式開始。全城的驕傲,巴斯大教堂因而無法進去參觀了。廣場上有一個男學生正在彈吉他,另一側,有位漂亮的女大學生站在人流熙攘的大街上唱著義大利歌劇。據說,巴斯大學藝術系的學生經常來此演唱,一來練習,二來自食其力掙些零用錢,當天所見,老人們紛紛慷慨解囊,是啊,誰不愛這青春的亮色?

        巴斯另有一景,一百多頭豬和一百多頭獅子雕塑遍佈城中。草坪上、酒店門前、購物中心、公園裡,街巷轉角、公寓屋簷下,到處有它們可愛的造型,由多位元藝術家每人設計一座,豬和獅子的雕塑實物般大小。這些雕塑各個不同,盡顯藝術家的奇思妙想,斑斕的顏色真讓人讚歎,豬和獅子身軀上可以開滿鮮花,可以點綴日月星辰,可以是卡通人物,可以是抽象符號,有個獅子是“貓王”,我倒懷疑其中有沒有奧斯卡·王爾德,他的形象從來都是獅身人面。

        雅芳河從城中心流過,這一段非常美麗,是多少個世紀孜孜不倦的人工修造,與大自然天然之美的完美結合。我坐在河岸邊金綠色的草甸上,遙遙相望那幅寧靜甜美的宜人畫卷。河上最迷人的是普提尼橋,一座1773年建成的三拱石造廊橋,從橋頭到橋尾兩側排滿小店鋪。這樣的橋全世界只有四座,另兩座是舉世聞名的Rialto Bridge在威尼斯河上,Vecchio Bridge在佛羅倫斯阿諾河上。橋背後是鱗次櫛比的精美建築,層層疊疊靜立於高低起伏的山坡上。河面本是波平如鏡,偏偏在橋前面的河段上有一個垂降面,白色的水浪在此嘩嘩地翻卷著,猶如跳動的快樂音符。河堤上有人工栽植的牽牛花、海棠、百合,五彩繽紛地競相開放。

     

    多年以前我在圖書插頁還有青花瓷盤上見過這座橋,我只知道是英國的某處景致。從未預想過有一天會親眼見到它,當這座橋突然出現在我的眼前,不由得驚喜和感歎,人生到底是有這樣的相遇。

    -------------------------------------------------------------------------------------------------------

     

    家譜                     珂珂

     

        前些日子我應我父親的要求整理家譜,本來這應該是家中男性後人做的事情,可是好像男人們對此並不感興趣。鑒於父親年事老邁,不好駁回他的要求,就著手整理家譜了。

        我是跟我的姥姥長大的,以前我並不瞭解我父親的家族,這次整理家譜真是學到了不少的東西。中國一般的大家族族譜都是從宋代開始記錄的,那是大樹的樹根部份,一代一代的傳下來,就如樹枝般一杈又一杈的分開來。哪一枝杈有人整理,哪杈枝就會留下,只要是失去三代人的紀錄,就已經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損失,甚至是造成了永久的損失。

        我們這個枝杈曾在1908年整理過,迄今為止已經是三代了,若再沒有人整理的話,就將永久失去紀錄的意義。正如我父親說的:“已是迫在眉睫了。"

        中國是一個男系社會,在編排族譜時,我要十分小心將女性的後人剔除,只留有男性的後人。西方的婦女結婚以後跟隨夫姓,這點現時中國人就沒有跟從。但是舊時中國的族譜上卻是這樣記載的,馮(為夫姓)姚(為娘家姓)氏=馮姚氏,沒有了自己的名字。我在整理的過程中感覺到:不論東方也好,西方也罷,女性向來都在家族中是沒有地位的。

        新的族譜最麻煩的就是要跟上潮流,做出電子版,真是好費工夫。好在目前的主要板面已經出來了,又有動感,又配有古箏音樂,真是一幅不錯的作品呢。我想全部整理好後,每個後代分一個光碟留存,希望兩三代之後仍有人能繼續這件工程。

        族譜的研究似乎是世界性的,在美國的大學中,有一專業就是研究族譜的。這次原非自願地整理父親家的族譜,卻是讓我讀了不少的書,做了不少的功課,也激起了我的求知慾。中國人的性氏很簡單,在“百家姓"中基本上都有了記載,總共也不過是一萬多個。可是,你是否知道法國人有多少個姓氏?在6000多萬的法國人中,有130多萬個姓氏。法國人和法國人移民去其他地方的後裔;他們的名字都好長,從他們的名字中就暗藏著家譜或者是家族中的密碼。

        有的人幾輩子之前是屠夫的,他們的後代就居然姓“屠夫"。是木匠的,後代就姓“木匠"。姓杜馬就是來自牧場的人。姓杜邦的就是稱呼住在橋邊的人。

        中國的姓氏中,雖沒有西方人那麼明顯的流傳了下來,但也存在著很多的故事,甚至還有很具有傳奇色彩的故事。浩瀚的世界,源遠流長的歷史,正是由無數的家庭的歷史構成的。悲歡離合、興衰起伏,生命也歷經戰火洗禮、朝代更替,一代又一代地延續著。

    如果你有時間,也可以為你的家族整理一下族譜,一者能將家族的歷史傳承;再者你或許和我一樣,可以從整理的過程中找到滿足,找到樂趣。

    -------------------------------------------------------------------------------------------------------

     

    獨留枯塚向黃昏

    ——那些長眠在乾隆帝身邊的女人們                立言

     

        當年研究晚清史,每年都去清東陵。

    清東陵位於河北遵化,埋葬著清朝順治、康熙、乾隆、咸豐、同治五位皇帝和他們的後妃、皇子、公主共157人。其中乾隆、慈禧兩座陵墓因奢華富麗著稱,19287月軍閥孫殿英對這兩處陵墓下手,炸開墓門,拋骨曝屍,將價值連城的隨葬品劫掠一空,給後世遊客平添了無數的遺恨與遐思……

        每次去東陵都必去乾隆的裕陵,每次去裕陵,都要去裕陵妃園寢憑弔一番。

    康乾盛世是中國封建社會發展的頂峰,乾隆皇帝(愛新覺羅 弘曆)就是這頂峰中的極頂。乾隆時期的社會政治、軍事、經濟、文化都達到了歷史上前所未有的高度,乾隆統治長達60年,又做了3年太上皇,享年89歲,是中國帝王中享壽最長者,晚年躊躇滿志的自稱“十全老人”也實在當之無愧。他除了是一位傑出的政治家、軍事家,還是古代帝王中首屈一指的文采風流,詩書禮樂,琴棋書畫無一不精,傳世的詩作就有4萬多首,儘管後人考證其中不乏代筆之作,但僅數量而言,也堪稱中國歷史上最高產的詩人——何況他還是日理萬機的皇帝。

        乾隆還是個多情天子。滿洲皇帝幾乎個個是情種,努爾哈赤與大妃烏喇那拉氏、皇太極與宸妃海蘭珠、順治與皇貴妃董鄂氏、康熙與原配皇后赫舍裡氏,咸豐與慈禧……都是宮廷小說蕩氣迴腸的好題材。而乾隆的多情在於他真心愛重他身邊的女人們——他的裕陵裡附葬著兩位皇后與三位皇貴妃,是清朝皇陵裡入葬人數最多的。

        清初受漢族文化影響,皇帝陵只入葬皇帝與皇后,除元後、繼後(如果有的話)外,還有嗣皇帝的生母。如果皇后死于皇帝之後,一般本著“卑不動尊”的原則,另建陵寢。皇帝陵入葬皇貴妃始自康熙,但康熙與雍正的陵墓中都只葬了一位皇貴妃。在佳麗如雲的皇宮裡,一個女人的地位全憑皇帝的好惡,妃子死後能入葬皇帝陵,是她一生最高的榮耀。乾隆明顯是個念舊的人,附葬在他身邊的5個女人中有4位在他身為皇子時就事奉他于潛邸,個個地位尊貴:

        孝賢純皇后富察氏,出身滿洲八大家的貴族官僚,是乾隆的原配,在15歲時由雍正指婚給已秘立為儲君的寶親王弘曆作嫡福晉,是乾隆所最為愛重的妻子,稱讚她“曆觀古之賢後,蓋實無以加茲”。孝賢後與乾隆感情甚篤,事奉皇太后、管理後宮都盡心盡意,更難得的是她生性節儉,平日頭飾為通草所制絨花,不用珠翠。一次聽乾隆說起滿洲服飾中釘金繡緞的荷包,本是早年祖宗征戰時裝乾糧雜物所用,原料也是鹿皮等。細心的孝賢皇后遂用鹿羔皮製成荷包送給乾隆,既表達了夫妻之間的摯愛,也隱以勸言喜愛奢靡的乾隆不忘祖先創業的艱難。在乾隆眼裡,孝賢皇后是完美賢淑,不可超越的典範,他能夠專心地處理國家政務,閒暇時間查閱典籍,全部是孝賢後的功勞。孝賢皇后生22女,兩個兒子都為乾隆所鍾愛並先後內定為皇儲,可惜都早夭,只有一女成年。後宮的操勞,尤其是愛兒的夭折給孝賢皇后的身體造成致命的打擊,她最終以36歲的錦繡年華病逝於伴乾隆東巡途中。乾隆因悲悼皇后而性情大變,不但遲鈍忘事,而且常大發雷霆,僅在皇后治喪期間,被懲處的一二品大員就有53人。乾隆保存了皇后臨終所乘的青雀舫並堅持運回京城;保留了孝賢後所住的長春宮及生前所用器物等長達40年,每年都親臨憑弔;孝賢後安葬裕陵地宮後,他先後前去奠酒17次,最後一次已經86歲位居太上皇;他紀念孝賢皇后的詩文有100多篇,是他所有詩作中最情深意切的部分。一代帝王,鍾情若此,千古難遇。

        有孝賢這位賢後在前,後繼者實在難以望其項背。附葬裕陵的三位皇貴妃都是乾隆的潛邸舊人。慧賢皇貴妃高佳氏、哲憫皇貴妃富察氏、淑嘉皇貴妃金佳氏都事奉乾隆有年並為他誕育了多位子女。唯一的例外是孝儀純皇后魏佳氏,她入宮於乾隆10年,從貴人晉至皇貴妃,生42女,附葬裕陵的理由是她生了皇15子即嗣皇帝嘉慶,兒子即位時她已死去20年了,她的皇后位號也是後來追封的,死後哀榮,都與她本人無關了。引人注目的是,清陵打開的地宮寶床(置放帝后棺槨所在)都呈“一”字型坐北面南排列,唯有裕陵地宮寶床是“L”型,左手邊還延展了一個位置,安放的是淑嘉皇貴妃。這應該是乾隆帝生前的考慮,也許是他要酬勞的寵妃人數較多,所以才如此安排吧?

        離開裕陵1裡許,是裕陵妃園寢,這裡明顯比帝陵低一個檔次,享殿、明樓都是綠色琉璃瓦頂,共埋葬著乾隆的36位後妃,5排寶頂(墳墓)高低錯落,排列越靠前,位置越居中地位越尊貴。

        前排正中是一座高高的明樓,寶頂下埋葬的是乾隆寵妃純惠皇貴妃蘇佳氏。她也曾事乾隆于潛邸,未能附葬裕陵的原因可能是逝世較晚,她死於乾隆25年,比淑嘉皇貴妃金佳氏晚死了5年,裕陵地宮唯一所剩的位置必須留給嗣皇帝生母,於是只好委屈她葬在妃園寢前排正中最尊貴的位置,而且特為她修了明樓寶頂。意外的是,我在純惠皇貴妃的寶床上意外的看到了乾隆繼後烏喇那拉氏的棺槨。

    烏喇那拉氏是乾隆潛邸側福晉,乾隆即位後封嫻妃,後晉貴妃,孝賢後去世後封皇貴妃,主持後宮,後來在皇太后主張下立為繼後,生21女。乾隆30年正月在隨乾隆南巡途中與乾隆發生口角,憤而剪髮。滿洲國俗,只有死去父母或丈夫的女人才剪髮,這一行為無異於咒詛乾隆和皇太后,乾隆一怒之下將她打入冷宮,名號雖未被廢,但在後宮已毫無地位。次年她在憂憤中去世,乾隆命以皇貴妃禮葬于純惠皇貴妃右旁,沒有諡號,沒有神牌供奉,沒有名下的饗祭,史書也沒有記載她的葬處,真連一般妃嬪都不如,與孝賢皇后相比,判為天壤。

        妃園寢中有乾隆唯一的維吾爾族妃子容妃和卓氏,也就是傳說中的“香妃”,傳說她遍體生香,現已無法考證,但她一直很得乾隆寵愛倒是真的。她曾隨乾隆在圓明園下棋品茗,還曾隨乾隆出獵,因她信奉伊斯蘭教,乾隆特准她著回裝,為她在宮中設清真廚房,在東巡途中,乾隆對她屢有格外賞賜的菜肴。她享年55歲,壽終正寢,在乾隆諸妃中應該是位有福之人。

        妃園寢中還葬著一位漢族妃子惇妃汪氏,惇妃於乾隆53歲時進宮,後生下乾隆視為掌上明珠的小女兒和孝公主,母女都深得恩寵。不料惇妃的脾氣也水漲船高,擅殺了一名宮女,被貶為惇嬪,後來雖恢復了位號,但乾隆對她卻不復往日的情分,可見乾隆到了晚年也依舊賞罰分明。

    幾百年時光如過眼雲煙,青松古柏,蒼苔斜陽,任人評說。我徜徉在一座座寶頂間,浮想聯翩——據說當年孫殿英的工兵炸開裕陵寢宮,石門被一具棺槨擋住不能打開,那棺槨為陰沉木制,好像特意把守宮門,不許盜賊入侵,那棺槨的主人正是乾隆。後來人們有種種猜測,棺槨離開寶床,最大的可能是為地下水飄起,但為何其餘5具棺槨都在原處,乾隆的棺槨最大最重,卻卡在門後,似乎勇武的乾隆死後還在保護他的後妃。孫殿英的手下喪心病狂,劫掠寶物的同時劈棺槨,毀屍骨,致使劫後的裕陵骸骨狼藉,最後只得將所有殘骨收拾在一具棺槨內,乾隆與他的5位後妃最終不但死同穴,而且是同棺長眠,千古一帝,死後遭此下場的怕也是千古一例了。而那些沒有資格附葬裕陵的後妃們,反倒得享安寧,起碼全身至今,福兮禍兮,全付秋月春風。

    -------------------------------------------------------------------------------------------------------

     

    《蓮》第十九章  後園幽禁                何學威

     

      2、王命如山

       卻說碧姬寢宮的床邊,輕柔莊王的雙肩,莊王一臉不耐煩。

        碧姬關切地說:大王,您身子有些發燙!”莊王道:大雨淋的,拿些酒來祛寒。碧姬說:酒怕傷身,還是叫他們做碗散寒湯。莊王道:不用費事,喝口酒就好啦。碧姬說:聽黃門安說,大王回宮未即刻更衣,徑直去了王后宮,這必然寒氣入體。

        莊王呷口桌上的酒道:別提此事,越提越氣。碧姬說:臣妾已有所聞,妙善拒婚。莊王提高嗓門道:拒婚?她敢拒婚?這都是有人慣的。碧姬:臣妾也是今日才聽說,妙善早就說了要出家做尼姑。

        莊王一摔酒杯道:她要出家,聽誰說的?碧姬說:王后今日找我去親口對臣妾說的,王后娘娘早就知道妙善的心思。莊王氣道:不是叫她去說服妙善嗎?碧姬說:丫環看見,王后說服不成,倒是給了妙善一個耳光。莊王道:好啊,這些事,她都瞞著不說。碧姬說:依臣妾看,王后自有說不出的苦衷。那個莊王道:她有何苦衷?碧姬說:您想,她是否唯願此事能成?莊王道:一個是他親生兒子,一個是她喜歡的義女,天生一對,她自然希望喜結良緣。碧姬說:如若一開始門就堵死啦,這一切不就落空了,故此她只能兩頭瞞,讓您能夠壓服妙善,促成此事,妙善這孩子居然敢違抗王命,這是她始料不及的。莊王道:我倒要看她能否抗到底。碧姬說:大王,您千萬別小瞧妙善,她要一意孤行真有些目中無人。莊王道:寡人還會奈何不了這個小丫頭?碧姬說:她現在王后的話不聽,連太后的話也當耳旁風。莊王狠狠道:哼,了得,反啦,別說她只是義女,就是公主也不能由著她如此膽大妄為。碧姬說:她現在沒有別的,就是一心要出家。莊王怒火中燒道:寡人成全她,明天我就把她關到後園,先讓她戴發修行。碧姬說:依臣妾看,您還是緩一緩再說吧。莊王道:不行,她自行其是,太過分了,最好讓她嘗嘗與世隔絕的滋味。碧姬勸道:您身體不適,還是早點歇息。莊王道:就是給氣病的,明早就將她關押後園嚴加看管,誰也不許去見她。碧姬說:妙善也怪可憐的。莊王道:她自討苦吃。

        第二天早上,王宮士官帶兩名衛士全副盔甲,手持戈矛來到荷澤院。

        士官大聲宣道:奉王命,將妙善關押後園。

        兩名衛士上前押解蓮。書香道:為何要抓妙善?士官道:她違抗王命。書香道:書香要跟著去。士官道:大王有命,僅只妙善一人押往後園,其餘不得同行。

        書香難過地喊聲妙善!蓮勸慰說:書香,進去吧。書香說:書香去找王后。蓮告知書香說:書香不要驚動王后,妙善什麼也未及帶去,妳看能否送些書來。

    士官指揮衛兵將蓮押走。

        書香淚流滿面哭喊著:妙善!

     

        兩衛士手持戈矛看守後園門戶。

        後園陋室內,妙善已被剝去錦衣,身著布襟,獨自一人在室內打掃。

     

        得樂驚慌回宮稟報:殿下,大王派人將妙善關押在後園了。妙梁大驚道:父王為何如此行事?得樂道:說是讓她帶發修行。妙梁道:這可如何是好?妙善是為我受苦。得樂道:當初是碧妃娘娘成全此事,如今還是找她想法子吧。妙梁道聲:快走!轉身就跑,慌得得樂跟著追去。

     

        書香也是急急忙忙慌慌張張往王后宮報信:稟報王后娘娘,大王將妙善抓走了。王后急著問道:現人在何處?書香回復道:關押在後園。王后立即決定道:霓裳,快陪我去九畹齋。

     

        王后帶著霓裳趕來莊王書房九畹齋,莊王正在批閱奏冊。

        王后道:大王,臣妾為妙善之事而來。莊王道:要來求情?王后道:大王,妙善不肯出嫁,固然可惱、可氣,但也不至於一定要將她關起來。莊王道:誰叫她抗拒王命?王后道:還可多方勸說。莊王反駁道:妳不是去勸說過嗎?結果如何?王后道:妙善畢竟年輕,可以耐心開導,使其回心轉意。莊王道:她不是告訴妳,她很想出家嗎,我先讓她在後園修行,嘗嘗出家的滋味,也許真能幫她回心轉意。王后退步說道:能讓書香去陪她嗎?莊王回答:不行!王后說:她畢竟是我們義女。莊王道:那只是個虛認的名分,誰叫她不識抬舉。王后在此退步道:那求您讓我去看看她。莊王道:不行!王后道:大王為何要如此決絕?莊王道:真想幫她,只有逼她。王后說:妙梁一心想娶她,逼出事來也為難。莊王冷笑道:妳不用要脅寡人,關她一段再做計議。王后只好道:臣妾告退。然後急急離開。

        莊王喊道:黃門安!黃門安應聲跑來道:奴才在!莊王道:傳寡人口諭,後宮任何人不得進入後園,不得遞送物品,你去交代禦膳房,每日就送一頓素食。黃門安道:不會少點?莊王道:寺廟都是過午不食。黃門安道:也是兩頓。莊王道:一頓足矣。黃門安道:奴才明白。

     

        碧姬在花廳埋頭調配香料,妙梁急衝衝闖進碧妃宮告知道:碧妃娘娘,妙善被關押起來了!”碧姬抬頭故作驚訝地說:你父王安排的?妙梁道:還能有誰?碧姬說:今早我還和大王說過,要善待妙善,怎麼轉眼就關押起來,是否妙善言詞過激?妙梁道:妙善雖然有些執拗,但也不至關押。碧姬說:大王的脾氣你也知道,他最不能容忍違抗王命的人。妙梁央告道:碧妃娘娘,妙梁特來求您,父王聽您的,您快想個主意,讓父王放妙善出來。

        碧姬笑道:看你心疼的樣子,碧妃娘娘也難過,哪有不幫之理?妙梁道:多謝碧妃娘娘!”碧姬道:你先不忙謝我,你先告訴我,值不值得去幫你。妙梁問道:此言何意?碧姬道:妙梁身為太子,可以盡閱人間春色,如若心血來潮,我則幫而無意;如若情真意切,那便值得成全。妙梁立即剖白道:妙梁自知不成大器,耽於遊樂,可自從妙善入宮,妙梁心無旁騖,自認終身伴侶,已系於彼。碧姬道:無可動搖?妙梁:除非山無陵,江水為竭!碧姬道:妙善立意出家呢?妙梁發誓道:妙梁便終身不娶!碧姬逼他道:口說無憑。

    妙梁刷地拔出佩在身上的短刀,右手舉起便往左手刺去:歃血為誓!碧姬眼明手快,伸手死死抓住妙梁握刀的右手腕道:使不得!妙梁歎道:!蒼天可鑒。碧姬道:我都被你的真心感動了,我先勸妙善回心轉意,再讓大王寬恕她,不就成啦。妙梁跪謝道:娘娘只要能讓妙善做太子妃,娘娘就是我的再生父母,親生爹娘。

        碧姬樂不可支一把扶起妙梁道:妙梁快起來,折殺我了。妙梁苦笑道:妙梁真的六神無主。碧姬高興道:我給你做主,一會我就去看妙善。

     
    Tags: 【来源】
    】【打印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以文会友第六十一期 下一篇以文会友第五十九期

 

chinanews
新西兰中华新闻通讯社NZCNA|联系我们|广告服务|隐私声明|版权声明|法律顾问|新西兰中华新闻网 www.chinanews.co.n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