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首页-> -> 华新网视 -> 纽国华社

    以文会友第五十七期
    2011-05-07 07:35:44 字体:【 】 【繁体

    以文会友   纽西兰华文作家协会  文艺沙龙 主办

               第五十七期

     電話﹕09-6317488   E—MAILccsalon8@gmail.com

                      

     

    「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要捍衛你講話的權利。」---伏爾

     

    拉登之拉燈                                                   大衛王

    ●大力丸                                                           穆迅

    ●我的生日蛋糕                                                立言

    ●珍惜當下                                                        珂珂

    ●“黃金城市”巴斯之喬治王朝時代              薇薇

    屈保祥                              傅金枝

    ●《蓮》十八章處心積慮   一廂情願               何學威

     

    ====================================================

    時事評論

     

                      ——大衛王

     

        拉登終於拉“燈”謝幕了。

        關於拉登的謝幕,反恐大戲依然還看不出最終結果。但見導演本事件的主角美國防部長在電視上依然言辭謹慎,絲毫沒有鬆口氣的感覺。

        油價非但未跌,反而又攀爬高了一點。

        和許多“角兒”一樣,拉登的謝幕令世界矚目。

        這位當年坐陣指揮“911”事件以民航機撞擊紐約世貿大廈置三千無辜者死亡的大魔頭,也曾經打小含著金湯勺出生,一落地就有了億萬美元的身價,從小立志要幹一番大事業,而後還果真不安生,憑藉著非凡膽識和財力,竟成了抵抗前蘇聯入侵阿富汗的風雲人物。

        這位敢在沙特國防部長面前摔臉子擺大譜,敢和美國政府直接叫板,敢和西方世界西方價值觀相對抗的“角兒”想不風雲看來都難!

        眼睜睜看著這位登上世界大舞臺十餘年,和美國政府演練“推手”,孫猴子般攪和的整個世界不得安寧,他在哪裏一亮相,哪裏必定風雲突變風吹草動的“角兒”,突然間死了,玩完啦,翹辮子啦,謝幕啦!這讓許多觀衆不由得傻眼了!互聯網上的反映頓時翻了天。

        有叫好的,有拍巴掌的,有恨之入骨咬牙切齒的,有歡呼雀躍興高彩烈的,還有額手相慶長出了一口氣的。

        可也有讚揚的,瞻仰的,也有惋惜的,直言哀悼的,更有想繼承其遺志,要完成其未竟事業的。

        從這位牛人臨到謝幕,還拉個墊背的,拿自己妻子做擋箭牌,被一夥神勇藝高早已受命的突擊隊員,毫不留情痛下殺手的槍彈掃射下頭臉被打成蜂窩,到死後美國人仍絲毫不敢大意居然出動航母海葬了本拉登。把這已經沒有生命的軀體仍然燙手山芋般趕緊丟進了阿拉伯海深處的處理手法來看,誰敢說喂魚的本 拉登身上的繩索和重物超不過我們想像的極限?

        誰又敢說這場大戲就此落幕了?

        這,一切緣自復仇。

        本拉登是為歷史與現實中他所謂的十字軍東征的罪孽復仇,而從天而降炸洞而入的美國士兵則是為在“911”事件的罹難者復仇。

        應該說老天眷顧,沒讓這種仇恨和我們華族沾了邊兒!

        不管這場歷史大劇上演的如何驚心動魄,如何你死我活,這世界上唯一沒有角色的是我們,我們中國人。

        從那一年911開始,亢長的演出時間裏,每一位角色轉換,每一場兵刃相搏,每一個“角兒”的出位表演,我們都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阿拉伯地區的刀光劍影砲火再大風雲再變幻,西方城市的地鐵爆炸聲再劇烈,都和我們直接關聯不大。正是因爲這老天的厚愛,我們才成爲這世界裏唯一可以置身事外,可以根據自己好惡,可以隨意點評劇中角色而不帶任何感情色彩的大民族。

        於是,我們的評頭論足便帶有了比世界其他族群更多的極端對立的色彩,大家對本拉登之死也就看法迥然不同。

        如果這事擱在三十年前,本拉登肯定和古巴的格瓦拉一樣,無疑是許多人心目中的英雄。敢和美帝國主義叫板,敢挑戰當今世界頭號霸主地位,拉登,同志哥,好樣的!

        多年培養下的思維定勢,造就了互聯網上今天的極端憤青或視西方民主如毒蛇猛獸視拉登為反美壯士視拉登被擊斃如喪考妣的社會精英們,也紛紛撰文表達著自己的哀悼。

        更有的還嫌這世界不夠亂,吵嚷著整死拉登臺上少了“角”兒,少了精彩,少了對頭,這世界不就少了份熱鬧不是?

        恨不得天下大亂,亂得個一塌糊塗才好。

        但是,對西方民主持贊同態度的人們還是將本拉登之死,認定為十惡不赦死有餘辜和罪有應得。

        當然更多的人,對此持事不關己漠不關心的態度,拉登是拉登,我是我,拉登炸人家大樓,害死那麽多無辜罪是大了點,可美國也到處伸手,搶佔石油,搞得別人國家不得安寧民不聊生,他也不咋的!

        也有的在西方民主社會生活下的人們,關心的是這出戯後邊怎麽演?還有哪些“角兒”你方唱罷他登場?

        更關心的是明天的油價是跌還是漲?下一個主宰油價的“角兒”又是誰?

        當然,作爲另一個主角兒,美國人比誰都更關心下一個“角兒”的出現。

        從忙匆匆趕緊把本拉登用世界最重量級的武器,航空母艦海葬就可以看出,這反恐的大戲就此有可能另打鑼另開啓了,決不會因爲本拉登的謝幕就散了場子。

        看來,這出戯遠遠沒有演完,我們只好再瞪大了眼珠子,繼續走著瞧吧!

    =============================================================

    -------------------------------------------------------------------------------------------------------

     

    大力丸                             穆迅

     

        小時候,上學的路上,經常看到空地當中圍了一大圈的人。孩子們好奇,便從大人們的腿縫中擠進去看。哈!原來是賣藝人在表演。通常是一壯漢,小平頭,赤裸著古銅色的胸膛,紮一黑色抿襠褲,手執一把明晃晃大刀。正吐沫星子亂飛地宣講著什麼。耐著性子等了許久,壯漢仍然滔滔不絕,不見任何表演。學校的上課鈴都響了,他還在那裡慷慨激昂。無奈只好悻悻然抽身而去。回家和大人們講,父親說:“哪裡是賣藝啊!是賣大力丸的。”這時我才明白,壯漢吹了半天原來是誇他的藥如何靈驗能治百病。

        如今,大概人們吃虧上當太多,覺悟空前地提高。賣大力丸的早已絕跡。我的孩子們恐怕已不認識“大力丸”這個詞了。

        時過境遷,歸功於科學的發達,我們吃的瓜果蔬菜雖然已無季節之虞,可嚼在口中卻愈來愈淡而無味,營養也大打折扣。據某些科學家們計算,要想達到從前的營養量,比如一根胡蘿蔔。今天就要進食十幾根才等同。我有點兒不敢相信,這豈不拿我們當大象不成?

        雖然我的手頭沒有確鑿資料,但回想我孩提時番茄的嗆鼻味兒,這種說法多少有點道理。

        那天,給孩子們上“憶苦思甜”革命教育課。說我們小時候,生活多艱苦,一個月也吃不上一頓葷菜,天天是窩頭、水煮大白菜,連個油星兒都沒有。女兒白了我一眼,撇了撇嘴:“還好意思說,你們那時天天吃綠色食品,享福呐。我們吃的是什麼?地溝油加基因食品!”

        我一下子也糊塗了。是呀!這日子是怎麼過的?說不好,不對。說好,她講的也有道理。不是不好,是活得太累,化學知識普及了,什麼都得提防著點兒。保不准什麼人就在你的食品裡摻點兒什麼或染點兒什麼。想想以前的粗糧、素菜,還真成了如今的健康高檔食品也。

        有時黑燈瞎火地睡在床上,半夢半醒,腦子裡胡思亂想。女人生孩子才有奶,沒孩子沒奶。哺乳動物也是如此吧?怎麼奶牛就天天有奶呢?電視裡有人吹我們養的雞長得如何快,四十天就變成年雞了。像耍魔術似的。近年來看不到這類廣告了,全都默不作聲悶頭幹了。但是我還是看到冷櫃上漲鼓鼓的赤膊雞,心裡就犯嘀咕:怪不得孩子都提前早熟,這雞裡……

        聽說美國的基因大豆侵略了中國,玉米裡也有基因改良,更有甚者說番茄基因可以改成牛肉!這種浪漫的暢想聽起來真令人寒絲絲的,莫非世上確有巫婆的魔棒,什麼都能變哦。

        越想眼前越黑,更是夜不能寐。要不就在後院裡自己種菜,再養幾隻雞。牛肉、豬肉、羊肉、魚怎麼辦?哎呀,這不成農場了嗎?天天為了吃忙的四腳朝天,你還工作不?

        怎麼辦?民以食為天,吃都成了頭痛事,這輩子活得還安嗎?

        雄雞一叫天下白,據傳當今亂世裡出了個能人,叫什麼名字我無從考察,姑且叫X先生吧。他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預言世界將進入電腦時代也就是IT時代,當時的人們還譏笑這個X先生腦子進水了。可現在,傻瓜都知道,誰還不這麼認為,一定是他的腦子進水了。

        一時間此人成了眾人頂禮膜拜的預言家。最近,X先生又預言:今後人類將進入營養品的時代。這回,有了上一次的慘痛教訓,人們不敢不相信了。至少是我,就沖那輾轉難熬的不眠之夜,我就相信他言之有理。不吃營養品,你就必須像大胃王那樣,天天往肚子裡塞幾十公斤的菜蔬。偏好體型纖瘦的時髦男女打死他也不幹啊!

        可這營養品怎麼吃呢?我曾看過一幅漫畫,說的是一家庭女主人工作太忙,無暇買菜,便買了些維生素C藥片,倒在盤子裡。說:“為了營養健康,咱們吃這個吧。”

        看了這幅漫畫,您別笑,沒準兒現代人的生活就是這個樣子。我沒有做過統計,好像也沒人做過這類統計,不過從朋友的茶餘飯後閒談中我感受到當前到超市或營養店、藥店買營養片吃的人相當普遍。更不要說那浩浩蕩蕩的直銷大軍了。靠藥片維持身體的健康水準,似乎成了如今另類的時髦趨勢。

        當然頑固派也不缺,有了大力丸的前車之鑒和基因食品的恐慌,對人工製造的口服物有著本能的排斥與質疑。他們所堅持的也並非沒有道理。看著早餐桌上孤零零一杯白森森的營養液,旁邊散落著一堆形狀不一的營養片,一股股人工香料味迎面撲來。忽然悲傷地感到食品的文化哪裡去了?那種色香味俱全引人饞涎欲滴豐筵哪裡去了?除了生冷理性的ABCD之外便空無一物。這就是現代人生活的享受嗎?

        可是我們理想的綠色食品在哪兒?那些我們“憶苦思甜”時所控訴的白菜、蘿蔔、糙米還有嗎?

    現代人真的需要尋找新的“大力丸”?

    -------------------------------------------------------------------------------------------------------

     

    我的生日蛋糕                            立言

     

        我是父母的長女,第一個孩子過生日往往是比較佔便宜的。在那些幼年的生日照上,呆頭呆腦還不知生日為何物的我,旁邊總有一個圓圓的大奶油蛋糕做陪襯,上面還插著蠟燭,一支、兩支、三支……“咦?照完相後,奶油蛋糕被誰吃了?”記得小時候嘴饞,追著母親不依不饒的問。“我呢?我照生日照怎麼沒有奶油蛋糕?”妹妹也跟著忿忿不平。母親歎口氣說:“你沒有姐姐運氣,出生在‘三年困難時期’,能吃飽飯就不錯了,哪裡去找生日蛋糕?”

        不管有沒有蛋糕,我的童年是幸福的,有照片為證——坐在身穿旗袍,笑靨如花的母親懷裡,一臉的滿足與陶醉。母親從來不會忘記我們姐妹的生日,就是在“文革”時期“破四舊”,全家也會偷偷吃一頓“長壽麵”——過生日的孩子那碗面上有兩個水潑蛋,不過生日的有一個,父親和母親的面上只有幾粒蔥花。

    18歲到京郊插隊,19歲生日時正在豬場喂豬。生日那天清晨特地在兩條辮子上紮了深粉紅的毛線,把辮穗梳得蓬蓬松松的,這才匆匆趕去給豬兒們開早飯。愛我的父母,特意為我炒了面,煮了茶葉蛋,讓妹妹送到知青宿舍,姐妹倆坐在村外大堤上的柳蔭下吃午飯,妹妹一個雞蛋也不肯吃,執意要留給我,那碗“長壽麵”吃出了不盡的甜酸苦辣……

        “文革”後父母去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任職,再為我過生日已經是他們退休,我的“不惑之年”。那年我在北京作協任駐會作家,出版了第二本小說集,母親高興,為我買了一個大大的蛋糕,全家赴餐館生日宴。燭光瑩瑩的生日蛋糕端上了桌子,女兒不甘寂寞,一定要幫我吹生日蠟燭,被母親攔阻還哭了鼻子……再往後的生日蛋糕都是女兒用她積攢的零用錢為我買了。先是新僑飯店的“三寶樂”,後來是崇文門新世界大廈西點專賣,蛋糕越來越精緻,我卻因減肥的緣故越吃越少。

        移民奧克蘭,女兒在學校學會了烤蛋糕,我過生日就看她大顯身手:奶油栗子蛋糕、奶油山芋蛋糕和鮮水果蛋糕,花樣翻新年年不同,每個生日蛋糕都不忘裱上“Happy Birthday Mum”的字樣,點上明亮的蠟燭,和鮮花、生日卡一起擺在我面前,恍然間感覺整個人生都被點亮了。各色生日蛋糕吃得不亦樂乎,女兒卻突然回國發展了,去年過生日前,收到她一封E-mail:“媽:26年來,基本上你的生日我都不曾缺席過,這一次,對不住了。想念你,在這個特殊的日子裡。十一的時候,我的下屬都回去和家人團聚了,有個小姑娘笑著跟我說,我都一年沒見過媽啦。我笑,轉身卻躲到洗手間去擦眼淚:我何嘗不是一年沒見過媽了?工作中大家都視我為鐵娘子女強人,大概小女孩的那一面從今往後也只有在你面前才可以展露了。……今年不能為你做生日蛋糕了,但這個世界上還有人記得你的生日就應該覺得溫暖和知足不是麼?其實我想你早就把生日看淡了,感恩快樂的過好每一天更重要……”

        外子要給我買個生日蛋糕,我說算了,女兒說得對,感恩快樂過好每一天更重要。我一生何等幸運!父母、丈夫、妹妹、女兒都把他們的摯愛給了我,生日蛋糕不過是愛的象徵,有沒有我真的不在乎了。

    -------------------------------------------------------------------------------------------------------

     

    珍惜當下            珂珂

     

        這幾年以來, 一直在聽說各種預言。 有時候還覺得有些毛骨悚然。記得小時候,所聽說的預言都是一些似是而非的語句, 很難去清楚的解釋。所以總覺得; 預言是很神秘,很奧妙, 很難理解的一種天機。

        但是,現在有了網絡,很容易就會舖天蓋地的傳著這些“預言"。甚至還具體到哪年哪月哪日。有些還標榜是經科學家證實的有科學根據的。

        自從電影<2012>播出不久, 人們在茶後飯餘又多了個聊天的話題。

        那就是圍繞著2012年的預言。

        其實大家想清楚就好:地球並非人類所有,而人類卻是屬地球所有。每個人都是在地球上的過客。何必驚慌。

    人類滅亡也好,地球毀滅也罷,以現今人類的智慧連地震、海嘯也都沒有辦法作出準確的預測。所以還是珍惜當下的每一天,因為, 在聖經馬太福音2436節指出;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唯獨父知道。

    上一個生物鏈滅亡在科學探索的節目中有科學家解釋;是由於行星撞地球之後導致粉塵彌漫,使地球昇溫且居高不下,導致恐龍的孵化成為同性,到後來無法繁衍而滅亡。

        目前我們生存的地球是一個以人類為主導的紀元。

    我們應該為自己能生活在這個紀元中而高興,不要去杞人憂天。明天是明天的事,今天就應過好今天的日子。

        有一個小男孩,每到秋末的時候,他的父親就要求他每天在上學之前掃一次院子中的樹葉。 樹上的葉子好像一早就有了約定似的,總是不停地落下來,讓這個小男孩很厭倦。後來他看見他的鄰居在掃地前會先用勁兒去搖大樹,他也學著先將樹使勁兒的搖,希望將第二天會落下來的葉子提前搖下來,這樣明天就可以不用掃葉子了。可是第二天一起床,他傻了眼,院子中仍然是一地落葉。站在樹葉中的小男孩明白了──無論今天怎樣用力去搖樹,明天的樹葉還是會落一地的。

    所以,世上有很多的事你是不能預先控制的,誰又知道明天會發生甚麼? 珍惜當下,活在今天才是生命中最實在的態度。

    -------------------------------------------------------------------------------------------------------

     

    “黃金城市”巴斯之喬治王朝時代 (二)                       

                                  薇薇

        1702年,安妮女王即位加冕,同年駕臨巴斯,王孫貴族、名流顯要們也追隨女王的芳履蜂擁而至,一時間巴斯聲名鶴起,有錢有閑貴族趨之若鶩,為滿足上流社會的娛樂居住需求,巴斯開始大興土木,輝煌建築如雨後春筍般矗立起來,巴斯迎來了她的黃金時代。

        巴斯是英國第一個有全面市政規劃的城市,整座城池的建築、街道、路燈、公園、綠地都作了細緻安排。全城建築風格統一,色澤和諧,全部用巴斯金色石灰岩建造,米黃色外觀極其美麗。巴斯街巷縱橫,井然有序,所有街道整齊地鋪上石塊,即使雨天從馬車上走下,也不至於踩入泥濘。煤氣街燈遍佈,夜色降臨,一盞一盞點燃,斜雨霏霏,霧氣冥蒙,城中開滿暈黃色的花朵,一片迷離,一片溫暖。

        巴斯是喬治王朝時期(1714-1830年)的輝煌典範:皇家大劇院落成了,富麗堂皇的天棚,深紅色的天鵝絨幕布,巴羅克式的繁複,上演莎士比亞的劇碼;幫浦室修好了,優雅的長廳,巨型水晶吊燈,紳士淑女的舞場,珠光寶氣、衣香鬢影;豪華大酒店竣工了,公爵伯爵、社交名媛入住,泡溫泉、飲茶聚餐,美酒佳餚,享受另類休閒風情;美輪美奐的公寓完工了,王子公主、公卿貴戚的又一處居所,德文公爵夫人公然與情人同居成了全城話題,差不多臭名昭著;賭場開業了,市民來消磨時光,小賭怡情,德文公爵夫人一賭千金,債臺高築。巴斯還有眾多迷人的餐廳茶室,高雅的畫廊博物館,時髦的時裝商店。巴斯是金黃如蜜的石頭築成的,巴斯是黃澄澄的金幣堆成的,好一個紙醉金迷地,富貴溫柔鄉。

        巴斯之所以能成就喬治王朝時代的輝煌,應感謝城市的規劃設計師約翰·伍德父子,他們設計的名廈為城市倍添聲名姿色,其中的三處廣場公寓更是傳世傑作。“女王廣場”(1736年)是老伍德最早的佳作,他也居住其中。這座三層高的長方形聯體公寓,盡得古希臘古羅馬的神韻精髓,殿堂般的門面,裝飾性的廊柱,古典的比例,對稱的立面,美麗固然,典雅亦然,如果還看不出奇妙之處,那走過與之相連的Gay Street,到達皇家圓形廣場,就是驚豔。

        皇家圓形廣場(1754-1768年)也是出自老伍德的手筆,靈感來自於義大利舉世聞名的古跡,羅馬圓形鬥獸場。三幢弧形三層高長方公寓相對而立,圍成一個完整的圓形廣場,中間的廣場綠草如茵,古木參天,圓環形的道路上豎立著一排排美麗的街燈。建築的弧線,改變了直線的呆板和棱角的僵硬;圍合的圓環,打破了佈局的沉悶和畫面的單調。這的確是一組賞心悅目的建築群,無論從哪個角度看去都美極了,所有的細節盡善盡美,門楣上方雕刻525 個不同徽章,象徵自然、科學和藝術。

        走過Block Street,來到皇家新月樓(1767-1774年),不止是驚豔,簡直是驚歎,30幢連接一體的3層公寓樓,長長的延伸,彎如新月,由小伍德設計建造,那優美的曲線,高貴的外觀,訴說著歲月的安詳和從容。那時,弗雷德里克王子、約克公爵、艾爾伯尼公爵居住在1-16號,建築原來可以展現如此的美麗、尊貴、顯赫、氣派和莊嚴。這個世界有許多賞心悅目的繪畫,只有拉斐爾的油畫許諾我天堂的甜美和安靜,站在皇家新月樓前的巨大草坪上,遙遙眺望這座曲線柔美建築的全觀,又似在觀賞拉斐爾的油畫,這裡被讚譽為“英國最高貴的街道”。

    1800年,巴斯居民已超過四萬人,成為英國屈指可數的大城。巴斯現時人口不過八萬,作為旅遊觀光城市,是英國富有階層理想的退休居所。1987年,巴斯整座城市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這在世界上是少有的,在英國是唯一的,巴斯城中四千幢建築受到保護,遠多於牛津城中的八百座。二戰期間的1942年,巴斯受到德軍三次空襲,400居民死難,19000座樓宇受到不同程度的毀壞,女王廣場也被炮火擊中,南翼被濃煙熏黑了,現在也能看到黃石上的赫赫黑斑

    ---------------------------------------------------------------------

                 

     屈保祥                          傅金枝

           

     

            屈保祥是我們實驗室的一個老工人,人很老實,厚道,我們都叫他屈師傅。老實是老實,只是老實得有點過火,有人說他缺個心眼。這當然只是背後議論。

            他原來不在我們實驗室工作。後來我們實驗室擴大,建了個新的實驗室,建築面積很大,要找兩個專職清掃工,於是就把他給調來了。

            和他一起幹清掃工的另一個人姓劉,我們叫他劉師傅。這人心眼可就比屈師傅多多了。他們兩人自然是劉師傅管著屈師傅。可是管歸管,還是以表揚為主。人們總是聽到劉師傅不停地表揚屈師傅:“你看屈師傅多能幹!” ;“你看屈師傅掃得多乾淨!” ;“你看屈師傅把髒活累活全搶著幹了!” ;“你看屈師傅…… 於是屈師傅就更能幹了;掃得就更加乾淨了;把這髒活、累活全給包了。劉師傅總是不停地表揚屈師傅,而屈師傅總是不停地幹活,就這樣兩人有說的有幹的,配合得挺好。

            日子長了後還聽到不少有關屈師傅的好多小故事。一個傳得人人皆知的故事是關於屈師傅洞房花燭之夜的故事:進了洞房之後男人該幹些什麼,這本來是世界上所有男人都無師自通的問題。可屈師傅竟然是茫然不知所措,躺在那兒一動不動,像個木頭人。新娘比他大兩歲,急得沒辦法,實在等不下去了,只得反客為主,親自導演。也虧得屈師傅老實,聽話。在新娘的操縱下,折騰了半天,總算圓滿地完成了新婚之夜必做的那件大事。

            這事是從屈師傅原來幹活的車間傳出來的。屈師傅原來所在的工作小組裡面有兩個“壞小”,總拿屈師傅尋開心。所謂“壞小”也並不是人有多壞,只是總愛談論與“性”有關的事,還總愛拿著別人涮著玩。屈師傅人老實,自然成了他們尋開心的對象。工前工後或休息時,二人便揪著屈師傅盤問起來。在二人的循循善誘之下,屈師傅只能從實招來。於是屈師傅與他媳婦那點事,被他們越挖越多,越挖越細,越挖越深。

            後來屈師傅調入我們實驗室。我們實驗室知識份子多,那時知識份子地位低,必須接受工人階級的再教育。屈師傅是老工人,是響噹噹的工人階級。我們沒人敢拿屈師傅尋開心,只能尊敬著點。其實我們尊敬屈師傅是發自內心心的,並非屈於某種壓力。因為屈師傅人老實、厚道、心眼好,自然得到了我們真心的愛。

            後來文化大革命了,搞階級鬥爭,活學活用毛主席著作,背語錄,唱語錄歌。屈師傅是老工人,對毛主席感情深。他搞階級鬥爭不在行,但背語錄,唱語錄歌很認真、努力。一次研究所在大禮堂開大會,大概是活學活用毛著之類的會。屈師傅走上台去,要獻唱語錄歌。主持人見他對領袖感情如此之深,便慨然應允。只見他從褲兜裡掏出皺皺巴巴的一張紙,然後朗聲說道:“現在我唱第一支歌”,然後按著一定的旋律唱道:“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然後又朗聲說道:“現在我唱第二支歌:政策和策略是黨的生命……”,之後又唱第三支歌,“領導我們事業的核心力量是……”,然後又唱第四支歌,第五支歌,第六支歌……第二十五支歌,第二十六支歌……直到把他那寫在皺皺巴巴的紙上的所有的歌全部唱完為止。從此屈師傅在我們所內名聲大震,無人不知。一說那個唱語錄歌的,便是屈師傅了。

            有時候老實人也惹大禍。一次我們研究室開批判劉少奇的會,屈保祥發言。屈師傅沒水準,所以所裡開大會不會讓他發言。室裡開會時屈師傅有時發言。因為屈師傅水準不高覺悟高。他舊社會苦大仇深,毛主席讓他翻身成了國家的主人,而劉少奇卻要搞復辟,讓他吃二遍苦,受二茬罪,你想這事他能答應麼?所以他對毛主席感情特深,對劉少奇特恨。正因為屈師傅階級覺悟高,所以開小會時有時讓他發言。他說得不成章法,不像人家有些知識份子特會講,不管是批劉少奇,還是批林彪,還是批鄧,還是批四人幫,還是批孔子、批周公、批水滸,人家都批得頭頭是道。改革開放了,這些人轉的也特快,三個代表,和諧,人家認識的也總比別人深刻,說得總比別人在理。屈師傅可就不行了,他沒文化,說話不成章法,顛三倒四,說著說著自己也不知所云了。

            壞事就壞在這水準上了。這次他批劉少奇,他要不停地揭發劉少奇的滔天罪行,還必須不停地頌揚毛主席的豐功偉績。由於這兩個角色必須不停地換來換去,折騰著折騰著他自己就亂了套了。一不留神兒,他把大特務、大叛徒、大工賊這三頂本來屬於劉少奇的專用帽子扣到毛主席的頭上了。

            話一出口,他自己也立刻意識到鑄成大錯,立刻就癱倒在地上了,這汗就流下來了。這時全場也都目瞪口呆,面面相視。靜了一兩分鐘,負責人找了兩個人把屈師傅拉起來,扶到一間小屋裡,拿了個凳子讓他坐下。負責人先嚴厲地批評了他的政治錯誤,之後又安慰他你這是不小心說走了咀,除了要向偉大領袖請罪,深刻檢討錯誤,還要放下包袱,繼續革命。

            仗著是小單位開會,在場的人不多,沒有左得要命的人。更由於屈師傅人老實,人緣好,沒有人刻意跟他過不去。於是這件事就這樣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風平浪靜地過去了。

            真是好人有好報,遇事能逢凶化吉。這事要是擱到別人身上,說不定就要家破人亡了。

            後來改革開放了。後來屈師傅退休了。大他兩歲知冷知熱的老伴,把他照顧得無微不至,什麼活也不叫他做。

            可屈師傅是個閒不住的人。從八十年代初起,讓全世界都目瞪口呆的最現代的新學科——人體科學,特異功能,氣功治病在中華大地興起。由於報紙、電視臺連篇累牘地宣傳,迅速席捲全國。他聽說著名的氣功大師嚴新能用意念移動物品,能穿牆而過,還曾在北京發功讓東北降雨,澆滅了興安嶺的森林大火。這些生動的事例讓屈師傅十分激動。尤其是各路氣功大師為人氣功治病的事蹟深深地打動了他。他想能為病人解除病痛那是多好的事情。於是他決心攻克氣功治病這一難關。於是他按著金庸的小說描寫的樣子,伸出兩隻手在眼前晃來晃去,然後憋著一口氣,心中念念有詞。試著試著覺得有點門道,於是就進一步試著給人看病,據說效果還居然不錯。有些病人病情有了緩解,或是部分地解除了病痛,有些病人則是延長了生命。結果是一傳二,二傳三,遠近前來找他治病的人還真不少。不過這些找他治病的人沒有我們單位的人。我們單位的人儘管人人都知道屈師傅是個老實人,不會騙人,但也沒有人相信他真地可以氣功治病。

            後來,社會上對於氣功治病有了很多非議:說氣功治病是假的,是騙人的,是騙錢的等等。於是這氣功治病之風走入了低谷。而屈師傅也門前冷落車馬稀了。

            我知道屈師傅是個大好人,可我跟他來往並不很多。我來新西蘭之後,和他就更沒什麼聯繫了。

     

    -------------------------------------------------------------------------------------------------------

     

    《蓮》第十八章  處心積慮        何學威

     5、一廂情願             

    在書房外走廊上,杏兒對書香說:“書香,妳去弄口水來喝好嗎?”書香說:“杏兒,對不起,我都忘了待客之道,我就給妳送茶來,妳等著。”書香剛走,杏兒閃動一雙機敏的眼睛,將耳朵貼在書房窗戶上聽裏面的談話。

    只聽書房內,蓮對王后說:“母后,您對我這麼好,我感激還來不及,妙善怎麼會忍心氣您呢?”王后“我想妳過得好一些,終身有靠,難道有錯嗎?”蓮說:“母后,妙善已經很好了,妙善知足了。”王后道:“妳現在是有太后和我護著,我們走後,妳怎麼辦?啊?妳忘了剛剛發生的事情,這宮中,無風都有三尺浪,一旦真有風吹草動,妳能平安一生嗎?”蓮說:“母后,妙善終究要離開王宮。”王后急切問道:“妳上哪兒?”蓮說:“出家。”王后差點驚叫起來:“妳要出家?”蓮輕聲應道:“嗯。”王后反復問道:“出家做姑子?”蓮說:“嗯,妙善願心已定。”王后氣極道:“妳,妳就如此報答我嗎?遠離家人,長守青燈,沒有承歡膝下,只有苦苦思念,這就是妳的孝道?”蓮跪下哭訴道:“女兒不孝。”

    王后已經失去自控地說:“我要讓妳出家不成,我非要讓妳嫁人!”蓮也決絕地回復道:“那妙善只有以死相報,來世再服侍母后。”

    王后憤激舉手狠狠給了蓮一巴掌:“我讓妳以死相報,妳先吧我氣死算了!”蓮慌做一團道:“母后,您不能如此,是妙善不好,您千萬別氣,您會氣病的,母后!”

    蓮痛哭抱著王后,王后也抱著蓮痛哭。王后直搖頭道:“報應啊,妳為何不嫁?”蓮只能勸說:“母后您別這樣。”王后道:“妳真的會把我氣死,妙善,這事,妳可以不答應我,我告訴妳,還有大王,是他有心要收妳做兒媳,他把全部希望都放在妙梁身上,他親自選定了妳做太子妃,這便是王命,在宮中,王命是不可違的,我當心可怕的後果,妙善妳再好好想想,我要回宮去了,我累了。”

    書房外走廊裏,杏兒那雙機敏的眼睛還在忽閃忽閃。書香端茶走來,杏兒趕緊將耳朵從書房窗戶上挪開。

    書香道:“臨時燒茶水,怠慢杏兒了。”杏兒道:“沒事,有喝就好,妳陪我那邊看看。”書香道:“好,來吧,這兒景色很好。”

    蓮對王后說:“母后,妙善送妳回宮。”王后道:“去叫杏兒,有她陪著,妳不必去。”蓮懇求說:“母后,您讓我陪您回宮吧。”王后喊:“杏兒。”蓮也跟著叫:“杏兒。”杏兒在外應道:“哎,來啦!”

    王后堅持沒讓蓮陪她回宮,隻身由杏兒陪同,非常傷心地離開了荷澤院。

     

    妙梁忍不住跑來碧妃宮,找著碧姬說:“碧妃娘娘,前日提及之事,妙梁想過了,我想能早日與妙善成親。”碧姬高興地說:“好哇!”妙梁道:“不知您與父王、母后提過此事否?他們意下如何?”碧姬道:“你還不知道,他們都欣然同意,連你太祖母都只催著快辦,想早日抱重孫。”妙梁喜滋滋地說:“真的?這麼好的消息,為何我反而晚知道?”

    碧姬笑道:“誰都知道你早已心儀佳人,誰都知道你真沉不住氣,得罪了妙善反而不好,所以你的消息自然最晚哦。”妙梁急了道:“碧妃娘娘,以您之見,我該如何作為方好?”碧姬建議道:“你可親自試探虛實,促成妙善尋思此事。”妙梁反問道:“我直接找她提及此事?”碧姬道:“是啊,總要過這一道關。”妙梁不安道:“是否唐突?”碧姬道:“全在你自己拿捏。”妙梁道:“那我就去試試運氣。”碧姬說:“去吧,太子運氣應該不錯。”妙梁聞言說聲“那我去啦!”便迫不及待地跑了

    碧姬看著妙梁跑開的背影發出感歎:“此去只怕凶多吉少。”

    桃葉跑來稟告:“碧妃娘娘,杏兒剛才告訴我,王后娘娘在荷澤院與妙善說話很生氣,還給了妙善一巴掌,說‘我讓妳以死相報,妳先吧我氣死算了’。”碧姬興奮道:“果然不出所料,只是未從曾想到好戲開始這麼早,還聽說了什麼?”桃葉接著說:“她聽王后說,這事,可以不答應我,還有大王,是他有心要收妳做兒媳,他把全部希望都放在妙梁身上,他親自選定了妳做太子妃,這便是王命,在宮中,王命不可違,王后當心可怕的後果,要妙善再好好想想。”碧姬雙手相擊道:“真好,一個非她莫娶,一個至死不嫁,只要大王出馬,真正的好戲還在後頭。”

    妙梁興沖沖來到荷澤院,又怯怯地在院門外徘徊。得樂道:“殿下,您到底是進還是不進?為何老在門外兜圈子?”妙梁急道:“你催什麼?我還沒想好怎麼說。”得樂道:“那您回宮想好了再來,如何。”妙梁道:“你是存心慪我是不是?”得樂:“奴才不敢,奴才全為主子著想。”妙梁道:“那你就該鼓起主子的勇氣,大膽往裏去,不是要你幫我洩氣。”得樂道:“您就將平日的思念一股腦倒出來不就得了。”妙梁道:“好,走,進去,又不是沒來過,怕什麼?”得樂笑道:“真是,怕什麼呢?奴才緊跟其後!”

    妙梁與得樂入到院內,有書香相迎道:“書香給太子殿下請安。”妙梁問道:“妙善呢?”書香回道:“在書房。”

    妙梁徑直朝書房走去。蓮手捧書卷,抬起頭來,眼睛並未直視妙梁,只是低眉看著妙梁的前方說道:“妙梁,你好,請坐。”妙梁道:“妙善,妳好。”

    妙梁目光環顧,順便拿起書桌上的一方銅墨水匣,盒蓋上書刻四行隸書:妙梁讀道:“柔日讀經,剛日讀史;有酒學仙,無酒學佛。”

    妙梁手拿這方墨水匣斟酌半晌:“無酒學佛?嗯。”兩人一時無話,書房裏靜得能聽到地上掉下的針,池塘邊傳來幾聲鳥鳴。

    書房外,書香端茶要送進去,伺候在門外的得樂擠眉皺眼以手示意,暫時不要進去。

    妙梁挖空心思找話題:“這裏真雅致、幽靜,只是寂靜難耐。”蓮說:“妙梁難耐這種寂靜,妙善卻願終身為伴。”妙梁急道:“不可,妙梁願與妙善終身為伴。”蓮正色說道:“殿下請自尊重。”妙梁這下急了,連忙道歉:“妙善見諒,妙梁造次了,多有得罪。”

    蓮不言不睬,妙梁如坐針氈。      

    妙梁只好道:“妙善看書,妙梁先告辭,改日再來。”

    蓮依然不答。

    太子悻悻離去。書香送至院門外道:“太子殿下好走。”在回宮路上,得樂問道:“殿下,一碗茶的工夫不到,怎麼就說完了?”

    妙梁無心答話,茫茫然低頭走路。

     
    Tags: 【来源】
    】【打印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关于出版印制《新西兰风情摄影作.. 下一篇关云长 影评专辑

 

chinanews
新西兰中华新闻通讯社NZCNA|联系我们|广告服务|隐私声明|版权声明|法律顾问|新西兰中华新闻网 www.chinanews.co.n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