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首页-> -> 华新网视 -> 纽国华社

    关云长 影评专辑
    2011-05-02 05:25:32 字体:【 】 【繁体

      以文会友    纽西兰华文作家协会 文艺沙龙 主办

                 专刊

     電話﹕09-6317488   E—MAILccsalon8@gmail.com

                      

     

    「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要捍衛你講話的權利。」---伏爾

    电影《關雲長

    出品地区:香港

    类型:动作片

    编剧:庄文强、麦兆辉

    导演:麦兆辉、庄文强

    主演:甄子丹、姜文、孙丽

    ●誰說鐵漢不柔腸?----看大型影片<關雲長>           傅金枝

    ●似與不似的關公                                                                           南太井蛙

    <關雲長>值得一看嗎?                             宋林玫

    ●不一樣的關公                                    穆迅

    ====================================================================

    誰說鐵漢不柔腸—看大型影片《關雲長》   傅金枝

                                                                                         

            321日,筆者看了新的大型影片《關雲長》在奧克蘭的試映。

            說起關雲長,在中國的歷史長河中,可是個名聲最隆,享譽最久的人物。他的那些事在中國流傳最廣,老幼皆知:桃園三結義,溫酒斬華雄,虎牢關三英戰呂布,為保護二嫂投靠曹營卻與曹操三事相約,之後斬顏良,誅文醜解白馬之圍,得知兄長的消息後即刻封金掛印,之後千里走單騎,過五關斬六將,及至後來火燒赤壁後,曹操敗走華容道,關雲長又念及舊情,不顧自己所簽下的生死軍令狀,毅然義釋曹操……這一樁一樁一幕一幕讓人匪夷所思,又催人淚下的情節,無不透著一個“義”字,真地是忠肝義膽、忠義千秋、大義凜然、義薄雲天、義重如山、義……

            關雲長成了“義”字的化身。幾千年來,他受到了中華民族乃至整個東方各民族的尊敬和崇拜。唐高宗開始為關雲長修建武廟,宋徽宗封他為“忠惠公”,明神宗封他為“關聖帝”,清道光皇帝封他為“忠義神武靈佑仁勇威顯關聖大帝”。至此,他與孔夫子一體並尊成為“文武二聖”,關帝廟也遍佈中國城鄉。

            於是關雲長成了神,只能頂禮膜拜,不能褻瀆。由此我又想起了我小時候流傳在我家鄉的一個小故事:

            說的是三國的作者(這三國不知是《三國志》還是《三國演義》,這作者也不知是陳壽還是羅貫中),在寫到關雲長護著二嫂投奔曹操後,於是作者想當然地推測:此時叔嫂同居一處,都在青壯之年,都是血肉之軀,豈能無動於衷?於是拿著筆,眉頭一皺,計上心來,編造了一個不大斯文的八卦情節,正要下筆,忽聽到窗外一個低沉的聲音:“先生筆下留情!” 這時已是後半夜子時,作者心中一驚:“誰會在此說話?”向四周嘹望一下,周圍一片死寂。心想大概是自己多心,於是提起筆來繼續下筆。不料那個聲音又響了起來:“先生筆下留情!”  至此作者才恍然大悟:關雲長已經成了神,是褻瀆不得的!

            鬥轉星移,時間到了二十世紀。先是從蘇聯傳來了一種全新的意識形態,國人一個一個都像吃了革命的大力丸,看著中國古代的一切東西都不順眼。於是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舉起鐵掃帚,把這一切都當成封建主義的糟粕,都當成異端,一股腦地掃進了歷史的垃圾堆。

            後來改革開放了。曾經作為封建主義的東西又都死灰復燃了。大量的封建主義的書籍又擺上了書架。那些男扮女裝、女扮男裝,扭扭捏捏的古裝戲又搬上了舞臺,搬上了銀幕。

            隨著改革開放,西方的意識形態和價值觀也一起湧進了了國門。這些資本主義的玩意兒也無孔不入地擠進了人們的生活。

            閑言少敘,於是一個奇特的現象發生了:宣揚封建禮教、封建道德的大型片《關雲長》瞅了個空子粉墨登場了,依然高舉著“義”字的大旗;而資本主義的玩意,也死乞白賴地搭了個便車。

            當年三國的作者想作而不敢作的事情,如今被影片《關雲長》的編導們輕而易舉地實現了:在千里走單騎的路上,在關雲長的身邊硬生生地安排了一個“劉備沒過門的小妾”綺蘭,在“義”字大旗不倒的前提下,按著西方世界“思想犯罪”不算犯罪的邏輯,讓關雲長與這位紅顏纏纏綿綿,犯了不少的思想錯誤。可思想歸思想,而在行動上,卻是始終沒越雷池一步。

            在下垂垂老矣,對於這些花邊的東西沒啥興趣,還覺得把這些桃色的東西,強加到“武聖”的頭上,有點不倫不類,甚至是一樁罪過。可我老人家也很開明,不是死腦筋。想想他關雲長,雖然是一個頂天立地的大英雄,畢竟也是一個血肉之軀。這性,這情,畢竟是人之大欲,一切人,包括他關雲長,概莫能外。無情未必真豪傑,誰說鐵漢不柔腸?

            其實在這迢迢千里路上,有了綺蘭相隨,並沒有影響了關雲長“武聖”的光輝形象,反使得關雲長的形象更加豐滿,更人性化。有了綺蘭,才使得關雲長過關斬將的血腥場面,多了一份柔情,一份美麗,一份色彩。有了綺蘭,才使得關雲長更加英雄。

            影片的看點依然是武打。關雲長的扮演者甄子丹在武功方面那是沒得說,不管是馬上,是馬下;是大刀,是長劍;是拳,是腳,樣樣了得。而曹操的扮演者姜文,一個梟雄的形象,豪氣逼人,一句臺詞,一個眼神都是氣吞山河,一看就是一個能成就大事的人。

            不管怎麼說,影片《關雲長》是一個值得一看影片,有時間應該去看一看。輕鬆一下,愉快一下,于精神,于健康都有益處。

    -------------------------------------------------------------------------------------------------------

    似與不似的關公      南太井蛙

     

          看罷電影《關雲長》,浮現腦際的竟然是兒時與玩伴拍「公仔紙」的情景。上世紀五十年代廣州街頭,擺賣著一些印著「水滸」、「三國」人物的咭紙,尺寸比當今的名片稍小些。兩個孩子每人掌心托住一張,然後對拍,「公仔紙」落地後,有人像的一面朝上則為勝,輸了的就奉上「公仔紙」一張。

          記得每張「公仔紙」因所印人物不同,價值就有了高低。通常紅臉關公是最高值的,可以一換三。

          從「公仔紙」到《三國演義》,還有關帝廟以及居所店鋪供奉的瓷像,心目中的關公亦人亦神,身長九尺,髯長二尺,面若重棗,唇若塗脂,丹鳳眼、臥蠶眉,相貌堂堂,威風凜凜。使八十二斤青龍偃月刀,胯下赤兔千里馬。

         《關雲長》中的關公由甄子丹飾演,瘦小白麵,第一感覺便是「不似」。但古時無攝影術,真正的關公長得究竟什麼樣,本來就沒有人知道。說「不似」只是個人感覺。

          甄子丹飾關公,本身就是一個選角的錯失,除了精湛的武術功底,這位香港演員可以演陳真、葉問,但絕對不適宜演關公。因為除了武功蓋世,關公還留名青史,侯而王,王而帝,帝而聖,聖而天。要演驛其忠肝義膽的精神內涵,文戲的講究,就非一般了,也不是甄子丹這一類型的演員所能勝任的。

          麥兆輝與莊文強兩位香港導演,不僅用甄子丹顛覆了關雲長,還用《關雲長》顛覆了歷史。

          其實在這兩位香港電影人眼中,人與人的關係比城牆與千軍萬馬都要深,而且在市場的須求下,如何觸動觀眾的觀感神經,已經比探討歷史經典中炬照古今的精華更加重要。

          所以曹操與關公才有了斷背疑雲﹔

          所以才出來一位美妾色誘關公﹔

          所以《關雲長》才有了這麼濃厚的現代性與媚俗性。

          商業電影叢林裡殘酷的生存法則,決定了許多電影人的創作取向。正如莊文強所言:「《關雲長》不是一部歷史片,是一個講人的故事,其實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傳奇,看《關雲長》可能你會在裡面感受到一些自己曾經發生過的很觸動感情的故事。」既然如此,那索性就選一個「講人的故事」作題材好了,何必非要選中這個被尊為武聖的歷史人物來「講古」呢?!

          中國人的歷史本來已經受朝代更迭與政治正確的影響,充斥著空前絕後的歪曲篡改與捏造,如今還由這些所謂歷史題材的電影來添亂,用視覺藝術的形式起了更可悲的潛移默化作用。

          為什麼華語電影始終無法產生出史詩式的經典作品,只是一昧在所謂市場面前折腰?

          關公不再紅臉,不騎赤兔馬,也不只舞大刀,還使短刀匕首和弩弓,甚至徒手搏擊,成了「三國特種兵」﹔他的忠義之外,還添加了對未來嫂子的暗戀及與曹操的斷背,似與不似,已不成為問題了,有誰還會在乎呢?

    -------------------------------------------------------------------------------------------------------

    《關雲長》值得一看嗎?     宋林玫

        提起關雲長、關公,他可能是國際上中華文化圈裏年代最古老的“紅人”,膜拜他的人包括蒙古、韓國、越南、星加坡、日本等國。在中國,無論男女老幼不知道他的人很少,海外華人也不例外。總之世界上大部分中國人以及上面提到的那些國家的人民,儘管可能不甚瞭解關公歷史上的詳細故事。但腦海裏對他都會有一個強烈的印象:身體魁梧、滿面紅光,騎在赤兔馬上一手握青龍偃月刀一手捋著自己長長的鬍子,形象威武,氣宇軒昂。生前忠肝義膽,死後依然護佑衆生。

    關公是中國文化史上少有的長期受人尊崇、卻又真有其人的古代軍人。他與孔子齊名,是爲“武聖”,同時受儒、佛、道之崇敬,從宋朝開始屢次被歷代皇帝追封為王,他也是身後唯一一個曾被皇帝追封爲“帝”的人,褒揚他的忠直、義勇,事主如一。他甚至比孔子更厲害,對萬世師表孔子的膜拜基本停留在“教育界、政界”,對關帝的膜拜從統治階層起,廣泛深入到各行各業,家庭、員警和黑社會。總之關雲長千年來已被定性為中華文化中忠義的代表和化身。在國內國際有如此廣泛的市場,這就無怪乎“識做”的電影界人士傾全力拍攝以關公為題材的片子了。

        不日在奧克蘭衆多影院即將上演:由麥兆煇、莊文強編劇及導演,香港演員甄子丹、原大陸演員姜文擔綱主演的“關雲長”(The Lost Bladesman)。該片全用國語對白英文字幕,對華人觀看特別方便。但你千萬別以爲通過此片,你可以觀看到一個如上所述的傳統概念中那關雲長的形象和風格,那你就大錯特錯了!此片的製作風格,基本沿用適合香港社會觀衆的一些習慣做法:拿歷史上一個廣爲人知,最好是流芳百世有膾炙人口故事(盡量不要遺臭萬年的)人物作爲故事的主人公。取出其經歷中曾經的經典事件,在這一個大外殼之下,內瓤全部掏空變換。然後給他亂編、瞎編,把有關人物胡編得與歷史上的形象面目全非,不忍目睹。你想看看與曹操有同性戀嫌疑的關公嗎?你想欣賞在被護送囘去劉玄德那裏的途中,“嫂子”如何單戀關二哥嗎?也許該片能滿足你這方面的好奇心。這正是吸引觀衆的地方,是引起觀衆好奇心的地方。不過講故事嘛,也真的不必如此叫真,哪有那麽多真實?總按三國演義寫的故事,一成不變來編劇,或許就沒有觀看的價值了?!

        事實上除了慘不忍睹的故事情節,還加進了一些莫名其妙的田間歌曲。不過人們卻可以津津有味地滿足一下視覺享受,因爲片子拍攝的構圖古樸華美、色調深沉中帶有厚重的靚麗,使人猶然而生那身處千年古域的感懷。

    姜文演曹操,以他的功力還是有戲的。甄子丹就可惜了,儘管武功基礎甚佳,但是身材過於單薄,不是沒有戯,而是完全沒有關雲長這條西北漢子,那種青龍轉世、魁梧粗狂,同時又深為儒學陶冶的氣質。話説到此各位賢明的讀者難道不會對一睹該片感到心癢難耐嗎?

    -------------------------------------------------------------------------------------------------------

     

    不一樣的關公                穆迅

     

        一個有血有肉的關雲長平民般地活在銀幕中,打破了人們固有的紅臉美髯形象。單從這點講,並不是件壞事。因為芸芸眾生很有好奇心,也想看看神龕上的偶像在生活中是個什麼樣子。問題是,這個活關公是不是百姓心目中幻想的真人,那就有點難度了。青菜蘿蔔各有所愛。你合了這群人的口味,就會被那幫子觀眾臭駡。

        甄子丹、姜文主演的“關雲長”能否“過五關斬六將”,我還真的沒數。就憑曹操、皇帝下基層與百姓並肩收麥這一場景,我就感慨郭沫若郭老的偉大。他的上世紀六十年代話劇“蔡文姬”裡曹操老婆縫補舊衣的情節居然能影響到現在。不愧是一代文豪!

        我還是希望關雲長活在一千六百年前的三國時代,有一個與現代人不一樣的故事。不要變身為活雷鋒、反戰鬥士、連當今人做起來都吃力的事硬安在他身上,以走下神壇的名義再把他拔高,重蹈覆轍。可憐的關雲長下了人間,卻又變成了二十一世紀的新神龕偶像?

        劇本,劇本,一劇之本。嚼了多少年的舌根子,吐沫星子都沒了,卻依然如故。所有的藝術作品都卡在這脖頸子上了。自改革開放以後,導演、演員、攝影、電影製作都有根本的提高。可謂刮目相看。偏偏劇本沒啥長進,似乎有一雙無形的黑手攥住作家的筆桿子讓你不由自主。

        不過,換個角度看這片子,武打電影能拍成這樣已屬上品。沿著“十月圍城”、“葉問”等甄子丹作品看,武打戲劇化的軌跡是十分清楚的,也是值得讚揚、鼓勵的。因為這是中國武打片的真正出路。出情才是一切藝術品的永恆魅力。

    武打戲劇化最終會將中國式的開打錘煉成中國式的動作片。以前的武打片也可以說是動作片,不過那是“名副其實”的動作片-------除了“動作”以外,便一無所有。劇情,簡單到ABC而已。人物,只有黑白、好壞的臉譜。偶爾有一兩部好片子,猶如流星劃過,再無痕跡。人們對武打片,所記住的就是那幾招式“嘿!嘿!哈!哈!”初看,精神一振!日復一日,來回重演,你就是能上天入地,他也提不起神兒來了。

        想要柳暗花明,武術家們應和文學家們聯手,互補長短,將武打揉進到故事情節當中。與人物的命運緊密相連,這才是中國功夫片的正確出路。

     
    Tags:电影 关云长 影评 【来源】
    】【打印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以文会友第五十七期 下一篇以文会友第五十六期

 

chinanews
新西兰中华新闻通讯社NZCNA|联系我们|广告服务|隐私声明|版权声明|法律顾问|新西兰中华新闻网 www.chinanews.co.n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