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首页-> -> 体坛纵横

    鲁能逆转建业难掩球迷不满 球队集体失语陷窘境
    2015-05-13 10:18:19 字体:【 】 【繁体

      2:1,鲁能主场击败河南建业,及时止跌。胜利相当难得,但从赛后的情况来看,这只能说是一场“惨胜”:从战术层面上,鲁能被对方三次击中门柱,在少一人被迫回归“防守反击”的套路上,才打出一些起色;从媒体层面上,鲁能获胜,引起的是更深层次的反思,而不是欢呼喝彩;从球迷层面上,打破个人进球荒的塔尔德利,想去答谢球迷,却听到了嘘声,眼泪险些夺眶而出……鲁能与外部的关系,已经因为隔绝出现裂痕;鲁能自己内部的关系,由于闭塞引发种种猜想。怎么办?沟通!谁来办?鲁能泰山俱乐部!办了吗?没有!

      塔尔德利的眼泪

      标语、静默、夹杂在欢呼声中的漫骂和“下课”,鲁能主场上一次出现类似情况是什么时候?2011赛季伊万、马季奇执教时期,也没有如此强烈;2012年滕卡特带队,徘徊在降级区边缘,也没有引起球迷剧烈的反弹;再往前推,应该就是2009赛季,亚冠最后一战2:4负于印尼斯里维加亚之后了吧。在过去的几年间,在鲁能俱乐部的大力推进下,济南几大球迷组织抛却成见,紧密团结在一起,但现在又出现了让俱乐部层面最不愿意看到的不和谐声音。

      击败建业之后,鲁能球员绕场答谢球迷,向来很受球迷喜爱的王大雷,在身边“捡”到了一个饮料罐;在比赛中攻进个人鲁能处子球的塔尔德利,听到了尖锐的“嘘声”,他的眼泪险些流了下来;小将李松益,少年老成,见势不妙,拉着塔尔德利就往回走,却又被一些不了解真相的球迷在微博上攻击……

      鲁能大球场北看台一位球迷领袖表示,“所有的行为没有针对任何球员,只是觉得鲁能亚冠溃败出局,需要有人站出来承担;有人对塔尔德利不满,但没有人专门针对他,也不存在漫骂,听说他哭了,那么‘远征军’的泪水呢;不主张私下围堵,但鼓励建立合理平等的对话交流平台。”从上述字面理解,球迷的不满,主要针对的还是鲁能俱乐部,球员与球迷,原应是最单纯、最直接、最紧密的两个群体,却由于鲁能的沉默,他们之间的关系就这样被人为撕裂了。

      姚鲁难言的沉默

      从邵克难开始,先后经历董罡、康梦君、孙国宇、刘宇,鲁能泰山俱乐部总经理这一“接力棒”如今到了姚鲁手中。姚鲁就任已半年左右,除了在济南“补开”的塔尔德利见面会上例行公事地宣读了材料之外,再没有任何声音,不仅罕见,更是鲁能足球史上的“仅见”,这到底是为什么?

      上个赛季临近结束之时,姚鲁正式到鲁能俱乐部任职,2014年11月17日,俱乐部官方网站发布公告,称姚鲁就任“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鲁能体育文化分公司党委书记、副总经理”。此时鲁能尚未获得足协杯冠军,自然也谈不上此后刘宇的高升。后来的信息显示,刘宇是在率队赴巴西考察期间突然接到升职指令的。姚鲁接任鲁能俱乐部总经理一职超出了他本人的设想,他是在没有完全做好准备的情况下,相对匆忙地走上前台的。

      “突然”和“匆忙”,让姚鲁几乎是在完全空白的局面下,面对这个俱乐部、这支球队、这些媒体和这群球迷。据了解,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很多媒体通过各种关系想要采访姚鲁,均被以“还需要了解情况,目前说什么都不大合适”为由婉拒。过去的一年多里,库卡多次表示,“这支鲁能不是我心目中的鲁能。”他想按照计划打造一支真正属于自己的队伍。借用到姚鲁身上,姚鲁的沉默,也许是因为这还不是他心目中的俱乐部,但是这句话,他又永远不能说出口。

      说话是一门学问

      “企业俱乐部≠职业俱乐部”,这是目前鲁能球迷集中表达的一个诉求。姚鲁不方便说话,其他人呢?那些负责与外界沟通的部门呢?工作为什么跟不上?有时即使做了,也总给人以居高临下“宣读文件”而不是自由平等“沟通交流”的感觉;或者抓不住重点、找错了对象——说话,是一门学问。现在的鲁能不仅要说话,还得会说话!

      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鲁能俱乐部更多地是由韩公政个人建立起与足协、兄弟俱乐部、媒体、球迷沟通的桥梁——在本质上来说,由个人而不是通过组织结构完成此事,本身也是不职业的表现——结果韩公政离开俱乐部之后,整个鲁能俱乐部便与外部的世界隔绝开来,他们不知道外界的真实想法,外界也不知道他们在忙些什么。

      如今鲁能的沉默,还可能与2014赛季“国奥门”之类的事件有关,那一系列事件之后,鲁能可能觉得“言多必失”,索性就三缄其口,但这实在不是一家大俱乐部应有的态度和做派。鲁能俱乐部志在建立“百年俱乐部”,只是由于历史以及现实,包括山东特有的生态环境等原因,这家俱乐部呈现给外界的面貌,更像是山东省电力公司下属的一个机构,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职业俱乐部。“企业俱乐部”与“职业俱乐部”最大的区别,应该在于对谁负责,前者更多的是对上级、对内部负责;后者则需要对社会、对外界负责。鲁能俱乐部是否应该完成职能的转变,这一点已经应该广泛深入地探讨,不再涉及。至于如何完成转变,恐怕要由鲁能董事会重新定义俱乐部的性质、考核标准、运作方式等等,这远远不是媒体、球迷呼吁几声就能解决的。改革的难度,其实大家都能理解,问题的关键是,鲁能泰山俱乐部要让外界看到自己改革的决心和动作,就算一时半会不能很职业,也应该尽可能地“专业一点”。

      说到“专业”,可能鲁能泰山俱乐部有些人会感到冤枉,因为他们认为在自己的团队里,并不缺乏足球、康复、保健、医疗乃至心理方面的专业人员。只是,这些专业人员,在鲁能俱乐部庞大而复杂的结构里,往往都是从事“参谋”的角色,而不具备拍板的能力,那里更受信任的还是“电力正式员工”——山东电力出于“回报社会”的初衷,创建鲁能泰山俱乐部,这家俱乐部本应“服务大众”,但现在却和社会上许多类似单位一样,出现“专业岗位行政化”的趋势,这个问题不解决,恐怕“不说话”或者“不好好说话”的问题,还会继续存在下去。

    本报记者 李志刚

     
    Tags: 【来源】中新网
    】【打印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武汉网球公开赛启动进校园计划 选.. 下一篇门线技术再立功 斯旺西爆冷击败阿..

 

chinanews
新西兰中华新闻通讯社NZCNA|联系我们|广告服务|隐私声明|版权声明|法律顾问|新西兰中华新闻网 www.chinanews.co.n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