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首页-> -> 科技博览

    白菜价卖奢侈品:毕胜要做服装界小米有戏吗?
    2015-05-12 09:48:22 字体:【 】 【繁体

    白菜价卖奢侈品:毕胜的C2M能否成为黑马?
    资料图:C2M的个性化定制

    文/贺树龙

    三年前大喊“电商是骗局”的毕胜又回来做电商了,他的新网站叫“必要”,定位于一个连接消费者和生产制造企业的C2M平台。上个月必要正式上线后,毕胜发了一篇文章,鼓吹“未来电商的商业模式一定是C2M”。

    毕胜所说的C2M(Customer to Manufactory),即由用户驱动的生产制造模式。和C2B(Customers to Business)一样,C2M强调根据消费者的需求定制产品和价格,不同的是,C2B连接的是消费者和品牌企业,而C2M把企业这一环节都省略掉了,直接连接消费者和制造工厂。

    在接受网易科技的独家专访时,毕胜表示,C2M的优势十分明显。首先,消灭掉了库存,企业接到订单才生产;其次,省略掉了所有的中间环节,可以让消费者以白菜价买到奢侈品一样的品质。

    基于这样的C2M理念,毕胜喊出了“把Prada品质的女鞋做到299元”、“把NIKE品质的运动装备做到239元”、“把3000元的眼镜做到199元”的口号。那么,这背后的商业逻辑何在?电商界又如何看待毕胜的新玩法?

    毕胜的C2M故事:性价比+定制

    毕胜向记者演示了几张PPT,上面写着百丽、安踏、美邦、李宁、朗姿等品牌的加价率(售价/成本)。在他看来,服装行业的售价和成本相差十分悬殊。以奢侈品Prada为例,加价率高达近百倍,也就是说:一个售价20000元人民币的Prada女包,其成本也就仅仅300块。而眼镜行业更甚,加价率高达约150倍。

    当然,毕胜并不是要像央视给星巴克算成本一样声讨这些服装品牌追求暴利的资本家心态。他摊开另一张PPT,试图说明“尽管卖这么贵但它们其实没赚多少钱”的现实。那么问题来了,加价率如此高,为何服装品牌还是没能大获其利?

    毕胜看来,传统服装业的症结在于库存严重和中间环节过多。以海澜之家为例,库存周转天数约为344天,美邦、百丽的这一数字是150、177。库存问题严重推高了商品的流通成本,而传统服装业难以找到能够解决库存问题的终极途径。除了库存之外,一件商品从出厂到最终消费者手里,还要经过仓储、物流、营销等多达40个环节,而每个环节的成本算在一起,又再次推高了产品的售价。

    如何解决库存问题、取消掉不必要的中间环节?毕胜的答案是C2M。简单说,必要做的事就是:帮消费者和生产制造商牵线,让消费者用白菜价买到奢侈品品质。这样做的优势十分明显,首先,由消费者驱动的生产模式直接消灭了库存这一零售业症结,降低了产品的流通成本;其次,消费者直接面对制造商,中间省略掉的环节都会带来加价率的大幅下降。

    在公司成立后,毕胜用16个月的时间去“游说”奢侈品代工厂加入必要平台。必要对这些生产制造商的要求有三点:首先,要有奢侈品的品质,即为一线大牌服务的深厚资质;其次,要接受必要的报价思路,即单件商品毛利在五块钱左右;第三,要有柔性制造链。

    毕胜信仰小米,找奢侈品制造商并要求对方接受他的超低报价,就是要把小米的性价比思路复制到服装行业。“每个人都需要性价比,”毕胜说,品牌其实没那么重要,“当你能用200块钱买到几千元的奢侈品时,你还会在乎它上面印的是谁的logo吗?”

    必要目前已经上线了衣服、眼镜、箱包、配饰、鞋子等五个品类,毕胜计划明年扩展到10个。他说,上线一个多月,必要的转化率高达7%,像小米一样,流量主要来自口碑。

    要想让消费者真正用白菜价买到奢侈品,毕胜只拉到一线大厂是远远不够的。对于这些合作方来说,每单五块钱的毛利,想要不亏钱,只能从生产效率上做文章。必要学小米,走定制路子,而对生产商来说,有柔性制造链才能高效地响应C2M订单。

    毕胜介绍,一条柔性制造链的投入成本大概在3000万-5000万。必要还是一家创业公司,目前大部分资金由毕胜自己投资,所以合作基本“靠嘴谈”。毕胜老爱说“中国制造还有五年时间”,在他看来,那些有危机感和远见的制造商会顺其自然成为他的盟友。

    尽管三年前抛出“电商是骗局”的论调惹怒了不少人,但毕胜坚持认为他说的一点都没错——今天的(垂直)电商仍然还是骗局。“电商是骗局,必要来破局,”毕胜不知道必要到底会不会成功,但他认为C2M一定是未来,而自己“比别人提前两年”做这件事,不会没有成功的几率。

    业界反响:破局不易

    C2B的故事,阿里巴巴、京东、美丽说等电商企业讲了很久,但并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案例出现。毕胜带着他的初创企业,讲了一个C2M故事,就可以轻易破局吗?

    多位接受网易科技记者采访的行业人士表示:看好毕胜的性价比理念,但舍弃品牌是舍本逐末,并不可取;而从C2M角度而言,目前做定制、玩工业4.0的时机和条件尚未成熟,C2M更多是个概念和噱头。

    电商分析师李成东认为,有些商品可以不关注品牌,比如日常消费品、水果蔬菜、日用百货等等,但关乎健康、形象等方面的消费品一定是要有品牌的,比如服装、医药、加工食品等等。毕胜玩C2M,要抛开品牌商,自己和制造商合作,想法很好,但落地很难,因为消费者最终还是会认品牌。品牌意味品质和溢价能力,没有品牌的产品很难长久生存。

    在李成东看来,毕胜做C2M还有另外两重挑战。首先,不管是C2B还是C2M,都需要大量的消费数据,才能掌握用户需求,从而发起定制。在这个方面,初创公司必要显然不具备跟阿里、京东等电商大鳄竞争的实力。

    其次,眼下小规模定制的成本远远高于大批量生产。因此,毕胜要把奢侈品卖出白菜价是伪命题,因为制造商的成本只会比以前更高。“C2B、C2M一定是大势所趋,但从用户到供应链,需要系统、数据、原材料和生产无缝对接、相互响应,这是工业4.0要做的事。这些供应链的改造还没有完成,就来谈C2M落地,太早了。”李成东说。

    京东集团副总裁、开放平台事业部总经理辛利军也告诉网易科技记者:“人们最终购买的是一种生活方式,而不是生产方式。”品牌的内涵有很多,品质只是一小部分。

     
    Tags: 【来源】网易科技
    】【打印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公募争辩互联网金融市值空间 下一篇蚂蚁金服战略“联姻”东方资产

 

chinanews
新西兰中华新闻通讯社NZCNA|联系我们|广告服务|隐私声明|版权声明|法律顾问|新西兰中华新闻网 www.chinanews.co.nz